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七十章 还要和战爷订婚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章 还要和战爷订婚么


        

战懿对所有女人命令:“出去”


        

“是”


        

所有女子快速站起身,从房内的另一条秘密通道离开,并未让秦琳琅发现。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


        

江俏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起身就想离开,可战懿却扣着她的腰,沉声问:


        

“刚才不还说想做我的战夫人嗯”


        

声线低沉而磁雅,撩拨人心。


        

问话间,他还将她又往怀里带了带。


        

江俏身体猝不及防贴在他的胸膛上,而且刚才为了演戏,她本就是坐在他大腿上的,吊带衣服还撩到腰际,露出超短的牛仔裤和小蛮腰。


        

这一贴着,她都能感觉到战懿衬衫下的温度。


        

身体莫名有些异样,还有些该死的熟悉感。


        

她脑海里竟断断续续出现一些五年前的画面,五年前的她也曾被男人这么抱着也是这么紧实坚硬的怀抱


        

为什么每次和他接触,她就会想到五年前的事


        

江俏有些排斥这种感觉,伸手企图将他推开。


        

可她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却让战懿眸色更加暗沉。


        

她的掌心像是有火般贴着他的胸膛,令他体内腾起极高的温度。


        

明明自控力超凡的他,此刻却完全控制不住,想要将她压倒、想要彻彻底底的占有她。


        

从未这么失控,只有五年前那次


        

江俏还在推他,挣扎着要起去,头顶忽然传来低沉的命令:


        

“再乱动,我现在就吃了你”


        

话语里能听出明显的隐忍、兽浴。


        

她僵在他怀里,瞬间不敢乱动。


        

似乎每次和他接近,他都会失态,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对他而言,她真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就刚才那十几个女人,明明每个人都是绝色,他怎么没反应


        

战懿搂着她的腰,想要平息体内不该有的冲动。


        

可她不再乱动,两人身体的接触却更加明显,皮肤下的温度也更加清晰。


        

她还坐在他的大腿上


        

这样的姿势,令他脑海里情不自禁浮想联翩,冒出一幕又幕的画面。


        

“该死的你先等着”


        

他倏地站起身,将她放在沙发上,转身就进了浴室。


        

再那么抱着她,不但不能冷静,反而还会越来越严重。


        

江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听见浴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门内传出了隐隐的水流声。


        

这么快,怕是连衣服都没脱吧


        

她不由自主想到战懿站在花洒下的画面,白衬衫一定被浸透,变得透明的黏在他身上,那胸肌和腹肌也清晰可见


        

咳咳她在想什么呢,什么时候她竟然变得这么花痴了


        

好不容易被他放开,赶紧逃才是对的。


        

江俏第一时间离开了屋子。


        

战懿出来时,沙发上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他眸底腾起一片冰沉。


        

让她等着,她竟然跑了


        

秦琳琅一走她就迫不及待的离开对她而言,真的就只是单纯的逢场作戏


        

想到这,他心里莫名不悦,同时又有些疑惑。


        

明明只是逢场作戏,其他女人触摸他他都没有任何感觉,可江俏却能让他失控


        

而且每次接触她的身体,他自以为傲的自控力、总是会溃塌。


        

这样的感觉,也只在五年前有过。


        

到底是什么原因


        

另一边,秦琳琅坐在车上,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出生书香世家,向来清高,还从未看到过那么混乱的画面。


        

在她心里,战懿也是和她一样清高的人,可却没想到


        

这种感觉,就如同自己一直崇拜的偶像竟然吸1毒家暴出轨乱来一般,难以接受。


        

坐在她旁边的米红影弱弱询问:“琳琅,那你还要和战爷订婚么”


        

秦琳琅指甲都陷入了掌心,她是当之无愧的天子娇女,不染任何污垢,她一直觉得能和她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一定是个身心干净的君子。


        

可如今


        

即便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江俏和战懿的算计,但战懿和江俏的关系,看起来真的十分不正常。


        

凭战懿亲吻搂抱的姿势来看,两人一定是睡了。


        

她有洁癖,怎么接受得了她的男人和别的人睡了


        

秦琳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道:“我需要静静,这几天等我通知。另外江俏那边安排一下。


        

就她一个戏子也想嫁入战家呵,倘若是战家的人知晓,不需要我动手,也有得她受的”


        

“是。”米红影点头,开始着手安排。


        

盛夏的天刮起了一阵狂风,天空变得阴沉,似乎随时会下起一场暴雨。


        

有人潜伏在别墅周围,随时等着拍照。


        

只是


        

江俏很快接到蓝弑的电话:“江爷,有人在暗中偷拍,似乎是想拍到你和战爷在一起的画面。”


        

江俏拧眉,竟然这么快就有动作了


        

看来秦琳琅是想利用战家老爷子的力量对付她。


        

不过她的照片是想拍就能拍的呵。


        

她对蓝弑道:“好好盯着,有什么情况再禀告。”


        

挂断电话后,她眸色深邃。


        

正巧这两天她没事,不需要出门,便让那人蹲个够


        

这么热的天,有得他受的


        

于是,米红影安排的人白天被晒得半死,晚上又被蚊子咬得满身是包,却没拍到一张照片。


        

转眼就到了华服纪的前一天。


        

华服纪项目组斥巨资承办这场活动,旨在推动传统文化。


        

江俏想陪战瑾安,把所有参加的机会全让给了签约的艺人,开始退居幕后。


        

只是没想到,傍晚前,徐蓅玉忽然打电话来说:


        

“不好了姜了了不见了”


        

“不见了”江俏眯眸,冷静问:“该找的地方都找了”


        

“嗯,上午就不见的,经纪人和助理把她的会去的地方全都找遍了,毫无一丁点线索。


        

并且她的电话也显示关机,很不正常。”徐蓅玉道。


        

江俏眉心倏地一拧,这个时候姜了了失踪


        

姜了了最近的心情恢复的还算好,而且她给姜了了提供了最好的策划案,足以她在明天的华服纪上起到正面的扭转。


        

都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姜了了不可能玩失踪。


        

想到什么,她命令:“找傅惊夜,去傅惊夜可能去的地方找另外通知墨,让蓝弑等人一起出动”


        

“好。”徐蓅玉也意识到不正常,立即去办。


        

江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明才傍晚时分,可因为乌云密布,看起来已经是入夜。


        

今晚,一定会下一场暴雨。


        

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姜了了,雨夜一来,行动会变得更加困难。


        

先不谈华服纪的高额违约金,就凭傅惊夜现在的处境,指不定会对姜了了做出什么来。


        

如果闹出人命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