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单独和秦琳琅待家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五十二章 单独和秦琳琅待家里


        

江俏面色沉重,大步上了九楼。


        

九楼的大堂里,已经有人跑去了阳台处拦着,姜了了的经纪人和助理们全都在劝说她。


        

可姜了了却手拿着一个花瓶威胁:“别过来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我会动手的”


        

她的手腕还在不断淌着血,鲜血流了整个大堂,一片血红。


        

经纪人和助理们只能和她保持着几米的距离,谁也不敢轻易上前。


        

江俏却大步走来,毫不犹豫的朝着姜了了径直走去。


        

姜了了被逼得步步后退,举着花瓶大声道:“别过来别过来”


        

“尽可砸,往我头上砸”


        

江俏的声音十分冷厉,步伐也极其坚定,没有丝毫的畏惧。


        

姜了了痛苦的后退着,手不断的颤抖,“我会动手,我真的会动手啊”


        

话还没说完,忽然,江俏已经敏捷的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花瓶。


        

同时,直接将她压在旁边的沙发上。


        

助理们立即冲过去按着她,提前准备好的医护人员也快速上前帮忙止血包扎。


        

姜了了歇斯底里的痛喊:“放开我放开我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


        

“死了以后呢让渣男回归家庭,和他老婆相亲相爱而你遗臭万年”


        

江俏扬出清冷的声音,退后几步,将所有的空间都留给医护人员。


        

姜了了身体微微一僵,不过片刻,又是凄凉的苦笑:


        

“不然呢不然还能怎样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边说她边闭眼痛哭着,眼泪不要命的流淌。


        

她的经纪人景菲立即反驳道:“不该死的不是你,是傅惊夜那个混蛋渣男”


        

说到这儿,她冲过去抓住江俏的手臂道:


        

“江爷,你帮帮我们了了吧,我们了了真的不知道傅惊夜结婚了,更不知道傅惊夜娶了纪露,还有了孩子。


        

从始至终,了了都不知道任何内幕,她只是以为她恋爱了,并且还全身心的对傅惊夜那混球好”


        

姜了了听到这些,哭得肩膀都在抖动。


        

是啊,全副身心的,完完整整的把自己交给了傅惊夜。


        

那时候她才十八岁,才进公司,傅惊夜就明里暗里的对她好,给她一些特殊的关照,她一直以为她遇到她的真命天子。


        

他让她走什么人设、她便走什么人设,他让她参加什么活动,她便去参加什么活动,不管别的公司花再高的价格挖她,她都未曾离开。


        

业余的时间里,她不是亲手给傅惊夜织围巾、就是亲手给傅惊夜做定制的手工西装,还和他养了一只猫,还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


        

她一直以为他们会结婚的,她甚至已经想好了以后他们孩子的名字,男孩就叫傅姜,女孩就叫傅了,是他们爱的结晶、一生的结合。


        

在今天之前,她还在想着弄凰娱乐比例多,可以多赚点钱给傅惊夜换辆车,却没想到一条新闻就这么突然的爆了出来,而且还是她和傅惊夜在酒店的照片


        

也就是说,是傅惊夜设计她的,她一直深爱的男人,竟然想毁了她。


        

整整八年的青春,她自以为是的八年的美好,竟然全都是一场骗局


        

江俏拧眉:“和傅惊夜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就没留下什么证据”


        

景菲道:“傅惊夜是个老狐狸,从来没有告诉公司任何人结婚,所有艺人全都不知道,就算和了了在一起,他也从来不会使用通讯软件聊天。


        

可以说不是这次的新闻爆出来,了了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情”


        

江俏眸色深邃,渣男装得倒是天衣无缝,不过


        

她看向姜了了,沉声道:“该死的人不是你,而是傅惊夜你给我好好活着,在华服纪之前,我能还你清白


        

若是还不了,我给你陪葬”


        

扬出绝冷的声音,她转身离开,背影又冷又傲。


        

姜了了眉心目光闪了闪,华服纪之前还她清白


        

可华服纪只有五天了,五天时间,怎么还她清白


        

现在她是人人喊打的小三,她是破坏了别人家庭的小三,连她自己都无法放过自己,江俏又能怎么拯救她


        

江俏飙车离开公司,眸色十分幽深。


        

怪不得米娜可儿会放姜了了来她公司,原来就是想让她赔本。


        

姜了了这一亏,就是整整六十多亿而且还会对公司名誉造成极其深厚的影响。


        

不论是为了姜了了,还是为了她自己的公司,都必须得解决好这件事。


        

既然没有证据的话


        

呵。


        

江俏飙车到达地下车库时,就见战瑾安焦急的在地下车库里走来走去。


        

她连忙停下车子,疑惑的问:“小安安,怎么了你怎么在这儿”


        

“妈咪,妈咪,你总算回来了呜呜安安看到你的视频了,安安都吓哭了呜呜”


        

战瑾安迈着小短腿儿边奔进她的怀抱。


        

江俏拧眉:“什么视频”


        

“就是这个,你跳楼救人这个,呜呜安安好怕、好怕妈咪受伤,好怕妈咪离开安安,这么多年来,安安就只遇到一个喜欢的妈咪呜”


        

战瑾安边说边抽泣着,将手机递给江俏看。


        

江俏才发现她救人的画面被拍摄了下来,还上了热搜。


        

那敏捷的身姿瞬间收获了一大堆小迷妹,但评论区也有许多人在骂她为什么要救一个小三。


        

江俏顾不得管理,把手机收好后,揉了揉战瑾安的小脑袋安慰:


        

“安安不哭,妈咪是有分寸的,妈咪也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安安以后不管什么情况,也不要担心妈咪,要相信妈咪好咩”


        

“好可是安安还是不希望妈咪冒险,安安只想妈咪做爸比的小公主,有什么事都可以交给爸比去解决让爸比跳楼都行”战瑾安一本正经的叮嘱。


        

江俏:


        

让爸比跳楼所以在他心里,她比战懿还要重要


        

她心里一软,牵起他肉呼呼的小手,“小安安乖,走,妈咪带你上楼,妈咪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不行,妈咪,我们还不能回去,秦阿姨在家里。”战瑾安拽着她的手说。


        

江俏眉心瞬间拧起:“秦阿姨”


        

“对,就是一个叫秦琳琅的阿姨,她和爸比在一起。”战瑾安道。


        

江俏心底倏地掠过一抹异样,秦琳琅来了还和战懿在一起


        

战懿竟然让战瑾安来地下车库等她,然后他单独和秦琳琅待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