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萌宝助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萌宝助阵


        

江鹤扬怒不可遏的道:“怎么去非城委屈你了


        

当初江俏犯了错,也是去了非城整整五年才回来,你这次犯的错难道比她的小”


        

当年楚寒和江宁雪都说江俏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楚寒一时争执,不小心才把江俏推下了楼梯。


        

也就是说,江俏的罪过只是出轨,而现在的江宁雪,罪过却是出轨自己的妹夫、还算计妹妹的财产


        

这简直是令人发指


        

江老爷子想着那视频,就怒不可遏的命令道:


        

“蒙刚毅,立即将大小姐带下去”


        

蒙刚毅是江老爷子身边的金牌保镖,身手了得,鲜少出手,此刻却迈步朝着江宁雪走去。


        

江宁雪彻底慌了,也是到了这一刻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不止是声名狼藉,还被江家的人彻底厌恶了


        

要是她真的被送去了非城,那她就全完了


        

她焦急的连忙拉住徐慧茹的手臂说:“妈,你帮帮我啊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了,我不要去那种地方,我不去”


        

徐慧茹看着她的眼泪,心疼无比,可想到她今天做的事,她又满心后怕。


        

表面上说让出楚寒祝福江俏,可背地里却勾引楚寒、算计江俏的财产


        

这样的女儿,真的让她没法再包庇。


        

她终究是流着泪撇开她的手道:“宁雪,你去非城吧,这对于现在的你而言,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江宁雪身体狠狠一颤,连徐慧茹都同意她去那种地方虽然她的确犯了大错,但也不该去那种地方啊


        

如果离开五年,她再回来的话,江家还能有她的立足之处吗


        

江俏一定会弄死她在非城,亦或是在江家一点一点夺走她所有的宠爱,让她成为一个无人要的孤儿


        

她紧紧抓着徐慧茹的手,歇斯底里的哭泣着:


        

“妈,爸,爷爷,我可以道歉,我可以永远离开楚哥哥,这次是我错了,但我真的不想去那种地方啊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别送我去那种地方呜呜”


        

她的声音十分沙哑,又变成了那个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弱女子。


        

宋佳真曾对她说过,她的眼泪就是她最大的武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想到这些,她更是“砰”的一声、瘫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楚楚可怜的痛哭着:


        

“我是一个女孩子,我从未离开过你们,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我会想你们的呜呜而且我还这么小,我一个人去那种地方怎么活得下去啊呜呜”


        

沙哑的声音哭得现场所有的人心都碎了。


        

徐慧茹和江镇炀再是狠心,可江宁雪终究是他们一天天看着长大的女儿,是他们的心头肉啊


        

徐慧茹忍不住对江老爷子道:“父亲,还是让宁雪留下来吧,在家里咱们怎么惩罚她都行,她的确还小,不懂事”


        

“呵,当初江俏犯错时,你们可有一个人为她说过半句好话而且那时候江俏才十八岁,她不小小吗那时候的江俏去非城都能活下来,如今二十三岁的宁雪就活不下来了”江老爷子怒不可遏的反问。


        

战瑾安连连点头道:“就是就是我爸爸说名门望族都是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种人不能留”


        

江俏被拉来就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却没想到战懿带着小萌宝来助阵,还这么说话,要是让人知道她和他们的关系


        

她暗暗朝着战瑾安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战瑾安却一脸天真的继续道:“唔,我说错什么了咩为什么你们还没行动难道江家的家风就是包庇这种女人咩”


        

说到这,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连忙看向战懿道:


        

“爸比,以后你可千万别和江楚两家合作呀,他们竟然包庇该浸猪笼的女人,这种家族一定是没规矩可言的”


        

两家的人听了都险些喷血,尤其是楚家。


        

本来今天战家的人出席他们楚家的婚礼,是足以让楚家水涨船高的起飞的,可闹出了这种事不说,还要被拉入黑名单


        

楚夫人连忙上前道:“战小太子说笑了,我们怎么会包庇了,我们也一直很支持这个决定呢。


        

亲家母亲家公,你们还是快把这江宁雪送去非城吧,于情于理她都不适合再留在国内。”


        

江镇炀也知道这道理,江宁雪已经毁了,如果再因为江宁雪得罪战家,那就更是雪上加霜。


        

他只能无奈的扬了扬手,“蒙特助,带大小姐回去收拾出发吧。”


        

“是。”蒙刚毅上前就去拽江宁雪。


        

江宁雪脸色煞白,又气又恨又不甘。


        

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信她,这一切摆明了就是江俏设计的,可他们全都针对她


        

针对她就算了,战懿竟然还来搅局,还来帮江俏这个贱人针对她


        

江俏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怎么配得到所有人的喜欢,怎么配得到战懿的庇护


        

她忍不住对江俏喊道:“江俏,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总会被人知道的你算计我的这一切,你会遭报应的我不会原谅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歇斯底里的喊声荡开,饱含着恨意。


        

所有人都没想到,平日里优优雅雅柔柔弱弱的江宁雪,竟然会有这么崩溃的一幕。


        

不过也有人拧眉疑惑,到了这一刻江宁雪还在吼着喊着,难道江俏真的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江俏倒是丝毫不在意,反正有了那个视频,足够让江宁雪身败名裂。


        

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尤其是得和战懿战瑾安分开,现在她还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她对江鹤扬道:“爷爷,其余的事就交给你们处理,我想一个人静静。”


        

说完,她转身离开,穿着婚纱的她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疼、叹息。


        

江老爷子向德叔使了个眼色,示意德叔跟上,这才顾得及对战懿道:


        

“战总,谢谢你今日为江家撑腰,如果战总方便,可否留下来喝杯茶”


        

“抱歉,我是来找江俏小姐谈合作,合作紧急,告辞。”


        

战懿说完,牵着战瑾安的手大步离开。


        

江老爷子目光落在他们的背影上,渐渐变得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