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零五章 白忙活一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五章 白忙活一遭


        

江俏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目光淡淡的看向徐慧茹:


        

“所以母亲又要一句解释的话都不听,就认定是我推她的”


        

轻悠悠的话语扬出,让徐慧茹不由自主又想到之前江俏问她话时的情景。


        

她微微顿了顿,道:“你倒是解释解释,我亲眼看见你推她下去的,你还能解释出个什么样子”


        

“就如之前下毒的一切证据都指向我时,我又能解释出个什么样子”


        

江俏凄冷的笑了笑,淡漠道:“我若真的不原谅她,我用得着这么推她


        

就凭我昨天那些证据,我想让她进牢里都轻而易举推她害她呵,何必”


        

目光讥讽又微凉的扫了眼江宁雪,她转身走到了远处的树下,独自靠着。


        

那背影看起来又倔强又孤凉。


        

周围的工作人员们都道:“我也觉得江爷不会轻易推人下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推人下去也就是呛点水,自己还要被人骂,太没必要了吧”


        

“在咱们这个圈子里啊看事情就是不能看表面的,有的人表面楚楚可怜善良圣母,实则私底下却做着害人的勾当呢。”


        

“江小姐现在这楚楚可怜的姿态,又让我想起了她之前为江俏说话的画面,太白莲了吧”


        

有人阴阳怪气的说了句,话语里满是揣测。


        

以前他们都觉得江宁雪冰清玉洁美若天仙,但是经过下毒案后,他们再也不信了。


        

就凭江宁雪那种下毒害了人还装得善良大度保护苏俏的模样,就足以让人终身质疑。


        

徐慧茹也想到了种种事,如果没有昨天那一出,她肯定会选择相信江宁雪,可昨天江俏没有把证据给警方、更没有选择在这种时候抢走楚寒,就足以看得出江俏的人品。


        

而江俏此刻自己坐得远远的,那背影看得她有些心疼。


        

她对江宁雪道:“走吧,回家换衣服。”


        

江宁雪眼眶一红,“母亲,连你也怀疑我又设计她吗我至于让自己掉进水里栽赃她吗你知道的,我压根不会水”


        

声音沙沙哑哑的,惹人疼惜极了。


        

徐慧茹安慰道:“宁雪,我当然没有说是你,但江俏她肯定不是故意的,她要是真不原谅你,早就把你丢局子里去了。”


        

“可您也看见了啊我绝不会冤枉妹妹的,妹妹她兴许只是一时心情不好,所以才”


        

“行了,不管怎样,她肯定不是有心吧,走吧,回家。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出门,要是被狗仔拍到又有的写了。”


        

说话间,徐慧茹挽着她的手臂迈步离开。


        

江宁雪心里憋屈极了,徐慧茹这是摆明了相信江俏江俏什么都没做、就说了两句话,竟然就得到了徐慧茹的信任


        

现在的徐慧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信任她了


        

她手心捏的紧紧的,只能努力让自己压下不甘和愤恨,和徐慧茹一同回家了。


        

回家后,小柔服侍她换衣服。


        

在徐慧茹出去后,她冷声道:“视频呢视频拍到了吗”


        

“小小姐”小柔战战兢兢的把手机递过去。


        

江宁雪接过一看,就见视频倒是拍了,但是角度没找对,江俏的手只是挥了下蛋糕,压根就看不出是江俏推她的


        

她本来还想把这视频丢网上去,也让徐慧茹看看情况,可竟然拍成了这个样子


        

她怒不可遏的骂:“你的脑子呢借位你不懂吗角度你不懂吗你拍成这个样子能用吗给我滚滚出去”


        

话落,她拿起杯子就朝小柔砸去。


        

小柔被吓得“啊”的一声尖叫,连忙躲开。


        

可飞溅起来的玻璃渣子,还是划到了她的手,鲜血直流,她痛得哭泣,


        

江宁雪看得烦躁极了,如果是宋佳真在,就绝不会出现这种事,今天她也不会白白落水一遭


        

辛辛苦苦折腾一番,受了一肚子火,还连个视频都没法用


        

不行,再这么下去她恐怕会被活活气死。


        

既然这些人不省心,她就得自己来


        

想到江俏最在乎的是什么,她眸底掠过一抹深邃,没再理会小柔,自己进了衣帽间,偷偷给人发了消息:


        

“樽凰酒店的事,安排一下”


        

而小柔吓得战战兢兢地离开,还不敢让任何人看到她手上的伤口。


        

江燃回来时,恰巧看到小柔眼含泪花的离开,他眉心拧了拧。


        

这是发生了什么小柔不是宁雪姐姐的助理,怎么一脸委屈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不过他没有过问,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南坪公园,江俏在徐慧茹走后,便收敛起了满身的孤凉。


        

呵,玩心计装可怜么谁不会呢。


        

虽然她装不出江宁雪那么恶心,但稍稍装一下还是行的。


        

刚才她就是故意独自走开,故意站在树下装出不愿多说的模样,为的就是勾起徐慧茹的些许愧疚,看样子计划是成功了,以后江宁雪再想耍那些卑劣的手段,可没那么容易了。


        

黄昏渐隐,江俏又拍摄了一组夕阳的美景后,才总算收工回酒店。


        

一助理上前递上房卡道:“江小姐,这是你今晚住的房间,909号。”


        

江俏看到房间号时,眉心倏地拧了拧。


        

这是五年前她住过的那间房间竟然好巧不巧的就安排在那间房间


        

助理见她脸色不对,关切的问:“江小姐,是有什么问题么”


        

“没,辛苦了,大家都好好休息。”


        

江俏打了招呼后,拿了房卡上楼。


        

她走在长长的走廊上,看着尽头处越来越近的房间,心里莫名紧张。


        

明明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明明她也已经足够强大,可只要一牵扯到这件事,还是会变得忐忑不安。


        

今天,但愿能查出一丁点线索。


        

江俏深吸了口气,走进房间。


        

总统套房十分的干净整洁,奢华贵气,明亮的大堂,高档的红酒架等应有尽有。


        

而房间里,还是欧式工艺打造的床。


        

一切看起来没变,好像又隐隐变了。


        

倘若她有时间倒流的能力该有多好只要回到那一晚,她一定会睁眼看清楚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这时,“吱嘎”一声开门声响起。


        

一个推着餐车的阿姨坐进来道:“您好,这是剧组给你点的餐。”


        

江俏收回思绪走出去,看到阿姨时,她眸子倏地一亮。


        

是五年前那个阿姨竟然还没有换人


        

五年前这个阿姨也给他们送过早餐,她一定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