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一十章 我尊重你的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一十章 我尊重你的决定


        

对喔,她全身上下压根没有一丁点痕迹,而且没有任何不舒服。


        

仔细想想,身上还穿着贴身衣物,那啥处也没有啥感觉。


        

所以其实


        

江俏有些懵的问:“什么都没发生你真没对我做什么”


        

“放心,战某还没讥渴到趁人之危。”


        

战懿扬出低沉的话语,起身往浴室走。


        

江俏看着他的背影,颇有些难以置信。


        

昨晚那种情况,战懿竟然什么都没对她做


        

第一次见面他就随随便便的想娶她,昨晚那种大好时光,他竟然没直接对她下手


        

江俏心底莫名划过一抹异样。


        

战懿洗漱出来,已经换上了崭新的衣服。


        

他将旁边储物柜的一个袋子递给她,“这是你的衣物。”


        

“谢谢。”江俏接过,迈步往洗手间走。


        

路过他身边时,她又停顿了下脚步问:“我昨晚没做其他失态的事吧”


        

战懿想到昨晚的一幕幕,反问:“你说呢”


        

江俏的脸瞬间煞红,这口吻,明显是有了


        

扯坏了他的衣服,还不算是最失态的事,还有别的


        

“咳咳那你给忘了,昨晚的事绝不能记在脑海”


        

战懿看向她问:“为什么”


        

为什么还问她为什么这种事需要问为什么么


        

江俏气得脸红,“战懿,你存心的是么信不信我解除你和你的合约”


        

还威胁他


        

战懿莫名觉得眼前炸毛的她还颇有些可爱,比起往常冷冰冰的她多了几分生气。


        

想到她等会儿还要去拍日出,他也不逗她,启唇道:


        

“信,放心,昨晚发生的事,我已经全不记得。”


        

只会记在心里,有空了翻出来品味品味。


        

江俏这才哼了声,迈步进入洗手间。


        

洗手间被人打扫干净,看不出任何昨夜的痕迹,但江俏还是隐隐约约有些印象。


        

看到浴缸时,她情不自禁想到自己扯衣服的画面,想到战懿抱她进来的画面。


        

她心跳不受自控的漏掉了半拍,昨晚还真是一言难尽,无法直视


        

害得她这么出丑,还险些又发生那么恶劣的事,等会儿一定要弄死张经理


        

大厅里,陈祁收到短信后,便将张经理抓来。


        

张经理跪在地上后,虽然很怕战懿,但还是一口咬定说:


        

“我真的是冤枉的啊陈助理都已经调查出来了,真的是江小姐找我来的她真的想找特殊服务”


        

提起这事,陈祁上前将视频资料递给战懿,并禀告说:


        

“总裁,的确是江小姐请他上来的,当时经理部很多人可以作证。”


        

视频里显示是那个阿姨去转达的话,随后张经理来到了门外,江俏的确给张经理打开了门。


        

战懿却将视频丢在一旁,脸色阴沉,目光冷绝的扫向张经理:


        

“再给你最后一次实话实说的机会”


        

话语满是危险、冰冷。


        

张经理吓得整个人都在发抖,可他耳边不断回荡着那人所说的话:


        

“事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三百万事情若是失败,只要你不兜出我,我可以给你一千万但你最好是顺利”


        

如果他失败了,战懿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而且还是坐牢的大罪。


        

所以他只能强撑着,撑过去就有三百万


        

他坚定的道:“战爷,你信信我,我说的一直都是实话啊一直都是”


        


        

一声冷嗤从薄唇间溢出。


        

这时,江俏迈步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看到跪在地上的张经理,她面色瞬间沉冷。


        

战懿看向她问:“你想怎么处置他”


        

没有问缘由,也不听她的解释,他只问她想怎么处置。


        

江俏心里划过一抹温暖,噙着张经理,从齿缝间挤出一个个字:


        

“割以永治”


        

对待这种渣男,就是要杜绝他再去伤害别的人


        

战懿噙向陈祁,“听清楚了”


        

“是我这就去处理”陈祁直接将张经理拖了出去。


        

张经理吓得脸色惨白,慌张的大喊:“战爷饶命啊江小姐饶命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说是有人买通我的是有人让我这么做的”


        

可不管他说什么,江俏和战懿都没理。


        

给过他机会的,可他不坦白,已经迟了。


        

而且不用他说,江俏也已经猜出了真相。


        

知道五年前的事情的人,只有她、楚寒、江宁雪,楚寒现在不会得罪她,就只剩下江宁雪


        

江宁雪就是利用五年前的事让她掉以轻心,引得张经理入门,而江宁雪肯定暗中还安排了许多的文案,诋毁她找鸭什么的。


        

呵,卑鄙无耻


        

战懿忽然看向她,疑惑问:“你找他是要调查或者打探什么事”


        

江俏身体倏地一僵,她想调查的,当然是五年前的事


        

可她要告诉战懿么


        

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相处,她竟越发的不希望战懿知道这件事情。


        

毕竟只有半年时间,说了以后,半年的合约还在,还需要继续相处,然后每天接受他或者安安异样的目光


        

江俏敛了敛眸,道:“我自己的一点私事,战总不会调查别人的隐私吧”


        

问话间,她凝视着她,话语里带着轻悠悠的威逼。


        

战懿察觉到她的隐瞒,她是刻意不想告诉他,他道:


        

“放心,我尊重你的决定。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随时告诉我也不迟。”


        

江俏松了口气,战懿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他既然答应下来,暗中应该就不会去查。


        

至少要相安无事的度过这半年吧


        

她道:“昨晚谢谢你,我去拍广告了,回见。”


        

战懿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眸色一点点变得幽深。


        

认识江俏这么久以来,她的情绪一直比较平静淡定,而且为人也直来直往,可刚才她的眼睛里明显有遮掩。


        

到底是什么事足以成为她的心结让她都说不出口


        

陈祁回来后,问:“战总,还要继续调查吗”


        

战懿眸色深了深,却是扬了扬手。


        

既然答应给她私人空间,他自然会做到。


        

他问:“秦琳琅的事如何了”


        

陈祁叹了口气,“九少爷昨晚亲自去问了,秦琳琅承认了自己下药的事,本来她准备上楼,但是她家忽然起了大火,母亲还在里面,所以当时她便匆匆忙忙的赶回去了。经调查一切属实。”


        

也就是说,连秦琳琅都不知道那天晚上进入战懿房间的人,到底是谁。


        

战深眸色越发的深邃。


        

楼下,江俏到达化妆间门外时,却看到屋内有一抹格外高贵的身影。


        

那女人穿着挂脖的丝绸吊带长裙,珍珠般的绸缎质感,衬得她皮肤皙白,气质高雅。


        

一头韩式微卷的长发,让她美得像是从画报里走出来的人。


        

江俏眼皮微微一跳,是秦琳琅,秦琳琅怎么来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