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跪下来求我外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七十九章 跪下来求我外公


        

战懿迎上她的目光,也是一脸无解。


        

战瑾安已经将江俏扶着坐下,小手亲自拿了勺子,舀了一勺汤递向江俏。


        

江俏拧眉,疑惑的问:“小安安,你怎么啦,妈咪吃过饭的,不饿。”


        

“可妈咪需要补身体,小孩子都懂的,妈咪不用害羞。”


        

战瑾安硬是将那勺子汤喂进江俏口中,眼睛还亮晶晶的看着江俏的肚子,开心的问:


        

“妈咪,你说会是个弟弟还是个妹妹呀”


        

江俏:


        

弟弟妹妹


        

战瑾安该不会以为昨晚她和战懿通宵未归,是去酒店里做了那啥事


        

仔细想想,很有可能不然怎么又是鸡汤又是宝宝的


        

江俏连忙解释道:“小安安,妈咪没有,你个小机灵鬼不能瞎想,而且”


        

“妈咪妈咪,我懂啦,未满三个月都不能乱说滴”战瑾安乖巧的做了个嘘的手势。


        

“妈咪放心,我一定会保守秘密滴”


        

江俏:


        

这一届的孩子怎么这么难带


        

还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解释,战瑾安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屁颠屁颠的跑进了一个房间。


        

透过门缝可见,他竟然站在屋子里挑选玩具。


        

江俏不由得看向战懿,“这下好了怎么跟他解释”


        

“不用解释,战九说保持心情愉悦,有助于他病情的恢复。”战懿面色矜定,毫不在意。


        

江俏翻了个眼睑,怀孕的不是他,他当然不用解释。


        

不过


        

她疑惑的问:“不是说这三个月内尽全力给小安安治疗,有所进展了么”


        

“战九去了国,正在学习最先进的技术,应该会有所进展。”战懿道。


        

江俏不由得拧眉,应该


        

也就是说,不能保证。


        

也对,心理上的疾病,是现在各国最大的难题,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她的目光不由得落向房间里的小安安。


        

他脸上始终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时而弄洋娃娃,时而弄小汽车,似乎在纠结着到底是个弟弟,还是个妹妹。


        

这么小的他,本该是欢乐无忧的年纪,为什么要经历那些痛苦


        

如果他真的有一个陪他一辈子的妈咪,给他生个小妹妹,他应该每天都快快乐乐,不会再犯病吧。


        

她心里隐隐有些动容了。


        

“叮咚”,一条短信忽然跳了出来。


        

是华秋霜发来的:“晚上八点,穆老先生在德林咖啡馆等你,一定要记得去哟,谢谢。”


        

江俏回复:“好。”


        

因为姜了了和纪露一事,让华服纪热度十分高,相互成就,以至于整场盛事碾压了许多的话题和国际性的新闻,业内都将这称之为神来之手。


        

又有人扒出她之前在库琦的反转,所有人都给了她“第一神手公关”的称号,彻彻底底碾压了东夏繁。


        

而曾经风云一世的东夏繁,在公司破产后,毫无消息。


        

江俏回来的两个月不到,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晚上七点过,德林咖啡馆里。


        

穆老先生和一个女子坐在一起,那女子正是秦琳琅


        

秦琳琅今天穿着米色的吊带珍珠裙,气质优雅高贵。


        

她疑惑的问:“外公,你特地让我穿的隆重些,到底是要见什么人”


        

“是一个超级大佬,她能化腐朽为神奇,你前几天不是名声不太好么这个大佬肯定能帮助你扭转名誉,你等会儿可一定要好好表现。”穆老先生认真叮嘱。


        

秦琳琅眯了眯眸,超级大佬有哪个她不知道的大佬么


        

而且前几天的事


        

虽然她的确用青梅手机的系统给所有用户发了消息,被骂得很惨,但她一直冷处理,没有管,网友们还不是就那样。


        

她神色高傲道:“外公,和一群键盘侠计较做什么他们大多一穷二白毫无素质,我何须理会”


        

“你啊你,亏得你还是个年轻人,现在社交网络大家多在意名声,外公看你的微博下面,今天都还有很多人留言让你给姜了了道歉呢


        

你是我唯一的后嗣,以后我所有的财产衣钵也是由你继承,你必须得爱惜自己的羽毛,知道吗”


        

“好吧。”碍于是她外公,秦琳琅只能应下。


        

穆老先生又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分钟,大佬一般会很准时的,我去上个洗手间,你等会儿和大佬好好聊聊”


        

“好。”秦琳琅无奈应下。


        

外公也是,太在意外界的评价了,她现在整天忙活江俏和战懿的事,压根没时间顾虑这些小事。


        

但如果能洗白的话,也行。


        

毕竟穆老先生的衣钵需要声望极高、清清白白的人才能继承,以后也能减少很多麻烦。


        

秦琳琅拿出化妆镜,又给自己补了补妆。


        

这时,门外传来“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


        

秦琳琅抬眸看去,就见一个女人站在了门口。


        

那人竟然是江俏


        

江俏穿着简约的白色知性套装,看起来干练无比。


        

她看到房间里的秦琳琅,又看了看房号,拧眉问:


        

“穆老先生呢”


        

秦琳琅这才回过神来,冷呵道:


        

“江俏,你是在哪儿得到的消息怎么会知道我外公在这儿你以为他是你随便能见的人么”


        

江俏眸子微微一眯,穆老先生竟然是秦琳琅的外公


        

今天是华秋霜介绍来的,所以她并没有多问什么,也没有调查,只以为是普普通通的圈内人。


        

没想到穆老先生竟然这么看重秦琳琅,想帮秦琳琅洗白


        

秦琳琅见她没有动静,慵懒的往椅背一靠,冷呵道:


        

“还不快走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能买到我外公的字画,我外公的字画可不是谁都能买的。


        

尤其是你这种骚1浪贱的狐狸精,就算跪下来求我外公,我外公也不会卖字画给你,快滚”


        

话语里满是颐指气使的高傲、鄙夷。


        

想到江俏睡了战懿,她心里就一阵阵犯呕。


        

江俏眼皮都没翻一下,转身就走,步伐利落,背影透着强大的气场。


        

秦琳琅冷呵一声,一个戏子、一个暴发富也敢和她抢战懿很快她就要她付出代价


        

穆老先生回到房间时,疑惑的看了看腕表。


        

“怎么回事大佬不是说会准时到的么怎么还没来”


        

“外公,你打电话问问呢这世上哪儿还有人敢让你久等。”秦琳琅介绍。


        

穆老先生正有此意,拿出手机拨通了华秋霜的电话。


        

却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