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狗流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五章 狗流氓


        

往日里张扬冷傲的她,此刻却像是小猫咪般窝在战懿怀里。


        

战懿薄唇勾了勾,对她们命令道:“立即准备两套衣服送到房间。”


        

“是”所有人恭敬的低下头,谁也不敢再多看一眼。


        

战懿护着的女人,要是知道他的秘密,恐怕会被灭口


        

战懿抱着江俏进了电梯,电梯直达顶楼。


        

原本ktv里都是包间,但是在顶楼除了一个包间外,还有一个总统套房。


        

那是特地为战懿预留的,只有战懿能住。


        

即便他不来,套房也会一直空着,每天由专人打理。


        

进了房间后,战懿低头看着窝在他怀里的女人,薄唇微勾:


        

“还想靠多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询问的声音传来,江俏脸颊一红,连忙从他胸膛间挣扎出来。


        

她快速站在地面,看到屋子里的房间摆设时,心里忽然升腾起一抹浓烈的熟悉感。


        

这种感觉,似乎是她来过这里


        

屋子里的每一种东西,似乎都曾见过。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战懿见她神色不对,以为她是不舒服,对她道:


        

“你先去洗澡。”


        

江俏没有回答,迈步往屋子里走,越往里走,越是熟悉。


        

尤其是到达主卧门口,看着主卧那张灰色的大床时,她大脑里更是浮现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她想要看清楚那些画面,可怎么也看不清,那些画面更是一晃而过,速度快得让人压根抓不住一丁点思绪。


        

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她便伫立在门口,逼迫自己努力去想、去抓住那抹思绪。


        

大脑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啊”


        

一声闷哼控制不住的传出。


        

战懿大步走到她身边,关切问:“怎么了”


        

“没”江俏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屋子,眉心拧了拧。


        

这屋子她确实没有来过,难道是淋了雨后导致的后遗症


        

战懿见她明显不太对劲,索性再次将她抱起来,迈步往浴室走。


        

江俏连忙道:“快放我下来。”


        

“你的状态我不放心你独自在浴室。”


        

战懿说话间,已经将她放到浴缸。


        

江俏眉心一拧,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浴室难道她洗澡他还要陪着


        

看他伫立在一旁的身影,还真有那么点趋势,她只好解释:


        

“我刚才就是有点点头痛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快出去。”


        

“尽可放心洗澡,我不会回头。”战懿边说边转过身背对她。


        

江俏:


        

他就站在那里,她怎么洗


        

虽然他是背对着的姿势,但终究是孤男寡女,要是被她看光了


        

战懿见她许久没有动静,眉心拧起:“怎么是想我亲自动手帮你”


        

低沉的询问带着威压。


        

江俏忍不住抓起旁边的浴袍丢向他,“帮个鬼快出去,你站门口就行,真有事我会叫你,别耍流氓”


        

浴袍砸在战懿身上,又落在了地上。


        

他却不怒,反倒是勾了勾,眸色格外深邃。


        

“也好,等会儿有什么需要的再叫我。”


        

话落,他迈步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江俏松了口气,开始脱衣服洗澡。


        

温水冲掉一身的雨水,总算舒服了许多。


        

她抹了抹脸,又情不自禁想起刚才的事。


        

为什么在外面会有那么熟悉的感觉不过在这浴室里,却没有任何不舒服。


        

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她淋了雨不舒服导致的洗了个澡就恢复了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她起身准备穿衣服出去,却忽然发现,浴袍没了


        

浴袍被她砸战懿,以至于染上了战懿身上许多的水。


        

而且战懿是从雨水里走出来的,地面还有些泥沙,以至于浴袍脏得完全无法再穿。


        

现在,浴室里就剩下一张浴巾


        

可她的身高比较高,酒店的浴巾只能恰恰遮住臀部,稍不注意就会走1光。


        

她还没有内里的衣服


        

这可怎么办


        

江俏忽然明白了战懿离开时的那句话,有需要再叫他


        

这摆明了是有许多需要的


        

她只能勉强裹着浴巾,迈步走到门口喊:


        

“战懿,衣服送来了么”


        

“嗯,开门。”战懿似乎早已等在门口。


        

江俏只好将门掀开了一条缝,很窄很窄的一条缝。


        

因为她的浴巾实在太短了,往上扯遮不住臀,往下扯遮不住胸的。


        

战懿倒也没计较,只能通过缝隙,将衣服一件一件的递给她。


        

丝绸睡衣,内衣,内裤


        

江俏接过睡衣时还好,可看到内衣内裤递进来时,眼皮子都跳了跳。


        

他就那么手拿着衣物递进来


        

咳咳,那还不如打开门、让睡衣裹着贴身衣物直接递进来的好。


        

太窘了


        

江俏只能强忍着,快速伸手去接。


        

可由于她太急了,内衣内裤竟然掉在了地上,还展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酒店人员特意的,那是一套蕾丝的贴身衣物,看起来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江俏:


        

战懿:


        

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片刻后,他们又都弯下腰去捡衣服。


        

于是,猝不及防的,江俏的手抓住了战懿的大手,还抓得有点紧。


        

战懿眉心微拧,抬眸看向她,忽然瞳孔微缩。


        

俯身下来的江俏,浴巾下裹着的美好,近乎都快裹不住,惹眼十足。


        

只是一眼,他浑身的血液涌了起来,眸色变得暗沉。


        

江俏察觉到他的目光,脸色骤然滚烫,他竟然在看她那里


        

她连忙直起身,一把将他推了出去。


        

“狗流氓”


        

话落,她用力将门关上。


        

门外的战懿:


        

这世间还从未有人敢骂她,这已经是她今晚第二次骂他。


        

流氓么


        

还真是想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流氓


        

江俏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后,这才迈步走出去。


        

她对战懿道:“进去洗澡,管好你的眼睛”


        

战懿却沉着平静的看向她,洗过澡的她头发湿1润,服帖的披散在身后。


        

大红色的丝绸吊带睡衣笼着她的身材,明明还算保守,可他却不由自主想到落在地上的那套贴身衣物。


        

那衣物穿在她身上,是怎样惹眼的一副画面。


        

想到那场景,他身体倏然又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