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零三章 逛的毛病,得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三章 逛的毛病,得治


        

江俏回过神看去,就见是婉的老板兼设计师,秦琳婉。


        

秦琳婉出自锦城第二大家族的秦家,据说其十分独立,十六岁就出来创办婉旗袍,到现在二十五岁,九年时间,将婉打造成国内第一旗袍品牌,底蕴深厚。


        

但她并不是秦家最优秀的女儿,最厉害的,是传闻中的秦家大小姐秦琳琅。


        

据说秦琳琅十岁就会十几个国家的语言,并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上能投资搞科研,下能蜀绣做陶瓷等,是传说中十全十美的人儿。


        

还传说秦琳琅是战家相中的儿媳妇,和战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件事时,江俏心里竟微微划过一些不舒服。


        

秦琳婉看向江俏道:“化妆师已经在化妆间,就等你了。”


        

平平淡淡的话语没什么情绪,却有与生俱来的高贵。


        

江俏轻“嗯”一声,也没多说,在助理的带领下,进入酒店一楼的一间房。


        

房间经过改装,一个极大的梳妆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妆品,衣柜里也已经挂满了清一色的旗袍。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和五年前住的那间房格局不太一样,似乎翻新过,没可能找出一丁点线索。


        

江俏在化妆台前坐下,问旁边的助理:


        

“拍摄方案是什么,先给我看看。”


        

“今天主要是试装,配造型,然后拍摄一组午后的慵懒,以及夕阳黄昏景,明天早上拍摄完晨景,就可以收工了。”助理介绍。


        

“好的。”江俏开始任由她们倒腾做造型。


        

秦琳婉走到旁边,对化妆师提醒道:“江小姐气场比较强大,在造型上多下点功夫。”


        

“是。”造型师回答。


        

秦琳婉又对江俏道:“这次的主题不同于库琦的张扬明艳,得拍出旗袍的婉约美好,你提前酝酿酝酿,千万别耽误大家的工期。”


        

口吻里有些担忧和瞧不起。


        

毕竟她很不喜欢江俏这种嚣张的人,江俏的气质十分不符合旗袍的风格,但没办法,江俏现在的热度太高了,部门投票选举,江俏以绝对性的票数碾压了所有其他艺人。


        

大家都认为让一个嚣张的人拍摄旗袍,会提高极大的话题度和吸引力。


        

为了市场,她不得不妥协。


        

江俏道:“放心,我向来不接我拍不好的项目,你担心我表现不好,我还担心我自砸招牌。”


        

话语里带着骨子里的自信。


        

秦琳婉脸色黑了黑,说话这么大口吻,也不怕闪了舌头


        

就她这种性格,还能拍出旗袍的婉约美来


        

本来是抱着质疑不屑的态度,可真正拍摄时,所有人都惊愕了。


        

只要一开始拍摄,江俏便分分钟进入状态。


        

或是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晒太阳,或是手拿着团扇轻轻摇曳,或是走在假山怪石间随意的回眸,不管哪一个画面,都让人感觉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明明是一个嚣张的人,可一静下来,却有着连江宁雪都比不了的内敛。


        

而且因为江俏不似别的女星矫揉做作,她是发自骨子里的冷清,有着一种岁月沉寂后的深敛,宛若深山中的一口古泉、一块沉玉,冷而不寒,婉而不媚。


        

所有工作人员看着,都忍不住连连称赞,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本来预定四个小时拍完的工作,不到两个小时便拍完。


        

秦琳婉这才放心的离开,没有找江俏的茬。


        

江俏坐在树荫下休息,等着迟些拍摄黄昏景。


        

有人上前疑惑的问:“江小姐,你都不带助理的么”


        

“带助理做什么”江俏躺在摇椅上,短暂的休憩。


        

那人道:“当然是给你揉揉肩捶捶腿扇扇风啊,而且你想吃点什么都可以给你跑腿。”


        

“拍摄很累么这世上多得是比演戏还累的工作,怎么也没见那些人带一堆助理给自己揉肩捶腿的”


        

众人被问得一愣,竟没有回过神来。


        

江俏又道:“一堆的助理,说是做事方便,不过是图个排场,圈子里惯出来的毛病,得治”


        

周围众人听着这话,无一不是心生崇拜,由衷敬佩。


        

这个圈子里但凡有点知名度的人,身边都要配上几个小助理,搞得他们都以为这是常态,可现在听江俏这么一说,他们才恍然回神。


        

是了,这个世界上多得是比明星更辛苦的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苦心专研熬更守夜的科研家,挥汗如雨的建筑师等,谁不比明星累,可谁有明星的荣耀谁有明星搞得那么娇贵


        

而且很多明星喜欢带化妆师什么的,但剧组一般情况下都有提供。


        

很多人都围上前,十分赞同的道:


        

“江爷说的对江爷真的是三观最正的艺人


        

“江爷你要喝饮料么我去帮你买,只是单纯的崇拜你,别无目的”


        

“有什么需要的也尽可告诉我,我能帮忙”


        

所有人都是由衷的、发自内心的围着她。


        

江宁雪来到南坪公园时,隔得远远的恰巧看到那一幕,她手心都捏紧了,心里满是不甘。


        

这本来是她的代言,可是现在被江俏抢走了,江俏还装逼得到了这么多人的喜欢


        

啊,凭什么这娱乐圈还有她的立足之地么


        

她气愤的一把捏碎了手中的点心。


        

小柔吓得脸色惨白,连忙提醒道:“宁雪姐,这是你特地准备来的啊,你忘了今天的目的么”


        

江宁雪这才想起,是了,她在祠堂从昨天跪到今天,腿都彻底麻了,最后装晕、并且哭得声泪俱下,才总算得到死老爷子的特赦。


        

但是死老头子要求她必须来向江俏道歉,她也必须得做做样子,挽回自己的名誉。


        

她冷声道:“重新去买,立即”


        

“可离这里最近的甜品店,也有七公里路”小柔皱眉,可话还没说完,就收到江宁雪冰冷的目光。


        

她只能边下车边道:“我这就去,这就去。”


        

说着,她慌慌张张的跑开,连车门也没顾得及关。


        

江宁雪恼火的命令:“佳真,关车门”


        

可没有人回应她。


        

她愣了几秒后,才忽然意识到,没有宋佳真了,她已经没有佳真姐了。


        

八岁那年,宋佳真在她的生日宴会上,单独找到她,告诉了她她的真实身份,起初她恨宋佳真,她宁愿永远也不知情,可后来她才意识到,宋佳真是真的对她好。


        

她不是真千金的身份一旦曝光,她就得不到任何股份,甚至被江家所有人所摒弃。


        

从那时候起,她在宋佳真的辅佐下,一点一点诱导江俏,一点一点稳固自己在江家的地位。


        

宋佳真就如同她的半个母亲,全心全意的对她,知晓她一切兴趣爱好,喜怒哀乐,还能包容她的一切情绪,她在宋佳真跟前,也并不需要伪装。


        

可是现在,宋佳真却被判刑,她接下来都接不到她了


        

她的身份,没有任何一个可靠的、可以说话的人。


        

是江俏导致这一切的,都是江俏


        

她目光投向远处被簇拥着的江俏,眸底迸发着蚀骨的恨意。


        

敢这么害她,她势必要她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