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说过我并不嫌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说过我并不嫌弃


        

是穆老。


        

书法界的超级大佬,其随随便便写的一副字画,就能卖几千万,而且他的字画还进了国家博物馆。


        

这样的人,竟然给她打电话


        

华秋霜立即接通后,十分恭敬的问:“穆老先生,有什么事吗”


        

“小华,你这次的活动举办的太成功了,竟然让姜了了都能洗白,能力进步很大”穆老声音里满是夸赞。


        

虽然姜了了已经证明自己是被小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好,最近掉粉掉得很严重。


        

但今天这样的策划案,不止让姜了了靠公益拉好感,还和纪露携手,让纪露的粉丝都能彻底原谅她,两人的捆绑也能让热度直飙。


        

这可谓是最厉害的洗白方式


        

华姐解释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整个策划案都是另一个超级大佬策划的,我都超级佩服她。”


        

当时去找江俏解约时,江俏给的就是让姜了了成立女子基金的方案,今天再加上纪露,由两人同时宣布,效果简直更赞。


        

穆老十分惊愕的拧眉:“什么不是你你们圈子里还有别的超级大佬这能力完全碾压第一鬼手东夏繁。


        

实不相瞒,我的外孙女最近出了点事,名声也不太好,我想请她帮帮忙。”


        

“这个”华姐想到江俏的身份和行程,有些为难的道:


        

“她的性格比较傲,我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出手,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


        

“好,那就麻烦华姐了,你告诉她,价钱随她开晚上八点,我在德林咖啡厅等她。”


        

“好的。”


        

盛宴人间。


        

江俏把所有策划都交给墨后,又睡了个回笼觉。


        

由于昨晚她一直在做噩梦,这一觉她直接补到了下午。


        

战懿也未吵醒她,让陈祁将文件送来,他在客厅里开始处理公事,静静等。


        

陈祁看了看时间,担忧问:“爷,两点就要开国际会议,要不要把江小姐叫醒”


        

“不必。”战懿径直扬出话。


        

他看了眼卧室的方式,沉声道:“把会议延迟到下午四点。”


        

延迟


        

陈祁头都大了,国际会议由多国大佬参加,每个人都是抽出来的行程,还有各种时差,就这次的会议都是安排了多个月,才统一有的时间。


        

战懿拧眉:“怎么办不到”


        

“办得到我这就去”陈祁立即转身离开。


        

爷为了宠夫人,已经丧心病狂,他哪儿敢说办不到。


        

江俏还睡得很沉,可手机的振动将她吵醒。


        

她迷迷糊糊的接通,就听华姐说:


        

“江总,你在忙吗十分庆幸那天我没有和你取消合作,华服纪十分的成功,我倍感欣慰”


        

江俏“嗯”一声,连眼睛都未睁开。


        

华姐又道:“是这样的,有一位老先生特别崇拜你这次的策划能力,说他的外孙女也遇到了些事,想要你帮忙。


        

只要你愿意出手,价格随你开而且他是我十分敬重的一位国画大师,德高望重,所以我想麻烦你帮帮忙。”


        

江俏蹙了蹙眉,价格随她开么她倒是不缺钱,不过赚点钱给战瑾安多买点玩具也行。


        

而且这段时间她都转向幕后,一直在等江宁雪的下场,她还憋着个大招呢


        

偏偏江宁雪的事急不得,至少还得二十多天。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便道:“ok”


        

“十分感谢,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八点,他在德林咖啡馆等你”


        

华姐感激极了,毕竟之前她还对江俏那么凶。


        

想到这事,她又说:“对了,说起来这次还得感谢楚寒,如果不是他,可能咱们这次的合作也无法达成。


        

我看得出来,他现在是真的喜欢你,真的悔过了,其实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华姐觉得我是那种收破鞋的人”


        

江俏呵呵一笑,直接挂断电话。


        

她坐起身伸个懒腰,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过了十二点,她睡了这么久


        

走出房间,就见战懿正坐在沙发上,双腿叠交而坐,腿上正放着一份文件在看。


        

晌午的阳光透过窗洒落在他身上,他矜贵、儒雅、高冷、威严。


        

战懿也看向她,薄唇轻启:“醒了桌上有刚送来的午餐,随意吃些。”


        

“好。”


        

江俏收回眼神,暗自感叹,这男人还真是随时都有迷翻人的魅力。


        

她走到餐桌前坐下,开始吃饭。


        

吃着吃着,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向战懿问:


        

“对了,你睡那张床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例如说,会做噩梦或者会想起什么很久远的事”


        

战懿眉心微拧,想起什么


        

只要每次看到那张床,他都会想到五年前那晚。


        

因为这个原因,不是特殊情况他并不会来这里。


        

当然,这些话是不能告诉她的。


        

他看向她问:“不会,怎么了你会”


        

江俏轻“嗯”了声,“就是有些很奇怪,昨晚都在做噩梦,梦到一些不该发生的事。”


        

战懿眸色微深,她这口吻,显然是指她被许雄伤害的事。


        

昨晚她又梦到和许雄的事了


        

他眸色微深,安抚道:“兴许是昨晚电闪雷鸣导致,看开点,一切都已经过去。”


        

江俏点了点头,继续吃饭,眉心却还有些锁着。


        

是电闪雷鸣导致的么可她这五年已经练就了足够的能力,并不会因为外界因素而过多的干扰到自己。


        

“江俏。”战懿忽然喊。


        

“啊”江俏抬头看向他,有点懵。


        

战懿凝视着她:“你不用在意过去的事,我说过,我并不嫌弃。”


        

他的声音沉着而认真,面容间也是款款的真诚。


        

江俏心跳忽然又漏掉了半拍,他是刻意说这话安慰她么


        

而且他这口吻,是真不嫌弃,那眸色也很神圣的样子。


        

她低下头,草草吃了些东西,转移话题说:


        

“我们该回去了,安安还在家里等着。”


        

战懿凝视着她,她显然还不愿直面这个问题,也不逼她,道:


        

“好。”


        

江俏换好陈祁送来的衣服,迈步准备往外走。


        

可刚走出门,就看到外面的走廊里,每隔不远站了一个侍者。


        

她眸色一变,连忙倒了回来。


        

外面竟然那么多人她要是这么走出去,恐怕全世界都会知道她和战懿开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