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和琳琅订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四十八章 和琳琅订婚


        

江俏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便是奢华的天花板。


        

而她似乎枕着什么


        

她侧头一看,就见战懿竟然睡在她身边,她正枕着的,是他的右胳膊


        

这是怎么回事昨晚她不是在玩游戏么怎么会睡在战懿怀里


        

战懿见她醒了,放下手中办公用的手机,沉声道: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江俏摇了摇头,看到了他手机上的时间,下午六点


        

也就是说,她睡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六点


        

她倏地坐起身问,“你陪了我整整一天”


        

“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战懿试图坐起身,可右胳膊用力,却发现压根动不了,他的神色间掠起一抹不适。


        

江俏看着他僵硬在床上的右胳膊,忍不住挪过去,轻轻给他按摩,边按边问:


        

“你是不是傻,把我推开不就行了”


        

“不舍。”两个字言简意赅,低沉好听。


        

江俏心脏没来由的慢掉了半拍,不舍


        

是不舍吵醒她,还是不舍得推开她


        

从小到大,还从没有人这么对她,即便是以前的楚寒,也没装得这么深情。


        

上次在她中药后,战懿陪了她整整一晚,这次又陪了她整整一天,而且他完全有机会,却什么都没对她做


        

她敛了敛眸,继续给他按摩手臂,缓解血液循环。


        

许久后,她才问:“好点没”


        

战懿试着动了动,“还是麻木。”


        

江俏只好继续按,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穿着丝绸吊带睡衣跪坐在战懿身边的她,像极了个小娇妻。


        

战懿也静静享受着这一幕,难得看她这么温柔的时候。


        

这时,他手机短信却“叮”的一声弹了出来。


        

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见:“总裁,该查的都查了,但有人在暗中帮助江小姐,一无所获。”


        

战懿眉心一拧,倏地坐起身,将手机翻了个面。


        

可已经迟了。


        

江俏冷冷的噙着他问:“你在查我”


        

“我”


        

向来运筹帷幄杀伐果断的战懿,此刻竟莫名的担心,担心她厌恶他,怨恨他。


        

可他沉了片刻后,还是迎上她的目光,沉着道:


        

“江俏,我只是想帮你。”


        

想帮她,所以去查她的隐私


        

江俏真的很生气,很想发脾气,五年前那件事,她不想再让任何人知道,也不喜欢任何人揭她的伤疤。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战懿那双深沉却又认真的眼眸,她压根提不起一丁点怒火。


        

她问:“你真的想帮我”


        

战懿轻“嗯”一声,毫无犹豫。


        

江俏心里忽然觉得有些讽刺,倘若战懿知道她五年前的事,还会这么宠她么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步,再瞒着他也没有必要。


        

与其被他查出,倒不如自己坦白。


        

江俏沉默片刻,红唇终究是轻启:“既然你想知道,也希望这结果,你承受得起。


        

五年前,我被人”


        

“妈咪妈咪”


        

话还没说完,一个软萌萌的小身影忽然跑了进来。


        

战瑾安手里端着一碗青幽幽的汤,跑到江俏跟前递给她道:


        

“妈咪,这是爸比吩咐人给你熬的安神汤,独家秘方哟,说是喝了汤就不会头痛难受。”


        

“谢谢小安安。”


        

江俏忍不住捏了捏他的小脸,接过碗一口就喝了,喝得颇有些豪迈。


        

随后,才将碗递给战瑾安道:“妈咪和你爸比有事情要谈,你先下楼玩会儿好么等会儿妈咪去找你。”


        

今天她已经决定好要告诉战懿一切。


        

战瑾安却道:“可爷爷奶奶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就到这边。”


        

不然战懿叮嘱过他不要来打扰,他是会等到江俏自己下楼的。


        

江俏眉心瞬间紧蹙:“你说什么你爷爷奶奶要来了”


        

“嗯,爷爷奶奶说和爸比商讨寿宴的事,挺急促的样子。”战瑾安如实回答。


        

江俏连忙下床,对战懿道:“那我先回山中明月,有事晚上再谈。”


        

她和战懿的关系,绝不能让战家的长辈知道。


        

毕竟两个月不到她就要离开,没必要闹得人尽皆知给自己平添麻烦。


        

战懿看出她的紧张,也没勉强,叮嘱:“开车慢些。”


        

“好。”


        

江俏转身就要走,却想到了战瑾安之前说过的话,她蹲下,握着战瑾安的肩膀道:


        

“安安等会儿去健身房运动,不用去见你爷爷奶奶。”


        

“啊为什么”战瑾安拧眉,老师和爸比都教过他要有礼貌,并且遇事绝不能退缩。


        

江俏却道:“现在他们都不喜欢你,即便见面也是骂你,何必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而且从始至终错的人就不是你,你是无辜的,为什么要承受他们的诋毁和辱骂


        

你只需要记住,你是妈咪的小王子,妈咪舍不得你受一丁点委屈,你也没必要受任何委屈否则妈咪会心疼的知道咩”


        

战瑾安听得重重点头:“好,我答应妈咪就算为了妈咪我也不会让自己再受委屈”


        

江俏这才放心的离开,离开前,她对佣人吩咐:


        

“先将所有有关我的东西收起来。”


        

在江俏离开后,战懿换下衣服,亲手将三件睡衣收进了一个盒子里。


        

不久后,战麟天和裴美媛到来,跟着他们一同来的,还有秦家的大小姐秦琳琅。


        

秦琳琅穿着一条镶砖的白色挂脖长裙,气质优雅高贵,皮肤皙白胜雪,宛若天上的仙儿般。


        

所有佣人恭恭敬敬的低下头:


        

“先生、夫人,秦小姐。”


        

三人皆是目不斜视,大步走入,他们周身都透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宛若万事万物不足入他们的眼。


        

沙发前,战懿幽幽摇曳手中的红酒杯,并未起身。


        

战麟天看到他就不悦的拧眉:“你爹妈都到你眼前了,你就这个态度”


        

战懿目光淡漠的扫向他们,“喔要不你们出去,我重新让人八抬大轿把你们抬进来”


        

“你你简直是混账”战麟天气得额头青筋都暴跳。


        

裴美媛连忙拉着他的手臂安慰:“麟天,小懿他从小就是这种性子,你计较这些做什么呢别忘了我们今天来的正事。”


        

“哼。”战麟天冷冷一哼,看向战懿命令:


        

“本月我的六十大寿寿辰上,你和琳琅订婚”


        

和琳琅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