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零六章 想清楚再回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零六章 想清楚再回答


        

江俏按捺下心里的激动,走到餐厅处坐下道:“送进来吧。”


        

阿姨推了餐车上前,把上面的菜一一摆到餐桌上。


        

江俏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问:“你似乎在这里上班很久了,有点眼熟。”


        

“可不是嘛,至少都有十年啦,别看我年纪大,其实做事比那些好看的小姑娘稳靠着呢,有的小姑娘上个菜都会打翻的。”阿姨十分自豪的说。


        

江俏见她也是个老实善谈的人,赞同的顺着话题接:


        

“嗯,我也比较喜欢办事稳靠的人,你坐下来和我聊聊,我向你打听点事。”


        

“啊你有什么尽管问,不敢当不敢当的。”阿姨十分受宠若惊。


        

她知道江俏是钻石大佬,还知道她是大明星,是来拍广告的。


        

一般娱乐圈里的人,都得罪不起。


        

江俏却道:“我是想问问五年前的事,需要你花上不少时间好好想想,这是我许可的,尽管坐会儿。”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五年前


        

阿姨的脸色变得有些恍惚,既然才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五年前五年前江俏不也在这间屋子么


        

真的很难想象,当年那个平庸丑陋的江俏,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忐忑的在旁边坐下问:“江小姐是想问什么呢”


        

“你还记得五年前的二月十四情人节,有哪些人进过这间房间”


        

这是总统套房,一般来的人都身份尊贵,很容易让人留下印象。


        

阿姨却干笑着道:“你看我年纪也大了,五年前的事儿我哪儿还记得啊。”


        

“情人节是个特殊的日子,印象会比往常深刻10,而你五年前也负责给这间房送早餐,当时还在门外撞坏了一个花瓶,赔偿了整整五千块。


        

五千块钱对你而言是一笔大数目,所以那天的事你一定会印象深刻。”


        

江俏有条不紊的说着,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道:“这里面有五十万,只要你为我提供线索,钱就是你的。”


        

五十万


        

阿姨眼睛都直了,从来没见过出手这么大方的富豪,她得上接近十年的班才有这么多钱


        

江俏凝着她,提醒道:“阿姨,好好想想,五年前的情人节,出入这间房的人,到底有哪些”


        

她声音低沉带着浅浅的诱导,说话间还将那张银行卡往阿姨跟前推了推。


        

阿姨终究是动摇了,她抿了抿唇,才道:


        

“当年是江宁雪小姐和楚寒先生一同扶你进来的,当时我正在给隔壁送夜宵,就看到他们两人将你扶了进来。那时候我还纳闷的很,一般都是一男一女来,怎么这次是一男两女。”


        

江俏眉心一拧,江宁雪和楚寒把她扶来的五年前听到楚寒和江宁雪的谈话,不是全程都是江宁雪在操作么


        

这阿姨显然是在说谎


        

她噙着阿姨道:“我出五十万是要听真相的,你别随意忽悠我。”


        

“我哪敢哟。”阿姨战战兢兢的解释,“就算你没给我钱,我也不干忽悠你这样的大人物啊。


        

当时我确实是看到他们把你扶进来,我还记得你那天穿着一条黑色的幼稚卡哇伊衣服咳咳,我不是贬义,就是那条裙子比较特别比较另类嘛,所以我印象还是有点深刻的。”


        

江俏眉心越拧越紧,这阿姨看起来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五年前她的确穿的十分卡哇伊,成为不少上流社会的笑话。


        

不过楚寒和江宁雪怎么可能一起把她带来酒店


        

而且楚寒既然要为江宁雪背锅,他人也还在场,又为什么会给江宁雪做错事的机会


        

阿姨见她不信,她道:“这样吧,我让总统套房的总经理来找你。张经理他这几年来一直负责这顶楼的房屋,进入的每一个人他都有详细的登记。


        

而且我只有送餐时才上楼,他还会给顾客提供一些服务,所以他记忆一定比我深刻,问问他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好,如果属实,这钱我会给你。”江俏暂时先将银行卡收了起来。


        

“好好好,不过等会儿你可千万别透露给张经理这件事,他为人十分古板严厉,知道这事会开除我的”阿姨战战兢兢的离开。


        

江俏点头。


        

阿姨出门后,还对她叮嘱:“一定要记得哟,等会儿他来了,记得给他开门。”


        

门被关上,房间里寂静下来。


        

江俏看着桌上的菜,却没什么胃口吃。


        

不知道张经理会不会知道点线索,若是和阿姨的说辞一样呢这阿姨看起来真不像撒谎的人,但事情明明是对不上的。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另一边,离樽凰酒店一千米处的盛宴人间酒吧,顶楼的总统套房里。


        

战懿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房间里的奢华大床。


        

五年前的情人节,他便是在这张大床上夺走了那个女孩的清白。


        

明明他是个清心寡欲自控力极好的人,但是这五年来了,每次想起那晚的画面和感觉,他还是会有所反应。


        

那个女孩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从他的地盘上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为什么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线索


        

战九办事的能力是不错的,怎么可能会调查不出什么来


        

这时,战九牵着战瑾安进来。


        

“哥,酒店里所有五年前在的员工,全都已经找来。”


        

他的话落,十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恭恭敬敬的站着,全都深埋着头,惶恐极了。


        

战懿回过神,转身噙了眼众人,冷声问:


        

“五年前的情人节,出现在这间房的女孩,到底是谁”


        

“回战爷,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回答,十分害怕的低着头。


        

战懿呵了声,“想清楚再回答,我池子里的大鳄正饿着”


        

清冷的声音弥漫出浓浓的威压。


        

所有人吓得瑟瑟发抖,脸都白了。


        

传闻战爷六亲不认,连养的宠物都是鳄鱼,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如果真的让战懿不满,把他们丢去喂鳄鱼了怎么办


        

一个女服务员忽然走出来道:“战爷,我是真的不知道五年前的那个女孩是谁,但他一定知道”


        

话落,她伸手指向旁边的一个男子。


        

战懿的目光瞬间扫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