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动手动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动手动脚


        

江俏推门而入,淡漠道:“华姐真要解约,可以。 ”


        

可以


        

江俏竟然说可以


        

徐蓅玉惊愕的看向江俏,走到她身旁小声道:“江姐,你是不是疯了”


        

墨也拧眉看向她,这个时候解约,必须得承担百亿赔偿,旗下艺人也将没有任何出场的机会。


        

这笔损失,是怎么也挽救不回来的。


        

江俏走到会议桌的总裁椅位坐下,从容不迫的看向华秋霜道:


        

“其实百亿赔偿,我也拿得出来,只是我损失的仅仅是百亿,三天后的华服纪,华姐损失的可是绝无仅有的机会。”


        

话落,她将一个策划案用力一推。


        

“唰”的一声,一份策划案滑到了华秋霜跟前。


        

华秋霜打开文件扫了眼,眸色瞬间变了。


        

这策划案简直是太精彩了


        

在这种情况下,江俏竟然还真的有化危机为转机的机会,她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案


        

不过这个方案的前提,是姜了了必须洗白。


        

她看向江俏道:“傅惊夜都已经发声了,姜了了她怎么可能是被骗的你们拿到证据了”


        

“证据自然有,约莫就在这两天,华姐应该多看看我过往的经历,我所笃定的事,还从未输过。”江俏沉着干练的扬出话。


        

她的气场十分强大,总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强悍感。


        


        

华秋霜还是道:“如果是别的节目,我肯定二话不说愿意陪你赌上这么两天,但华服纪不行。


        

华服纪所有的服装都是一线汉服品牌为每个艺人量身定做的,再是加班加点,也需要至少三天才能定制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华服纪的违约金这么高的原因。


        

也就是说,今天必须解除和你们公司艺人的合约,再寻找到合适的模特,否则会来不及。


        

所以,只能说,十分抱歉。”


        

她放下了策划案。


        

江俏眸色微微深了深,没想到华秋霜竟然这么固执。


        

而且这是不信任她的能力,不信任她能百分百处理好姜了了的事。


        

也对,但凡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会让华服纪措手不及。


        

她敛了敛眸,既然这样,也只能解约。


        

正想同意时,忽然


        

“华姐何必这么急,有什么事咱们可以慢慢谈。”


        

一道沉厚磁性的声音忽然传来。


        

所有人看去,就见西装革履的楚寒走了进来。


        

江俏拧眉,楚寒来她公司做什么


        

而华秋霜则是站起身,十分亲切的道:“小寒,你怎么来了”


        

“得知华姐在这儿,我自然要来看看,华姐最近可是大忙人,连我都见不上两面。”


        

楚寒声音温儒的套着近乎。


        

华秋霜失笑,“你这孩子都开始开华姐的玩笑了,要是当年没有你,华姐哪儿有今天最近忙的也只是些琐事而已。”


        

当年华秋霜在外出登山探险时,忽然氧气用尽,差点在高原高山窒息,是楚寒给了她一瓶氧气,才让她活了下来,坚持到下山。


        

也因为此,华秋霜对楚寒十分感激,即便楚寒最近名声不好,她也十分理解。


        

楚寒看了眼桌上的策划案,对华秋霜道:


        

“这些琐事的确只是琐事,是华姐你瞎操心了,以江俏的能力一定能处理好。


        

倘若没处理好,届时我亲自帮你找身段一致的艺人参加你的庆典。你看,这些候补名单我都带来了。”


        

说话间,他拿出一份名单递给华秋霜。


        

华秋霜一看,全都是最近名声很好的凰腾娱乐公司的艺人,而且身高身材的确和姜了了等人十分类似,可能到时候衣服也不用更改。


        

她十分开心的道:“这样真是再好不过,还是小寒你想得周到,那我就再等两天再看。”


        

“谢谢华姐。”楚寒沉稳儒雅。


        

“楚寒小伙子,好好加油,有句话说的,浪子回头金不换,珍惜眼前人,江俏的确才是你应该好好把握的人。”


        

华秋霜拍了拍楚寒的肩,迈步离开。


        

楚寒礼貌的点了点头,目光这才落在江俏身上。


        

本以为江俏会感激他,可江俏却对他视若无睹,站起身就往外走。


        

“江俏”他伸手想拉住江俏,徐蓅玉却拦在江俏跟前,目光不悦的扫向他:


        

“楚总,请你放尊重些,江俏和你已经解除合约,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别动手动脚的。”


        

楚寒愣在半空的手只能生生收回,他看向江俏道:


        

“江俏,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华姐说得对,浪子回头金不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连弥补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他犯的是过错


        

江俏目光冰冷的扫向他:“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弥补有用,还要警察何用”


        

冷冽的声音又寒又傲,句句犀利。


        

楚寒当天踢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即便是个野种,也是条生命,当年那么对她,如今还想洗白


        

而且真当她看不出楚寒的真心思么不过就是想娶到她、慢慢的驯服她、再得到她的财产而已


        

真是异想天开


        

她朝外喊了句:“保镖”


        

立即有十几个保镖进来,径直将楚寒挤开。


        

江俏便在一众保镖的护送下,大步往外走去,周身渗着飒野冰寒的气场。


        

而楚寒站在路边,硬生生被保镖们全数挤到旁边,挤到了角落缝儿里。


        

看着被簇拥着离开的江俏,他眸色寒了又寒,心里涌起极其复杂的情绪。


        

曾经那个畏畏缩缩、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江俏,竟然转眼就变成了这么闪耀的人,连接近她成为了困难。


        

可她凭什么凭她的钻石公司么凭她这岌岌可危的弄凰娱乐么


        

若不是他,今天她就要赔偿出去一百亿,她怎么能这么对他


        

她还是一个被强过、还怀过孕、生下过死婴的人,她到底在拽什么真以为战懿会娶她


        

呵,看来必须得让她撞了南墙才知道回头


        

而江俏大步离开公司,走到地下停车场时,却瞬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只见她的赛摩竟然被人四处划满了划痕,上面还丢了很多的烂菜叶子、臭鸡蛋等。


        

就连赛摩的车把手上,也挂着几个十分醒目的大字:


        

“江俏去死”


        

江俏眉心瞬间紧蹙,这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