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九十六章 又有狗在乱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六章 又有狗在乱吠


        

果然,楚寒看了眼江俏,才沉着的对众人讲:


        

“其实大家都知道,我从小订婚的人是阿俏,而且在前面的十几年,我喜欢的也一直是阿俏,如果当年不是发生那件事,我和她已经订婚了。


        

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很痛苦,是宁雪一直陪伴我,我便误以为那就是爱情。阿俏回来的这些日子,我才发现我心底里一直爱着的人,还是她”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温和的落在江俏身上,“千万别误会我是因为今天这件事才说出这番话,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和宁雪表明过这个心思。”


        

也就是说,宁雪能为他作证,证明他一直喜欢的人,是江俏。


        

江俏险些哈哈笑出声,这男人说起谎来还真是面不红心不跳的,这是在恶心谁呢


        

她还没说话,江老爷子就严肃道:


        

“可你之前还提出过要和宁雪订婚你在两姐妹中间周转,你把我们江家子女当做什么”


        

“江爷爷,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我什么人品你能不了解”


        

楚寒连忙认真的解释:“我绝无戏耍她们的意思,只是我和阿俏之前订过婚,还交换过订婚信物。


        

我们相爱了整整十五年,从阿俏三岁到她十八岁,而我和宁雪只是五年,又如何能比”


        

说话间,他眸底有着一抹几乎足以以假乱真的真挚、痛苦。


        

江鹤扬原本气愤,可听到这些话,脸色又缓和了许多。


        

“所以你这意思是,你不计较当年阿俏所发生的事了”


        

楚寒绅士尊贵的回答,“嗯,正如伯母之前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那时候阿俏还小,犯点错很正常,当年也是我太过激了。”


        

江老爷子沉沉叹了口气,这才看向江俏道:


        

“阿俏,这事你怎么看”


        

江俏爱了楚寒整整十五年,他再怎么也得考虑考虑江俏的看法。


        

徐慧茹心情也十分复杂,两个都是她的女儿,虽然更偏向江宁雪,但她比谁都清楚,若楚寒不爱江宁雪的话,江宁雪强迫着嫁过去,一辈子也不会幸福。


        

她便道:“如果阿俏也能看开,其实也算是件好事,毕竟当年的事情如果传出去,恐怕别的人也会嫌弃。


        

阿俏,你觉得呢你和楚寒还订过婚,如果你愿意,你们可以选个日子直接办婚礼。”


        

“谢谢你为我着想,不过”江俏眼皮子一掀,目光淡漠的扫向楚寒道:


        

“抱歉,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江俏从不会回头捡掉在地上的东西。”


        

楚寒脸色一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竟然丝毫不给他面子


        

他都不嫌弃她了,她还好意思嫌弃她


        

一个做了战懿情人的女人,自以为是


        

其余人脸色也僵了僵,怎么也没想到江俏脾气竟然这么硬,以前她不是黏着楚寒爱得死去活来的么


        

景绿柔想到自己女儿还被关着,就忍不住讥讽道:


        

“说的也是喔,咱们江俏现在已经是钻石大亨,拥有那么多钱,怎么可能还看得上谁呢脾气硬了吧”


        

“如果真是脾气硬,江宁雪这么害我,我早就把证据交给媒体记者,何必还给她留几分余地”


        

江俏冷声反驳后,声音淡漠的强调:


        

“我之所以拒绝,也是为了江宁雪着想。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姐姐,我要是和楚寒在一起,宁雪怎么想


        

宁雪陪了楚寒你整整五年,女孩子最宝贵的青春都给了你,如今因为犯点错,你转身就和我在一起,你让她怎么受得了”


        

一字一句,宛若发自肺腑。


        

呵,不就是装白莲花么,她也会。


        

江宁雪现在的名气坏了,她便要用江宁雪的手段,渐渐抢走她所在意的一切


        

果然,听了她这话,江鹤扬、江镇炀、徐慧茹三人的面色都变了变。


        

他们一直都觉得江俏比较霸道,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这么一面


        

楚寒气得脸青,好个江俏,竟然拿这说事不能忍


        

“我之前和宁雪提过这件事,她说只希望看到我幸福,况且她也能理解我们之间的事,毕竟先恋爱的是我们。


        

而且你那里还有我们之间的订婚戒指,回来这么久你也没有归还,想必你也一直怀念的吧”


        

“喔,订婚戒指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当年我去了非洲后,就把戒指丢在一个废弃的垃圾袋里了。


        

如果非得有这个戒指才能订婚的话,我会让人好好找一找的,争取尽快找到,成全你和姐姐在一起。”


        

江俏漫不经心的扬出话,说完后还提醒道:


        

“另外我姐姐说是理解,但你不知道她心里承受着怎样的痛,她一直是善解人意的人,总是独自一个人默默承受伤痛。正因为她愿意谦让,我才更不会要你”


        

楚寒:


        

这女人,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怎么能这么伶牙俐齿


        

徐慧茹却彻底感动了,从来没想到江俏竟然能这么体贴


        

江镇炀也对楚寒道:“对,宁雪她最近本来就不太顺利,怎么还承受得起你转而和江俏在一起


        

楚寒,既然你和宁雪已经谈了五年恋爱,江俏也不喜欢你,你就趁早收收心,好好对宁雪如果敢伤害她的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楚寒只能回答:“好。”


        

反正时间还长,一切可以慢慢来


        

吃过午饭后,江俏还有别的事处理,只好和大家道别,离开江家。


        

楚寒快步跟上,追出了大门。


        

他拽住江俏的手臂道:“江俏,这里又没人,你不用跟我装。我之前让你考虑得如何了你真以为战懿喜欢你”


        

“啊又有狗在乱吠怎么汪汪汪的,吵”


        

江俏装作没有听见,撇开他的手,大步离开。


        

楚寒脸色十分阴沉,噙着她的背影,大手攥紧。


        

江俏,可别逼他真把那些东西放出去


        

而江俏离开江家后,径直往大路上走。


        

她本来准备去打车,只是没想到走到转角处时,却见一辆漆黑的低调轿车停在路边。


        

那不是战懿的车么战懿还在这里


        

江俏满心疑惑,走过去一看,眉心瞬间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