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尽快离开战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尽快离开战懿


        

站在两人身边的秦琳琅,网


        

战懿却全程面无神色,淡漠扬出话道:


        

“我的婚事何时轮到你们做主了”


        

冷幽幽的询问卷杂着不悦。


        

战麟天愤怒道:“你都多少岁了你一个马上就要满三十岁的人,你还在等什么难不成你还想找到五年前那个女人吗”


        

“小懿啊,我知道你对爸妈有怨言,但当年那种情况,不管换做是谁,都没有人能接受一个站街女生的孩子的。”


        

裴美媛拉着秦琳琅走上前,苦口婆心的劝说:


        

“琳琅她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她都不计较你有孩子,并且表示会对安安好,你还犹豫什么呢


        

五年前那个女人,就算你找到了也铁定不是个身世清白的,又怎么比得上琳琅”


        

琳琅优雅的凝视战懿,红唇轻启:


        

“懿,伯父伯母年纪也大了,你就忍心让他们一直为你操心么而且小安安他也需要一个母亲,他的人生才能完整。


        

我已经说服伯母伯母,只要我们订婚,便对外宣告小安是我的孩子,他可以入战家的族谱。”


        

这已经是他们最大的退步。


        

战懿却端起红酒抿了口,沉声问:“说够了”


        

众人噎了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战懿声音冷冽的道:“说够了就请回”


        

话语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


        

秦琳琅脸色僵了僵,她明明这么美丽,而且能力出众,战懿为什么就是不肯正眼看她一眼


        

战麟天更是气得直拍扶手,“战懿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你搬出来住已经这么多年了,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战家的脸都丢光了琳琅她不嫌弃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您知好歹,您娶”


        

战懿睨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站起身就要走。


        

战麟天气得伸手直指着他,“你你”


        

可他太过于激动,说话都喘不过气来。


        

裴美媛连忙拍抚他的胸口,生气的看向战懿道:


        

“小懿,你爹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是想气死你爹么”


        

战懿没理,已经径直上了楼,背影矜贵而绝冷。


        

本以为他们来是有什么事,可既然是逼婚,没必要浪费时间。


        

大堂里只剩下三人,秦琳琅手心一紧。


        

全世界想娶她的人可以围绕地球一圈,可唯独战懿如此冷落她,到底是因为什么


        

裴美媛握着她的手安慰道:“琳琅,你别往心里去,小懿这人啊就是犟得很,而且你经常忙于事业,很少和他独处,你们没什么感情。


        

这样吧,从今天起你每天来陪那孩子玩一会儿,争取和他们培养培养感情。”


        

“可这样不好吧。”秦琳琅低下头。


        

裴美媛道:“有什么不好的这事我做主的你就每天来这别墅里待两三个小时也是好的。


        

伯母知道你工作很忙,可终身大事更重要啊,你自己得多上上心。”


        

秦琳琅抿了抿唇,好一会儿后,才勉为其难的点头,“那好吧。”


        

裴美媛看向满屋子的佣人们命令:“听到了么秦小姐就是你们未来的女主人,全都对她恭敬点”


        

“是”所有佣人恭敬的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出。


        

秦琳琅看了眼战懿消失的方向,眸底掠过一抹无人察觉的势在必得。


        

另一边,江俏离开战家后,骑着自己的赛摩回到山中明月。


        

兴许是在战家住得太久了,看着空荡荡冷冰冰的房子,她竟觉得丝毫也不适应。


        

可以后终究是要习惯的吧,可能是在今晚她告诉战懿以后,战懿未必会允许她这样的女人留在小安安身边,也可能是在两个月后,合约结束


        

江俏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逼迫自己收敛思绪,打理太久未曾住的房间。


        

手机铃声忽然急促的响起。


        

江俏看了眼来显,接通后,就听蓝弑道:


        

“江爷,战懿的人连夜在查你的资料,我们已经全数处理好。上头的人也知晓了这件事,希望你能慎重考虑,尽快离开战懿。”


        

江俏面容平静,“放心,我自有分寸。”


        

“可两位老先生说了,已经对你的婚事有了规划,不是有分寸,而是必须尽快离开战懿。”蓝弑提醒。


        

江俏“呵”了一声,“他们是不是又研发什么失败了,想让我和米国的那谁联姻”


        

“江爷,这你都猜到了啊”蓝弑干笑了两声,认真道:


        

“话其实不能这么说的,他们也是为你好。而且威廉珀真的是个好人,年纪轻轻事业有成不说,为人还温润又美好。


        

最重要的是,他知晓你的过去,表示百分百接受,愿意照顾你的余生。”


        

江俏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淡漠道:“行了,让他们都歇着吧,这都什么时代了还玩昭君出塞


        

就算真有什么研究不了的东西,等我回去我自然能搞定,没必要把我卖了。没事我就挂了。”


        

说完,她毫无耐心的准备挂断。


        

蓝弑却立即道:“江爷,等等还有一件事,就是江宁雪她竟然让夏枭帮忙隐瞒,而且昨晚还去找楚寒了,两人又睡在了一起”


        

江俏眉心微微拧了拧,不过思索片刻,她便明白了江宁雪的打算,淡然道:


        

“继续盯着她,没有我的许可,先别轻举妄动。”


        

“是,对了江爷,我把威廉珀的照片发去你微信了,你记得查收喔。”


        

蓝弑大胆的说话,生怕被锤,连忙快速挂断了电话。


        

江俏看了眼微信的未读提醒,却连软件都没打开,直接将手机丢在了一旁。


        

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假山园林,眸色微深。


        

早在三年前她就和威廉珀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们负责一个项目的研究,威廉珀真的是所有女生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温柔的不像话,全程对她照顾有加,还和她配合得十分好。


        

从那以后,威廉珀和上头的人特意走的很近,一直在打探她的消息。


        

她知道威廉珀是真的喜欢她,所以直接让两位长者把当年的事转告了他,本以为威廉珀会放弃,却没想到已经过去了三年,他还在等


        

不知道为什么,当年面对威廉珀的追求时,她能轻易的告诉其当年的事,可如今面对战懿,她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战懿他知晓当年的事后,会和威廉珀一样不嫌弃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