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把江宁雪送出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把江宁雪送出国


        

他转头对江宁雪道:“道歉吧,向江俏道歉。”


        

“道歉楚哥哥,你说什么你让我向她道歉”江宁雪脸色十分煞白。


        

她可以在任何时候伪装的楚楚可怜,也可以认下一切的错,但今天这情况不一样


        

她被江俏害得这么惨,一切摆明了就是江俏设计的,可她却要向江俏道歉


        

往常楚寒也是会和她一起憎恨江俏的,可今天他却丝毫不在意真相,只让她向江俏道歉


        

楚寒直视她的眼睛道:“对,做错了事自然是要道歉,我们不该再在一起,当着江俏的面,今天我们就彻底两清”


        

只有这样,才能让婚礼继续进行,最大程度的减小影响。


        

他看向江俏道:“我和宁雪的确错了,但也是真正的意识到错误,你若担心我们算计你的财产,你可以先做婚前公证。”


        

楚夫人一听这话,瞬间不乐意的用手肘捅了捅他,“你这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只要你们认错了,江俏是一定会原谅你们的。


        

更何况你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还分的那么清楚做什么那多伤和气啊,是吧江俏”


        

她在笑着打呵呵。


        

江俏却拧了拧眉:“难道我刚才说的话还不够清楚我说了永不原谅老死不相往来”


        

江宁雪本就已经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听江俏这么决绝,她恨不得扑过去掐死她


        

楚寒和楚夫人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她凭什么还要这么拽她是想逼死所有的人么她到底还想要什么


        

楚夫人十分尴尬,看向徐慧茹道:


        

“亲家,你们倒是劝劝小俏啊,何必把关系闹得这么僵这对两家都不好的哩,媒体和记者到时候会怎么写我们”


        

徐慧茹和江镇炀都还气得够呛,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女儿、竟然是这么肮脏恶毒的人。


        

可大局为重,如果婚礼真的取消了,关系就越演越烈、局势也会越来越糟糕。


        

徐慧茹只能看向江俏道:“小俏啊,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你姐姐做得不对,你想要怎么惩罚她都可以,但今天这么多媒体记者在场,你收回你之前说的话好么”


        

江镇炀也道:“你要明白,你代表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江家,江楚两家的联姻若是毁了,后果惨重。况且”


        

他看了江宁雪一眼,烦闷道:“宁雪她这次的确错的离谱,我们家族内部可以对她进行各种惩罚,也可以任由你处置,但她终究是我们江家的人。


        

全世界的人抨击她,也就是抨击我们江家,只有你选择原谅她,事情才能最大化的缩小影响。”


        

江宁雪没想到他们此刻会说这种话,他们并不是心疼她在意她,而是担心她给江家带来不好的影响


        

还说任由江俏处罚她她已经被江俏害得这么惨,名声尽毁,还要任由江俏踩着她侮辱她吗


        

可此刻压根没有她说话的资格。


        

徐慧茹已经拉住江俏的手,满脸痛心的道:


        

“江俏,就当我这个做母亲的求你好么看在我当年把你救回来的份上,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你继续这场婚礼好不好对外宣布和解好不好”


        

江楚两家的联姻,江宁雪已经彻底不可能了,只有江俏。


        

如果江俏不选择原谅,那两家势必会关系破裂,影响深远。


        

更何况,如果江俏不宣布原谅江宁雪,那江宁雪势必会被她的粉丝们骂到抑郁,一辈子都毁了。


        

所以,她在用救命之恩做条件。


        

江俏眉心拧了拧,徐慧茹竟然会为了大局、不,更多的是为了江宁雪,把姿态放低到这个地步。


        

说到底,徐慧茹到现在虽然痛心疾首,但还是心疼江宁雪、还是不忍让江宁雪被全世界唾骂。


        

可五年前她被众人误会时,从没有人为她说过半句


        

她还没说话,楚老爷子也上前道:


        

“江俏,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们楚家可以答应做婚前财产公证,绝不会让楚寒再伤害你。


        

更何况,你要好好想清楚江楚两家决裂的后果,如果你真的要毁了楚寒,那以后楚家绝不会再为江家提供最上等的材料”


        

楚家生产的全是一流的建筑材料,而江家也凭借着这些材料建造了一栋又一栋高质量的大楼。


        

江家旗下的满庭芳建筑有限公司,更是全国闻名的第一建筑公司,仗着着楚家提供的最好资源,顺利成为所有人心目中的高质量、高品质五星级家园。


        

倘若楚家不再合作,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所以、他们这是威逼利诱


        

江俏敛了敛眸,正要说话,忽然


        

“原来江楚两家的解决方式,竟然是背地里威胁今日的受害者。”


        

清贵的声音传来,所有人扭头看去,就见战懿信步走来。


        

他全身上下一尘不染,手工定制的西装没有一丝褶皱,皮鞋也铮亮干净,宛若皇族里走来的王者。


        

众人看到他,心脏都停跳了半拍。


        

这么大的爷竟然也来了,还听到了他们刚才的那些话


        

楚老爷子立即解释道:“战总,您误会了,我们这只是想大事化小。”


        

“对对对,我们做长辈的,也是希望晚辈幸福,小俏和楚寒从小一起长大,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楚夫人也打着圆场。


        

跟在战懿身后的战瑾安忽然探出一个小脑袋,盯着他们反问:


        

“那换做是你们,你们的对象大婚之日和别的人偷情、还谋算你们的财产和性命,你们能忍吗能忍吗”


        

声音天真无邪,满是质问。


        

所有人都怔了怔,能忍么能忍么


        

尤其是女眷们,都下意识得看了眼自己身边的男人,想象着那种场面。


        

如果换做她们,当然是不能忍,忍无可忍


        

这种绿茶婊,不手撕了都是涵养


        

战懿声音冷沉道:“我作为一个路人也看不下去,倘若楚家真要因此事和江家绝交,我战氏所生产的材料等,随时为将江家提供”


        

话语霸道带着宣誓。


        

现场所有人全都惊愕无比,战氏旗下材料公司所生产的材料,全都是对外出口,亦或是专用来修建高大上的场所,从不对外提供。


        

可现在战懿竟然说要为江家提供战懿这是在给江俏强势撑腰


        

楚寒的脸都黑了,今天是他和江俏的婚礼,可战懿竟然光明正大的来插手他的家事


        

这时,江老爷子重重拄了拄拐杖,对议论纷纷的众人严厉道:


        

“行了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婚礼也就此取消,谁都别再逼江俏楚寒由你们楚家处置,而江宁雪”


        

江鹤扬恨铁不成钢的看向她道:“你立即回去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坐飞机去非城等风头过来再回来”


        

什么


        

非城


        

江宁雪彻底僵住,脸色煞白。


        

爷爷竟然要她去那种地方去那种鸟不拉屎的贫瘠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