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玉石俱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三十八章 玉石俱焚


        

一群绑匪围着江燃,全都忐忑又紧张的看着战懿。


        

刁哥拿着匕首的手都在发抖,却竭力鼓起勇气的说:


        

“战爷,真的得罪了,真的求求你谅解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时间到了。”


        

战懿薄唇忽然轻启。


        

众人还没明白他话语里的意思,战懿已经从西装衣服的里袋里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武器。


        

他抬起手瞄准了刁哥的脑袋。


        

刁哥瞳孔一缩,立即举起匕首朝着罗绳狠狠划去


        

只要这样,战爷一定会顾虑的、一定不会出手的吧


        

然,“哒”的一声


        

扣扳机声响起。


        

刁哥手中的匕首还没落在罗绳上,一枚漆黑的暗器倏地射在了他的眉心之间,鲜血瞬间狂飙。


        

这速度,快的只是一个眨眼


        

战爷竟然能在匕首落在罗绳上的那一秒时间就先发制人


        

刁哥狠狠身体一僵,手中的匕首落下了万丈深渊,整个人也直直朝着后面倒去。


        

“刁哥”


        

其余几个人连忙拽住他,已经顾不得什么五百万,纷纷跪在地上惶恐的磕头:


        

“战爷饶命战爷饶命啊我们错了,是我们的错,人您带走,您带走”


        

说着,一个个点头哈腰的拖着刁哥就快速跑。


        

战懿并没心思和他们计较,将武器插回内袋后,他迈步走向江燃。


        

解开树上的绳子,用力一拉,原本悬挂在半空的江燃稳稳的落在了旁边的草地上。


        

江燃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矜贵绝伦,这样尊贵的人,怎么会来救他


        

他虚弱的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战懿居高临下的噙着他,薄唇缓缓勾起:“我是你姐夫。”


        

五个字,带着些许的宠溺和宣布。


        

江燃彻底愣住,姐夫战懿竟然是他姐夫


        

可他有三个姐姐,大姐江宁雪刚身败名裂,二姐江俏五年前就失了身,三姐江潇潇被关在地下室反省,现在还没出来。


        

战懿是他哪门子的姐夫


        

这时,豪车的车门被打开,战瑾安迈着两条小短腿儿、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边跑边喊:


        

“爸比,爸比,不好了,那渣男竟然向妈咪求婚了”


        

求婚


        

战懿接过他手中的平板的一看,就见华丽的璀璨之夜现场,楚寒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跪在地上。


        

江俏正在说:“我有三个条件,倘若你能做到的话,我今晚就和你官宣领证。”


        

官宣领证


        

江俏竟然要给楚寒机会


        

以楚寒的为人,恐怕三十个条件他都能答应下来


        

他的大手瞬间攥紧,骨节处都泛了白。


        

正要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可舞台上的江俏却开口对楚寒道:


        

“第一,你告诉所有人江宁雪对我做的事,并且由你做证人,将她送进监狱


        

第二,告诉所有人你和江宁雪十五年来谋划的一切真相


        

第三,将你手上99的股份转给我


        

倘若你能做到这些,我就和你结婚领证。”


        

有条不紊的声音扬了出来。


        

现场的楚寒脸色瞬间僵硬,99的股份她这完全是狮子大开口,想吞了他的楚氏集团吗


        

还有第一条第二条,摆明了是要他当众告诉所有人,江宁雪才是江家养女,江宁雪买凶强了江俏。


        

只要说出去,那江宁雪就彻底毁了,江家不会再喜欢喜欢江宁雪,也不会再给江宁雪任何一丁点的股份,而且江宁雪是会被判刑的


        

虽然这些天他没有去找江宁雪,也不再那么喜欢她,但他们好歹从小一起长大,她也是他的初恋,是他最心疼的女人,他怎么能彻彻底底毁了江宁雪


        

这一犹豫间,江俏红唇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


        

“楚寒,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的醒悟弥补连这最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你让我如何嫁你”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这江宁雪还对江俏做过什么伤害的事么重要到足以坐牢”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楚寒摆明还在包庇江宁雪,心里压根就还有江宁雪”


        

“咦,这种身心不洁的老公我可不要,江俏你一定要好好考虑考虑。”


        

众人的态度全都转变了。


        

楚寒脸色十分阴沉,他噙着江俏说:“小俏,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保证会和她断绝往来,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好么


        

至于股份,我可以给你40,你好好考虑下,我真的不希望我们不欢而散。”


        

他刻意加重了“不欢而散”四个字,还将红玫瑰再次递了递。


        

也就是说,她真要咄咄相逼的话,他就把照片拿出去


        

江俏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真当她是好控制的人


        

她忽然蹲下,一手随意的搭在自己的膝盖处,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


        

“既然你说过去的事都该过去,你又何必拿过去的事威胁我你当真以为我怕吗


        

大不了便是把这照片爆出去,玉石俱焚并且,我今天就拉着江宁雪和江家人,一起做亲子鉴定”


        

话落,她忽然站起身,伸手就要去拿他手中红玫瑰里的照片。


        

楚寒眸色瞬间变了,江俏这是豁出去了她宁愿玉石俱焚也不嫁给他


        

如果江俏真的自爆,再咬定是江宁雪害她的,即便没有证据,可凭江宁雪如今的风评,也一定会有极大的影响。


        

而且亲子鉴定一做


        

不,现在还不是时间,江宁雪还没有拿到江家大多数的财产,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好。


        

楚寒忽然从地上站起身来,收回了红玫瑰道:


        

“小俏,既然你真的不愿意,我愿意再给你时间考虑,不管是十天,还是十年,我都等得起。”


        

说完,他把红玫瑰塞江俏怀里,却带着订婚戒指离开。


        

所有人看得疑惑拧眉,这是发生了什么楚寒怎么忽然好端端的就走了江俏是说了什么话么


        

一群人满头雾水,战懿面色却是十分凝重。


        

他懂唇语,因此他很清楚江俏说了什么。


        

爆照片楚寒是用了什么照片威胁了江俏,为什么江俏会说玉石俱焚楚寒手中有让江俏玉石俱焚的把柄


        

还有最开始江俏提出的条件,江俏说五年的事,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番斟酌后,他的目光落在江燃身上,沉声问:


        

“五年前,江俏她发生了什么事”


        

他必须问清楚,帮江俏解决一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