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看别的男人超过5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看别的男人超过5秒


        

战懿没有说话,手落在她肩膀处的吊带上,用力一扯。


        

他这一用力,一根线头被扯出。


        

江俏:


        

大晚上的他给她扯线头这么黑他竟然连线头都看得清


        

而且这线头怎么越扯越长、越扯越长


        

江俏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喊:“住手”


        

可是已经迟了。


        

伴随着战懿这一扯,她睡衣的肩带缝合处直接脱线,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布料,胸处都已经扯出了一个小缺口,露出了她的内衣


        

战懿大手顿住,显然也没意识到这样的情况。


        

他低声道:“抱歉,我重新给你拿件衣服换”


        

“不用。”


        

反正她等会儿要起床的,换来换去很麻烦。


        

江俏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看向他道:“你背过去睡”


        

战懿拧了拧眉,片刻后还是薄唇轻启:“好。”


        

她的要求,他向来不会拒绝。


        

他翻个身,面朝着床边、背对着江俏入睡。


        

江俏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安心睡觉了,可看到他的背影,她的心跳都漏掉了半拍。


        

夜色下,他的脊背十分宽厚,宽肩窄腰,标准的男模身材。


        

那种恰到好处的肌肉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扑上去狠狠抱住,再好好的宠幸一番。


        

这男人,哪怕是一个背影都有让人想要为之放1荡。


        

江俏连忙闭上眼睛,逼迫自己转移目光和注意力,默念道: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好在战懿十分安分,并没有再转过身。


        

渐渐的,他的呼吸变得平稳。


        

江俏想到自己的计划,想到许家帮,她确定战瑾安和战懿都睡着后,才轻手轻脚的起床。


        

衣服肩带坏了,她一坐起身,那片衣服就垂掉下去。


        

好在战懿睡着了,也看不见。


        

江俏没有管,走到衣帽间里,从自己的皮箱里拿出一套漆黑的衣服换上,小心翼翼的出门。


        

在她离开屋子的下一刻,床上的战懿睁开了眼睛。


        

江俏并未察觉,她用战懿之前提供给她的钥匙,在车库里挑了辆噪音最小的车,驱车离开。


        

黑色的小车径直行驶到城外五里路的一座山脉脚下。


        

这座山脉绵延几十公里,据说有野兽等出没,向来没有人靠近。


        

对于所有人而言,这里是一座普通却危险的山脉,但江俏却知道,这是许家帮最大的基地。


        

江宁雪当年肯定是买通了许家帮的人对她出手,而许家帮是第一大组织,纪律森严,并不会透露任何资料,这也肯定是他们五年来没查出任何线索的原因。


        

最近一切时机都快要到了,她必须得尽快揪出那人


        

江俏下了车,身手敏捷的快步往山内走去。


        

山里一片漆黑,可她的视力却十分的好,时而攀爬树干、时而荡过巨大的绿藤、越过沟壑。


        

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她,宛若夜色里的一只野猫。


        

黑暗中,战懿跟在其后,看着那抹飞树走藤的身影,目光深邃。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让他惊喜连连。


        

不过她来许家的地盘做什么


        

江俏越过大片山后,总算到了一处基地,高墙修筑,不远处还有猎犬巡逻。


        

她红唇勾起一抹轻蔑,一粒药丸飞过去,猎犬便无声无息的倒下。


        

敏捷越墙,翻身而入。


        

院墙内是一个十分空旷的、足有五千平方的训练场。


        

许家对外的口号是武术教学,不过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也只有通过关系才能进来参加训练、从而成为许家鹰的一员。


        

整个庄园内每隔百米就有人把守、看管,江俏却全都稳稳躲过,如探无人之地。


        

路过一处院子时,却“哐当”一声,瓷器碎裂声响起。


        

江俏敏捷的连忙跃上树干,隐身藏好。


        

就见院子的池塘边,一个身穿酒红色丝绸睡衣的男人坐着。


        

他一条腿屈膝,一条腿泡在池塘里,看起来恣意而慵懒。


        

那长款的系带睡衣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在夜色下,迷冶的像极了一个吸血鬼。


        

江俏拧眉,根据蓝弑提供的资料,这个人就是许家帮现在的帮主,许酒。


        

看照片还不觉得,看本人竟然这么惊艳,这世上竟然还有比女人还要勾魂摄魄的男人


        

而且他这年纪还不到三十岁把,竟然就能做许家的帮主了


        

许酒慵懒的靠在石头上,又仰头喝酒。


        

酒壶的酒有的流入他的口中,有的顺着他的下颌线流淌,掠过喉结,直至胸肌,画面十分的撩人。


        

江俏松了口气,还好他只是在喝酒,她小心翼翼的下了树,继续往深处而去。


        

战懿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他亲眼看见江俏见到许酒时的惊艳,心里腾起一抹不悦。


        

她竟然看别的男人超过了整整五秒


        

难道她喜欢这种风格的男人


        

不过现在保护她要紧,许家是什么地方,就这暗中至少潜了上百人,她还真是够胆大。


        

战懿亦是身手敏捷的跟上,却发现江俏竟然破解了许家的库房重地密码,闪身进去了


        

那密码是指纹加面部加瞳孔的三重识别,即便是他公司里级别最高的黑客,也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破解。


        

并且破解后,还十分有可能触发系统的机关,可这女人竟然只花了一分钟就破解还没有引来任何人


        

思索间,江俏已经从里面出来,手里抱了本厚厚的账本。


        

她环顾了眼四周,确定没人后,又快速离开。


        

战懿眸色越发深邃,大晚上的,她跑到许家就为了偷一个账本她偷许家的账本做什么


        

一切成谜。


        

他亦是快速离开,在江俏回到战家之前,率先抵达,躺在了床上。


        

江俏回来时,便见床上的两人还睡得香沉。


        

还好,没暴露。


        

她快速换下夜行衣,拿着账本进了洗手间开始看。


        

厚厚的一册账本是许家五年前的接单记载,当年所有的单子都会记录在案。


        

只要找到五年前七夕节前后的资料,就能确定江宁雪当初找的到底是许家帮的谁


        

找出那个毁了她的男人,再割以永治


        

她认真的开始一页页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