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让江宁雪做伴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一十六章 让江宁雪做伴娘


        

这半个月时间里,全网媒体记者都在挖首富大佬的婚礼料,从戒指到婚纱、再到酒店、地点等。


        

一个是全国第一女首富,钻石大亨,一个是全民公认国民老公、最帅年轻总裁,引起了一番轰动。


        

全网都在等待那场盛世婚礼,而与此同时,视频平台上,江宁雪竟然渐渐火了起来。


        

她的账号里更新了二十多个视频,每个视频都有内容、有深度。


        

要么是亲手打理凌乱的屋子,将脏兮兮的瓦房收拾成文艺小屋,要么是种菜种地、挖土除草,要么便是去村子里,帮着大婶阿姨们一起收玉米等。


        

视频里的她凡事都亲力亲为,还穿得十分朴素,全是粗布麻衣。


        

她甚至没有化妆,看起来单纯的像极了一个邻家小妹妹。


        

短短一个月时间,她拥有了七千万的粉丝


        

“江宁雪小仙女”六个字,更是上了热搜,引起全网轰动、热评:


        

“我的妈呀,不说我都没看出这竟然是江宁雪,这打扮也太接地气了吧”


        

“和别的摆拍女星完全不一样,江宁雪竟然亲力亲为去农村做事了”


        

“看看她那装扮,那满头的汗,太真实了,一点都不像是装的。”


        

“焰照门和下毒门的事件影响太大了,她压根没代言和合作可接,只能去农村装装样子吧。”


        

“楼上的,有本事你也去装装样子看看”


        

“就是,装一天还能装,你能装一个月么”


        

“人家犯了错是真心悔过,你们也别一直用有色眼光看人,非得把人逼死了你们才开心”


        

全网几乎都在赞美江宁雪,但凡有人说一句质疑的话,分分钟被喷到死。


        

江宁雪由原本的恶毒白莲花,渐渐转变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田园小仙女。


        

转眼就到了结婚典礼的前一晚,江宁雪被徐慧茹亲自接回了家,并且请江俏回家谈事情。


        

这些天江俏几乎都是由楚寒接送,每次她都提前回山中明月,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她和战懿同居。


        

坐在车上,楚寒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她。


        

即便和他在一起的这一个月,江俏也从未坐过他的副驾驶,更没有和他牵一次手。


        

他有些恍惚忐忑,看向江俏问:


        

“明天就是结婚仪式,所有名门望族都会来,你真做好准备了”


        

江俏轻“嗯”一声,坐在后座继续闭目养神。


        

楚寒最厌恶她这副清清冷冷的模样,明明是她舔着脸的要和他结婚,也是她要求的盛大婚礼,可在他跟前还装什么清高


        

不过再忍忍,明晚他就可以让她在他身下求饶她很快就会臣服在他身下


        

车子行驶到江家,下车时,楚寒朝着江俏伸出手。


        

在江家人跟前,好歹得装装样子。


        

江俏却顿了顿,看到前院大厅里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她红唇勾了勾,挽住楚寒的手臂。


        

那姿势十分官方,宛若出息什么场合时,和男搭档的挽手法一般,并没有什么恩爱度。


        

不过


        

客厅里,江宁雪也是才回来,一家人围着她嘘寒问暖。


        

徐慧茹十分心疼的说:“宁雪,你明明答应我会照顾好自己,可你看看你身上这划痕,看看你这手上起的泡,你是千金之躯,怎么能去做那种事”


        

“爸爸从小把你当做掌上明珠,捧在手心都把伤着你,可你却去给一群土农民种地你想过爸爸的感受么”江镇炀也心疼的快滴血。


        

江宁雪低下头道:“对不起,爸、妈、爷爷,还有所有的亲人,让你们担忧了,我只是想好好忏悔忏悔而已。”


        

“就算忏悔你也不需要去那种地方啊,人非圣贤又孰能无过妈妈早就原谅你了。”徐慧茹心疼的给她上药。


        

所有人都连连叹息,对江宁雪的所作所为是发自肺腑的钦佩,包括江老爷子也和颜悦色了不少。


        

整个江家,江宁雪是唯一一个能去乡下吃苦耐劳的人,而且她这波操作顺利扭转了风评,让江家股票都上涨了不少。


        

江宁雪享受着众人的嘘寒问暖,心里满足极了。


        

这时,有佣人的行礼声:“二小姐,楚少爷。”


        

所有人看去,就见楚寒和江俏并肩走来,楚寒主动挽着江俏的手,男俊女美,宛若天造地设的一对,满天繁星都沦为了他们的背景。


        

江宁雪眼皮子狠狠一跳,心脏也倏地疼痛,嫉妒愤怒的快要发疯。


        

江俏和楚寒竟然那么亲密楚寒竟然挽着江俏的手


        

楚寒虽然和她出轨,但是楚寒从未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做事也十分有分寸,怎么会和江俏这么亲密


        

两人走到大堂,江俏暗暗看了眼江宁雪,红唇不着痕迹的勾了勾。


        

痛苦么难受么


        

呵,那就对了。


        

她凝视江宁雪道:“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和寒去接你。”


        

寒,她称呼楚寒一个字


        

楚寒身体微微一僵,心里掠过一抹莫名的异样。


        

江宁雪却是恨得快要发疯,这是她的男人,是她的男人啊江俏这是赤果果的在炫耀


        

可是再痛苦她也不能表现出来,她只能忍着。


        

好在徐慧茹上前岔开了话题,“江俏,宁雪是为了你才去乡下历练的,本来她不愿回来,我说明天是你的婚礼她才回来。


        

你快告诉她你原谅她了,让她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不然想到江宁雪还要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她就心痛的快要窒息。


        

江俏打量了眼江宁雪,一个月时间,江宁雪又变漂亮了许多,那皮肤更像是能掐出水的嫩豆腐。


        

这个样子像是去历练过的也就徐慧茹他们这些没脑子的人信。


        

不过她却没有揭穿,只是道:


        

“那件事情我早已经不计较,甚至还十分感谢,谢谢姐姐把寒还给我,为表感谢,我想请姐姐做伴娘。”


        

伴娘让江宁雪做伴娘


        

明天的场面空前盛况,听说连战家那几位爷也会来,而且还有上百家的媒体记者。


        

如果能做伴娘,势必能博得大篇幅的报道。


        

江俏会有这么好心


        

江宁雪有些质疑的看向她:“妹妹,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不怪我了真的愿意让我做你的伴娘”


        

“自然,我连伴娘礼服都给你挑选好了。”江俏说着,朝后看了眼。


        

战懿这些日子给她配的小助理凌瑶走了进来,将一个礼盒捧給江宁雪。


        

江宁雪接过一看,眉心瞬间拧起。


        

盒子里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