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四十章 今天楚寒威胁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四十章 今天楚寒威胁你


        

战懿沉声道:“不必,要尊重她。”


        

虽然的确很想知道,但在她不说之前,没有特殊的情况,他不会出手调查。


        

战瑾安“喔”了一声,只能乖乖坐着。


        

江家大宅外,江俏和江燃并肩而行,走在高墙之外。


        

快到大门口时,江俏停下脚步,看向江燃道:


        

“今天战懿救你的事,包括我和战懿的关系,别告诉任何人。”


        

江燃眉心一拧,“为什么”


        

他们都是高大上的人物,一般人都巴不得沾点关系,可江俏为什么一直隐瞒着


        

忽然,意识到什么,他紧张问:


        

“江俏,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给战懿做情1妇了”


        

情1妇


        

江俏一个冷眼甩向他,“你觉得我像是会做情1妇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让人知道为什么那小太子叫你妈咪”江燃问。


        

江俏看了眼不远处的豪车,沉声道:


        

“我的事你别管,我自有我的安排和理由。倘若你透露出去的话,我不介意让爷爷转变主意。”


        

说完,她迈步就要离开。


        

江燃拽着她的手臂提醒:“我不管你和战懿是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清楚,你和他没有任何可能。


        

他今天问我五年前的事了,我没告诉他,但他若是知道的话,肯定会抛弃你。你最好是趁早离开他”


        

话语严肃又带着警告。


        

江俏眉心微微蹙了蹙,战懿问了五年前的事


        

不过仔细想想,是个人看到她今天和楚寒的对话,都会问的吧。


        

她撇开江燃的手道:“我自己有数。”


        

江燃看着她的背影,神色十分复杂。


        

这个记忆里一直让大家讨厌的江俏,五年前背叛楚寒出轨,现在又做了战懿的情人么


        

她都已经有了那么多钱了,为什么她要这样


        

不过、与他何干,他在意这些做什么。


        

她只是江家捡回家的养女,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江俏回到车旁,本来习惯性的要去坐副驾驶,但耳边又浮现起江燃那些话,她索性直接坐到后座。


        

战懿眸色微闪,却什么也没说,驱车离开。


        

车内,战瑾安倒在江俏身上,看了眼前面的战懿,又看了眼江俏,索性乖乖的闭上眼睛。


        

很快他便打起了小小的呼声,宛若熟睡的小猫咪。


        

江俏怜爱的抚了抚他的身子,心里忍不住有些感慨。


        

倘若当年她的宝宝没死,也是这么大了。


        

倘若能一直留在他身边,该有多好


        

可战懿能接受她的过往么


        

咳咳,她在想什么竟然在想让战懿接受她最近怕是有些糊涂了。


        

这时,车子停在了红灯下。


        

战懿抬眸看了眼车后座的江俏,沉默片刻,他还是问:


        

“今天楚寒威胁你”


        

江俏“嗯”了一声,并不是多想提。


        

战懿却道:“不管有什么棘手的事,尽可告诉我。”


        

这世界上还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只要她肯说。


        

江俏想到那件事,就有些疲惫的靠向椅背,“一点小事而已,我自己能解决。”


        

说完,她合上眼睑,显然不愿再谈。


        

战懿眸色越发的深邃,还夹杂了抹浅浅的担忧。


        

这么久以来,还从未见她因为什么事头疼过。


        

不过她不愿意说,他有的时间慢慢等。


        

另一边,江宁雪躲在洗手间里,小声的接着电话:


        

“你说什么所有人都跑了还说钱都不要了”


        

“是,而且他们说是战爷去救江燃的。”小柔禀告。


        

江宁雪瞬间一拳锤在了洗手台上,该死的,楚寒在台上向江俏求婚,战懿在台后为江俏解决问题,江俏她到底何德何能凭什么能得到两个优秀男人的喜欢


        

再这么下去,她会被活活气死。


        

可最惨的是,现在楚寒连她的电话也不愿接,摆明了是想和她先保持距离。


        

她只能问:“让你买的那支香买到吗”


        

“嗯,但是拍卖价达到了九千万,小姐你确定要付款吗”小柔弱弱的问。


        

一支香九千万,这简直是在抢钱


        

江宁雪被江俏坑走那么多钱后,压根就没钱了,但那支香能帮助她扭转现在的局面


        

她道:“当然得买我等会儿就把钱转给你,一定要买下来”


        

“是。”


        

江宁雪挂断电话,忍着滴血的心,将自己珍藏的十几个限量版包包、加上好几套宝石首饰,半价卖给了一些千金,才总算凑齐九千万。


        

确定得到那支香后,她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弧度。


        

肉疼么既然肉疼,那自然得用这支香赚回更多的钱


        

她拿起手机,开始调查起战懿的私人手机号码。


        

当晚,璀璨之夜的盛典陆续上了好几个热搜。


        

其中包括米娜可儿缺席,姜了了顺利晋升成第一名模、并蝉联了最具商业价值奖,也包括了江俏和楚寒的所有绯闻。


        

楚寒求婚、江俏三个要求、楚寒是否真心、五年前发生了什么等话题,都引起了激烈的探讨。


        

当然,江俏礼服、凰、dk也顺带上了波热搜。


        

江俏明明只拿了个中等分量的奖,可她的热度却碾压了所有的人。


        

米娜可儿躺在病床上,看着那些热搜时,气得直锤床边。


        

“该死的,真是便宜了姜了了那个贱货如果有我在,姜了了她怎么可能拿第一名模奖”


        

“那条礼服不是被人十亿美金买走的吗,怎么会穿在她身上她是凭什么手段得到的”


        

“就江俏那个贱人,还好意思要百分之九十九股份,完全就是在炒作”


        

边骂她边锤床扔枕头的。


        

助理连忙上前安慰:“米娜小姐,医生说了你的伤需要好好养,绝不能动怒,而且比起江俏,公司的事情更棘手,大家到现在还想着解约呢。


        

尤其是姜了了,她今晚拿到第一名模奖后,眼睛都要长天上去了,说咱们公司待遇差还虚伪,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等。”


        

“呵,若没有公司,能有她的今天还想离开凰腾除非她死”米娜可儿恨得咬牙切齿。


        

可说完话后,她忽然抬眸看向助理问:“对了,以前是不是传姜了了和公司傅总有关系”


        

“对,而且是确实的,我都撞见过一次”助理回答。


        

米娜可儿眸子一亮,对她说:“让她解约离开,赔足违约金再让她走就让她去江俏的公司”


        

“去江俏的公司米娜小姐,你是不是病糊涂了”助理关切的问。


        

“你才病糊涂了江俏她不是想以卵击石么不是想挖我凰腾的人么那便让她挖,这次我要让她的凰腾娱乐直接倒闭”


        

米娜可儿眸底升腾起一抹阴狠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