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今晚我守着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今晚我守着你


        

即便隔着手机,米娜可儿也感觉到了江俏话语里的威胁,她脸色瞬间漆黑。


        

江俏竟然用诉讼威胁她


        

一旦明星们真的提起诉讼,法院会判一个月内必须出庭,倘若不出庭,就会视为主动放弃权利。


        

江俏竟然这么恶毒,真的想将凰腾娱乐赶尽杀绝吗


        

气死了


        

这时,助理走上前道:“米娜小姐,刚才一个叫小柔的人来见你,说是江宁雪的经纪人,让我把这封信给你。”


        

江宁雪


        

米娜可儿拧了拧眉,虽然她是凰腾娱乐最大的董事长,但她就是投资了钱玩玩,压根就不管公司的事,并且公司里的人也并不认识她,甚至在没有出事之前,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就是凰腾娱乐的董事长。


        

对于江宁雪,她也仅限于在秀场等场合碰到,并不打交道,不过最近的各种事情,却给了她很深的印象。


        

她不屑道:“这种人找我做什么她的信直接销毁”


        

“可小柔说这封信能帮你对付江俏。”助理提醒。


        

米娜可儿眸光一沉,对付江俏


        

现在她最想的就是弄死江俏那贱人,江俏屡次抢了她的风头还不够,还想弄垮她的凰腾娱乐,处处和她作对,她就等着收拾江俏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她还是接过了助理手中的信件。


        

打开后,信件上静静的躺着两个字:“獒刚。”


        

她脸色瞬间变了变,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弧度。


        

不愧是江宁雪,竟然能想到这么恶毒的计划,厉害


        

明天她倒要看江俏怎么去参加璀璨盛典


        

江俏挂断米娜可儿的电话后,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只是在愁明天的礼服应该穿哪件。


        

明天是她入行以来第一次出席盛大的场合,也是第一次得到行业的认可,再加上米娜可儿想封杀她弄死她,她就越是想让所有人看到她风生水起。


        

这个时候去定制礼服也来不及了,倘若去选的,就算是高定品牌的,也不是独一无二的款式。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十分轻微的两声扣门声。


        

江俏抬眸看去,就见战懿站在门口,似乎有话对她说。


        

考虑到床上熟睡的战瑾安,她迈步走出去,轻声问:“有事”


        

“嗯,跟我来。”战懿迈步朝着书房走。


        

江俏只能跟上他的脚步,一同到了书房。


        

他走在前面,背影十分的高大昂藏,给人莫名的安全感。


        

江俏每次看他,心跳总是会不由自主加快,索性逼自己收回视线。


        

进了书房后,战懿忽然抱起书桌上一个十分的方形盒子递给她道:


        

“打开看看。”声音十分低沉好听。


        

江俏看着他手中巨大的磨砂黑礼盒,眉心拧了拧,这是什么


        

她下意识的伸手过去,打开盒盖的那瞬间,她惊愕的瞳孔一缩。


        

只见盒子里静静躺着的,竟然是傅承老先生设计的那件礼服时装


        

红色的礼服躺在黑色的盒子里,看起来十分的高档。


        

由于折叠,只能看到礼服上半截的凤凰身体,可就是一个头,也能感觉到凤凰的活灵活现


        

整只凤凰是用纯金线绣成,闪闪发光,栩栩如生。


        

而且到底是用半生心血才凝聚成的礼服,看一眼便能让人感觉到这件礼服的灵气和故事感。


        

江俏惊愕的眉心紧皱,这条裙子竟然在战懿手中


        

所以刚才拍下礼服的人,竟然是战懿


        

“是你从傅老先生手中花十亿美金买走的礼服”


        

“对,下次有喜欢的东西,可以直接告诉我。”战懿声音低沉儒贵。


        

江俏心跳又不争气的慢掉了半拍,所以就因为她喜欢,他就一下子花了十亿美金


        

她看向他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们本就是萍水相逢,现在也只是契约,她表明过两个月后一定会离开的。


        

战懿凝视着她,薄唇轻启:“你确定要听理由”


        

这声音,这口吻


        

江俏连忙道:“不用了,那啥,我先去陪安安了,谢谢”


        

说完,她抱着礼盒连忙快步离开。


        

不用想,战懿如果真回答的话,一定就是表白的话语,一定会说喜欢她。


        

每次都拒绝他,还是挺伤人自尊的,还是走了比较好。


        

不过走路间,抱着这么大的一个精致的礼盒,里面还正巧是她所需要的、所喜欢的东西,她心里涌起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温馨感,嘴角也情不自禁缓缓上扬。


        

此刻的她丝毫没注意到,她像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花季少女。


        

当她走进自己的房间,路过全身镜时,她才看到了自己的表情,脚步倏地顿住。


        

镜子里那个满脸幸福的小女生,真的是她么她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而且是因为战懿,因为高高在上的战懿,她竟然变成了这样


        

战懿是什么人,是江城人人皆知的王,高高在上的懿爷,即便是她现在的财力,也不及战懿的十分之一。


        

倘若战懿知道她五年前的事,还会喜欢她么还会对她这么好么


        

江俏看着手中的大礼盒,陷入了沉思。


        

许久后,她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私人银行助理发消息:


        

“转十亿美金到战懿的账户。”


        

“十亿美金”对方十分惊愕。


        

江俏道:“对,尽快。”


        

刚才鬼使神差的接受了战懿的礼物,可现在转念一想,她以什么身份接受


        

两个月后终究是要走的,还是不欠人情比较好。


        

楼上,战懿本来心情愉悦,却没想到收到了一条短信:


        

“你的银行卡尾号xxx入账1000000000”


        

战懿眉心瞬间拧起,十亿美金江俏竟然把钱给他打回来了


        

她下楼时状态都没什么问题,怎么会忽然


        

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深邃。


        

当晚,战瑾安回房睡觉时,忽然对江俏说:


        

“妈咪,我今晚有点头晕。”


        

“头晕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江俏拉着他的手就要走。


        

战瑾安却说:“妈咪,不用,我经常会头晕的,尤其是在每次发病抽搐的前几个小时,都会头晕。”


        

江俏眉心一拧,也就是说他今晚有抽搐的可能


        

战懿走过来,安抚战瑾安道:“别想太多,今晚我守着你。”


        

“好哒。”战瑾安说着,开心的拉着江俏的手往房间走,他对战懿道:


        

“我和妈咪睡觉,你就坐在床边守着我。”


        

坐在床边守着


        

江俏忽然又闻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