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晚得开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四章 今晚得开房


        

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她们竟然都发现了


        

这怕是要囧死她


        

而纪露和姜了了先前就十分震惊,江俏竟然和战懿在一起


        

不过她们没有时间问,也不好问,便没有开口,却没想到又发现了这么不得了的事。


        

江俏竟然给战懿那啥


        

看出江俏的尴尬,姜了了立即体贴的道:“江总放心,战总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多嘴,一定会保密的。”


        

“对,今晚是傅惊夜的事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


        

纪露也说着,立即拉着姜了了一起上了车。


        

想到战懿和江俏正在那啥时、却因为姜了了的事被打断,那是多扫兴


        

怪不得战懿一直板着脸,全程未说过一句话。


        

姜了了立即对景菲吩咐:“快点开车离开。”


        

“是”


        

车子绝尘而去,路灯下只剩下江俏和战懿两人。


        

江俏:


        

完了,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她们的表情,显然是联想到天际去了,她的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了


        

早知道就该让战懿把头发清理掉,她亲自出手帮忙也行


        

她忍不住看向战懿:“现在好了,你得负责帮我解决”


        

“解决什么”战懿反问,声音低沉而磁性。


        

江俏道:“不能让她们误会啊”


        

这种事她是百口莫名,战懿不是那么聪明,应该有办法解决吧


        

谁想,战懿却是拧了拧眉,“她们误会什么了”


        

“当然是我误会我给你”江俏说着,脸倏地羞红。


        

误会她给他那啥了,头发还卡他拉链上了


        

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


        

她抬眸就见战懿似笑非笑的噙着她,忍不住一拳头锤在他的手臂上:


        

“狗男人,你套路我”


        

战懿也没躲,硬生生挨了她一拳。


        

不过她的力道对他而言不算重,他连眉心都未皱一下,只是凝视她道:


        

“阿俏不用害羞,恋爱过的人都懂,那种事是情侣间最温柔最真诚的交流方式。”


        

话语磁性,并没有任何猥琐,反倒像是在讲哲学。


        

江俏呵了一声,甩他一个白眼,“说的就像你很了解一样,你做过么”


        

战懿眸色瞬间深沉下来,他做过么


        

当然。


        

五年前那晚,他和那个女人用了所有的姿势,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


        

江俏看到他脸色变了,心脏瞬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极其的不舒服。


        

他这表情,难不成真做过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战懿都是二十八岁的男人,怎么可能还干干净净


        

他一定也有前女友吧,甚至交往过不止一个


        

想到这些,她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胸腔里一阵阵莫名的难受,憋得慌。


        

她索性转移话题,“快下雨了,该回家了。”


        

她迈步往车子走,战懿却忽然抓住她的手臂,声音沉重的道:


        

“江俏,其实当时的情况”


        

“诶,你给我说这些干什么。”


        

江俏撇开他的手,十分轻松又不在意的道:“我都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谁没个那啥呢。


        

而且你要还真是个老处,我还会看不起你,男人嘛就得有个男人的样子。”


        

战懿到了嘴边的话,化为无声。


        

除了五年前那次外,他真的只能算是个老处,她竟然看不起


        

不过、她就这么不在意他的过往丝毫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他的事


        

是因为不在意他,所以对他的事都不好奇


        

这时,忽然“轰”的一声雷鸣声乍起。


        

紧接着,“哗哗哗”


        

压了一个傍晚的大雨总算垮塌下来,大如瓢泼,眨眼之间地面就起了水泡。


        

江俏和战懿毫无预防被淋湿了一身。


        

战懿顾不得之前的话题,立即打开车门对她道,“快上去。”


        

江俏快速钻进车里,可雨实在太大了,眨眼时间,她全身的衣服都被淋湿。


        

而后面上来的战懿,更是全身湿透,头发都直淌着水。


        

江俏抽了些纸巾擦拭自己的脸,又将纸巾递给他。


        

战懿接过,简单的用纸巾擦掉水后,启动车子往回赶。


        

这么大的雨,她全身湿透,很容易感冒。


        

车子在雨夜行驶,滂沱的大雨不断砸在车窗上,“砰砰砰”直响。


        

江俏看了眼窗外的大雨,眉心微拧。


        

今晚这雨很大,像极了五年前她被送上飞机的那一天。


        

当时也是大雨瓢泼,她才刚生下过死胎,全身虚弱,可没有人任何关心她,只巴不得快点把她打发去非城。


        

一切,都从五年前发生了改变。


        

其实仔细想想,她刚才又有什么资格感觉到难过不舒服,战懿好歹是和他的前女友做正经的事,而她


        

不仅失了身,还生下过孩子


        

思索间,忽然


        

“嘶”的一声,车子停住,还发出了一声锐利的声音。


        

战懿拧眉:“涨水了,你先坐着,别乱动”


        

说话间,他打开车门下车,霎时,水从外面涌了进来。


        

江俏才发现,竟然是这段路内涝了,水竟然已经涨到了车窗处


        

眨眼时间,车厢里都泡满了水。


        

战懿绕到她这边,为她打开车门,一把将她抱了出去。


        

江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


        

他的身高极高,可水还是淹到了他的腰际。


        

他有力的手臂用力将她往上拖,尽量避免她沾到水。


        

江俏都看不到他的腿,两人像是身处河里。


        

战懿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盛宴人间,沉声道:“今晚得开房。”


        

不是询问的口吻,而是通知。


        

江俏听到开房两个字,心跳就漏掉了半拍。


        

大雨夜的和他去开房


        

不过之前他们也是睡在一起,如果再开两间房的话,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江俏环顾了眼四周,这周围压根没有酒店,只有盛宴人间。


        

五年前那晚,她也是先被江宁雪约去盛宴人间的,她记得盛宴人间里没有房间。


        

她道:“离这里最近的酒店都是樽凰酒店,走过去需要挺久的。”


        

“放心,里面有房间。”


        

战懿安慰,淌着水抱着她进了盛宴人间。


        

盛宴人间是城内最大的ktv夜总会,总共有19层楼高。


        

两人进去时,前台的人看到战懿,瞬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战爷这么晚了,战爷竟然来了


        

而且他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女人


        

江俏眉心一拧,要是被人发现她和战懿在一起,那明天的新闻头条又是她


        

她连忙别过头,将头深深埋在战懿的胸膛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