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


        

此时,江俏骑着赛摩回到战家别墅,就见战瑾安坐在客厅里、正在倒腾电脑。


        

她疑惑的问:“安安,你爸比呢”


        

“爸比出去了还没回来呢,妈咪,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战瑾安连忙放下电脑,蹦跶着跑向江俏。


        

跑到江俏跟前时,他习惯性的伸出自己的两条小胳膊。


        

江俏娴熟的将他抱起来,拧眉问:“今天你爸比是自己开车么还是陈祁开车”


        

“陈叔叔。”战瑾安回答。


        

江俏脑海里很快进行了一个计算,陈祁的车时速在40k左右,从格林咖啡馆回来,最多只需要二十五分钟。


        

可她一路回来的时间,都花了半个小时,战懿怎么还没到


        

难道这次是她猜错了战懿不在意她的话,还是去见江宁雪了


        

她心里一阵忐忑,连忙抱着战瑾安在沙发前坐下,摸出手机拨通战懿的电话。


        

“嘟嘟嘟”


        

听筒内不断传来等待音,最后还提示道: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江俏眉心瞬间拧起,无人接听,难道战懿真的出事了


        

她对战瑾安道:“你有你陈叔叔的电话吗”


        

“抱歉,妈咪,我并没有。”战瑾安回答着,十分焦急的道:


        

“妈咪,你说爸比是不是出事了爸比今天出门时,说是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且事关妈咪的幸福,走得很急忙,还推掉了一下午所有的工作。


        

就在前十分钟,我给爸比打电话,爸比都木有接听,到现在都木有回复我电话。”


        

江俏眉心更加拧了起来,前十分钟都没人接听


        

战懿是个严谨的人,不可能两次都接不到电话,一定是出事了


        

她立即对战瑾安说:“安安,你在家里乖乖等着,妈咪去找你爸比。”


        

“好”战瑾安配合的点头。


        

江俏拿了自己的赛摩钥匙,急冲冲的往外走。


        

她满脑子都是那支沉迭香的功效,那是她自己研制的,她比谁都清楚。


        

普通的药会让人身体十分不舒服,欲罢不能,但如果是意念足够强大的人,是可以抗衡的。


        

而这支沉迭香是让人产生幻觉,让其将眼前的人认成心中的人,并且是从心灵上起作用,再是自控力强大的人都无法抗拒。


        

倘若战懿真的因为她和江宁雪睡在一起的话


        

想到那些画面,她浑身气血都在上涌。


        

思索着,她都没有看路,忽然“咚”的一声撞在了一堵坚硬的肉墙上。


        

江俏吃痛,抬起头看去,眉心瞬间拧起。


        

眼前的人竟然是战懿面容矜贵,气质绝冷,而且还西装革履,衣冠整整。


        

这显然是没有出事的样子。


        

她蹙眉问:“你回来了刚才怎么不接电话”


        

“嗯”战懿见她满心焦急,目光不由得落在战瑾安身上。


        

十分钟前,他用陈祁的手机给战瑾安打电话通知,他的手机忽然屏幕失灵无法接通电话,并且还叮嘱他、倘若江俏回来,要安抚好


        

战瑾安迎上他的目光,笑嘻嘻的扮了个鬼脸说:


        

“爸比,我假装告诉妈咪说你出事了,妈咪急冲冲的就要出去找你,妈咪是在乎你的哟嘿嘿,你们慢慢聊。”


        

说完,他迈开两条小腿儿,快速跑开。


        

江俏:


        

所以她是被小安安给坑了


        

战懿矜冷的面容间覆上一抹柔和,他看向她问:“你担心我”


        

四个字,声音低沉而带着浅浅暖意。


        

江俏脸微微一红,转过身就朝沙发走,故作平静道:


        

“只是担心你被狗啃了而已,好歹你目前还是我的合作伙伴。”


        

仅仅是合作伙伴那么简单


        

战懿薄唇微勾,凝视她说:“江俏,其实喜欢我并担心我,不是件丢脸的事。”


        

咳咳,他这话说的


        

“谁喜欢你担心你了。”江俏自己在心里就否定了这个答案,并且强调道:


        

“我真的只是担心你因为我而被狗啃,那我得欠你一个人情。”


        

战懿轻轻一笑,不说话。


        

他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落地架上,走到她身旁坐下问:


        

“倘若我真被狗啃了,你会否嫌弃”


        

会否嫌弃


        

江俏眉心拧了拧,不知道为什么就条件反射的反问:“那你呢”


        

她凝视着他,目光莫名有些沉重。


        

战懿眉心拧一拧,“在你心里,我是那么肤浅的人”


        

淡沉的声音撞入江俏心脏,他的面容还有着认真,并没有丝毫敷衍。


        

在那一刻,江俏近乎都要信了,可这世上哪有男人真不在意的


        

她红唇轻勾道:“是不是,只有战总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你去见江宁雪做什么想查我五年前的事”


        

提起这个,战懿的目光微深。


        

他准备拿出手机给她看短信,却想起手机失灵了。


        

他只能凝视着她问:“如果我说只是想给你解决麻烦,你信么”


        

解决麻烦


        

江俏是个聪明的人,转念一想便大约明白了九分。


        

以江宁雪的为人,一定把事态说得十分严重。


        

她对战懿道:“江宁雪就是朵白莲花,她说的话都不能信,至于五年前的事,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便是。”


        

说到这儿,她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


        

战懿看到她的动作,眸色微微一闪。


        

说话前喝水,显然是在紧张。


        

她在紧张,她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眼看着江俏放下水杯就要说话,战懿忽然道:


        

“你不用告诉我,你只需告诉我你是否会因为这件事、做出你不愿意的决定亦或是会为此感到痛苦”


        

声音里带着关切和沉重的询问。


        

江俏红唇轻轻一扯,“倘若我会,昨晚璀璨之夜的舞台上,又何必和他周旋那么久至于痛苦”


        

她的目光落在战懿身上,沉声道:


        

“你问的越多,倒是越会令我痛苦,况且这件事就算你知道了,以你的能力也无法为我解决。


        

战懿,我告诉过你的,这世上有些事不是钱和能力能解决的,解决事情容易,解决心难。”


        

她难得的对战懿说了这样一番话。


        

战懿神色沉重,他还从未见过江俏这么认真的姿态。


        

片刻后,他道:“战某懂了,以后这件事,我绝不会再插手。但、倘若哪天你想说了,尽可告诉我,无需有任何顾虑。”


        

江俏眉心一拧,他竟然就这么不问了


        

这时,蓝弑忽然打了电话来,十分激动的道:


        

“江爷江爷,出大事了超级大事大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