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起诉你一个亿的诈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起诉你一个亿的诈骗


        

姜了了已经直起身体,双眼通红,“景菲,不用再说了,走吧。”


        

能有现在的结果她已经很满足,并不想撕下去。


        

而不远处,已经有很多的媒体记者赶来。


        

景菲只好快速扶着姜了了离开。


        

但即便她不接受采访,不到一个小时,网上已经铺天盖地全是通稿。


        

傅惊夜骗了全世界


        

姜了了被小三,身心钱财全被骗


        

傅惊夜境外公司个人独资、涉险转移夫妻财产


        

姜了了割腕,因避免被指炒作、一直未曾就医


        

消息扩散的很快,很快便上了头条。


        

评论区里一片沸腾:“我们竟然被傅惊夜骗了竟然误会了姜了了”


        

“啊,温柔白月光,无忧无虑的小吃货,这几天竟然承受了这么多不该承受的痛苦”


        

“她才是最痛苦的人吧,深深爱着的人,竟然早已经结婚,还骗了她那么久就连自杀都不敢让人知道,害怕被认为是炒作”


        

“傅惊夜真的太渣了,据说她的境外公司都是瞒着纪露开的,恐怕有了离婚的打算,所以想要转移钱财”


        

“这属于诈骗还是违法的,可以起诉”


        

“就凭他骗姜了了的一个亿,足以他把牢底坐穿”


        

“据说江爷已经为姜了了报警,在进行调查了”


        

舆论清一色的一边倒,一切局面瞬间扭转。


        

病房里,纪露抱着曦儿,两人都是双眼通红。


        

傅惊夜大步走到床头,慌张的解释:“小露,你相信我,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那录音是他们伪造啪”


        

话还没说完,纪露忽然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


        

她歇斯底里的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


        

“小露,我”傅惊夜捂着生疼的脸,想要解释。


        

纪露却抓起枕头狠狠的砸向他:“你境外的公司是怎么回事我们家庭账户里总是去向不明的那些钱是怎么回事


        

你早就想和我离婚了是吗你一直都在骗我、想要我的钱是吗”


        

“呜呜呜坏爸爸坏爸爸”曦儿也冲过去,用力的捶打着傅惊夜。


        

傅惊夜条件反射的一把将曦儿推开,曦儿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


        

纪露双眼瞬间通红,她拔了输液的针管,下床抱着曦儿,双眼通红的盯着傅惊夜:


        

“傅惊夜,你还是人吗当年我本来有大好的青春和前途,全是因为你的花言巧语,我才放弃一切嫁给你。


        

这么多年来,你缺钱、你想要什么,我都从娘家拿给你,尽心竭力的帮你越走越高,可你呢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母女的吗”


        

“够了闭嘴不要动不动就提你娘家,我真的受够了”


        

傅惊夜忽然愤怒的盯着她,“你真以为我们的关系走到今天,你一点错都没有吗


        

对,那时候你是很优秀,但娶你时我也已经是公司的副总,不过就是家境不如你,就要被你们压一辈子吗


        

每年过年必须先陪你回家,每次我没钱了你就去你娘家拿,以至于你爸妈每次见面就让我别辜负你,全都用入赘的眼光来看我我是一个男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


        

边说他边拍着他的胸脯,十分的激动。


        

纪露难以置信的愣在原地,神色惊愕无比。


        

这么多年来,傅惊夜不管什么节庆都率先陪她回她的家,看望她的家人,她为此感觉到十分的幸福,恨不得把命都给他。


        

可没想到,表面温润爱她的傅惊夜,心里竟然是这么想的


        

曦儿也从未看过这么暴怒的爸爸,蜷缩在纪露怀里,吓得脸色惨白。


        

这时,傅惊夜的手机响起。


        

他接通后,就听助理说:“姜了了起诉了你一个亿的诈骗,警察已经去医院找你了”


        

傅惊夜眉心一拧,再也顾不得和纪露说什么,大步离开。


        

纪露看着他的背影,眼泪无声的滚落着,久久没有回神。


        

另一边,弄凰娱乐公司,江俏打发走了所有人,找人修理车子后,才回到办公室。


        

看到王曼,她疑惑的问:“王小姐怎么会在这儿”


        

“是战先生让我来的,并且他考虑得十分周到,说这种场合下不管让谁来,都有可能受到伤害,但是我一个孕妇来,足以让所有人冷静。”王曼道。


        

不得不说,战懿的推测是最准的,这些人虽然是被买通怂恿来的,但的确全都是些厌恶小三之人,心里有股正义感,又怎么会对一个孕妇出手


        

江俏眉心微蹙,战先生所以,是战懿


        

王曼又道:“战先生把我都请出山了,并且出动了他公司的几百人分工听录音,才将结果提前找了出来。


        

他对你很不错,也很看重你,大妹子你可要好好珍惜哟。”


        

调侃的拍了拍江俏的肩膀,她才离开了公司。


        

江俏脸色红了红,心里也划过一抹异样。


        

虽然傅惊夜和姜了了经常在公司见面,但两人回家时也经常煲电话粥,几年来就通话记录都有上千个。


        

每个通话中,有的时长,有的时短,聊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话题。


        

要从这些话题里找出足以用作证据的,需要反复听上三遍以上才行,也因此这两天她的人虽然一直在加班,却也没有找出来。


        

如果不是战懿的人帮忙,至少最迟也得明天才能找出来。


        

她明明告诉过他不要插手她的事,可他却在背后默默的帮她


        

想到这么久以来他对她的帮助,江俏眸色深了深。


        

倘若不是五年前的那件事,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给他生一堆猴子


        

只可惜,心里的那道坎儿还是需要点时间解决


        

现在,只能简简单单的感谢他一下吧。


        

她对徐蓅玉和墨叮嘱:“你们运营好公司,注意照顾好姜了了,这两天我可能会比较忙。”


        

“放心,大问题你都解决了,小问题小case难不倒我徐爷”徐蓅玉拍着胸脯道。


        

江俏这才迈步离开。


        

墨看着她的背影,想到消失的王曼,眸色微微深邃。


        

看来是战懿在帮江俏,江俏这女人总算愿意恋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