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八十章 假冒的江家大小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八十章 假冒的江家大小姐


        

他疑惑的问:“小华啊,那人怎么还没来”


        

“穆老先生,她已经去了,但她说你外孙女恶言相向将她赶走了”华姐很是无奈的道。


        

穆老先生眉心瞬间一拧,什么大佬已经来了还被外孙女恶言相向赶走了


        

他倏地挂了电话,愤怒的直拍桌子斥骂:


        

“琳琅,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人是外公辛辛苦苦请来的你为什么要赶走她难道你真想破罐子破摔吗


        

你知不知道我穆德耘的衣钵,不是无德之人能继承的”


        

他气得脸都红了,胡子都快飞起来。


        

秦琳琅还从未见过自己外公发这么大的火,她连忙解释:


        

“外公,我并没有赶走你请来的人,只是赶走了江俏”


        

说到这里,她瞳孔倏地微缩,困惑的看向穆德耘道:


        

“外公,你请的人该不会就是江俏”


        

“我哪儿知道大佬的名字,只知道是她策划的华服纪,让华服纪和姜了了、纪露全都火了。


        

姜了了一个小三,纪露一个过气的演员,这两人都能被她捧红,更何况是你的小事你说你怎么就不能管管你的大小姐脾气”


        

穆德耘气得直在原地打转,想打她又下不去手。


        

秦琳琅瞬间恍然,帮姜了了和纪露洗白的人,不是江俏还能有谁


        

没想到外公口中的大佬竟然是江俏


        

她盛装打扮前来见的人,竟然是江俏


        

外公竟然想让她求江俏


        

秦琳琅气得脸青,“外公,你关注的都是表面,你并不知道这个江俏有多恶心她都爬上了战懿的床”


        

“什么”穆德耘苍白的眉头皱了皱,有些缓不过神。


        

秦琳琅凝视着他,认真道:


        

“你请的这个大佬,就是江俏从非城回来、闹得江家鸡犬不宁的江家养女。


        

外公你真以为她很厉害吗她不过是攀上了战懿而已,指不定策划案都是战懿给她出的”


        

“琳琅,外公一向不喜欢撒谎的人,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战家老爷子不是说这月底就安排你们订婚”穆德耘板着脸问。


        

秦琳琅呵了声,“那不过是战懿父母的事,但战懿他并不喜欢我,并且被江俏迷得团团转。


        

我亲眼所见,江俏和战懿恩恩爱爱,而且她现在还住在战懿的别墅里”


        

穆德耘看她这么认真的姿态,一直暴怒的脾气瞬间消散了不少。


        

他问:“当真战懿不喜欢你,喜欢江家那养女喜欢一个娱乐圈的戏子”


        

“外公,我何曾骗过你。”


        

秦琳琅拉着穆德耘的手在桌前坐下,给他倒了杯茶道:


        

“起初我听米娜可儿说时,我也并不信,在我心里,战懿他是那么高大如神的人,怎么可能喜欢江俏


        

但后来我在战懿别墅亲眼所见,江俏她还怂恿战瑾安用蟒蛇吓我。”


        

她把所有的事情讲了遍。


        

穆德耘气得直拍桌子,桌子被拍得“砰砰砰”直响。


        

“荒唐,简直是荒唐这种黑暗中挣扎出来的女人,不知道沾染上了多少不干净的东西,战懿怎么会喜欢她”


        

在他心里,战懿那种天子骄子,只有自己的外孙女才配得上,没想到竟然被一个非城回来的养女截胡了。


        

他看向秦琳琅道:“你怎么不早些告诉外公外公的外孙女,怎么能被她这么欺负


        

你放心,外公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


        

“外公放心,我们暂时不用出手,不然战家会以为我们多巴不得嫁过去。


        

我现在在让人拍摄他们的照片,一旦拍到合照,就给战懿的父母。他们一定会解决好的”秦琳琅眸子满是算计。


        

穆德耘赞成的点了点头,“也对,战家那两口子,比谁都无法接受那样的儿媳妇。


        

不过你也抓紧些,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告诉外公”


        

“好。”秦琳琅端起咖啡,优雅的抿了口。


        

在外人看来,她始终是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天才千金,可谁也不知道她内心想得是什么。


        

既然蹲点的方式拍摄不到,那便只能呵


        

另一边,江俏离开德林咖啡馆后,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两个人。


        

楚寒和江宁雪。


        

楚寒一如既往西装革履,周身透着成功人士的优雅矜贵。


        

而江宁雪穿着一条浅绿色的纱质长裙,直发披肩,柔柔弱弱的宛若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看到江俏时,楚寒眉心微拧,竟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江宁雪的手。


        

“江俏,你怎么会在这儿”


        

江俏死活不肯接受他的表白,江宁雪说能帮他想办法,他这才和江宁雪约在了咖啡馆聊,没想到竟好巧不巧碰到了江俏


        

江宁雪察觉到楚寒的反应时,莹莹的眸底掠过一抹冷意,可表面却是快速走上前:


        

“妹妹,总算见到你了,这些天你都不曾回江家,也不住在山中明月,我一直想向你道歉,可都没有机会。


        

是我的错,我真的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婚礼的,我和楚哥哥真的决定分手了,那天只是情难自禁而已”


        

说到这儿,她十分难过的低着头,脸上还浮现着红晕。


        

言下之意,楚寒就算喜欢江俏又如何,就算要娶江俏又如何,还不是会对她的身体情难自禁。


        

江俏呵了一声,推了推自己的黑色墨镜道:


        

“我还以为是哪条巷子里出来站街女,婊里婊气的,没想到是假冒的江家大小姐啊。”


        

话语慵懒中带着讥讽。


        

江宁雪脸色都白了白,江俏这是说她婊里婊气


        

还说她假冒


        

天知道从江俏回国后,她就一天没有睡过好觉,生怕醒来江家就知晓她的身份,将她赶出去。


        

现在江俏还明目张胆的这么说


        

真的好想撕烂她那张嘴,彻彻底底弄死她,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可偏偏现在还不行,楚寒也在,她得忍。


        

江宁雪眸底掠过一抹算计,拉起江俏的手眼泪婆娑的道:


        

“妹妹,我知道你还怨恨我,都是我的错,才会毁了你和楚哥哥的婚礼,我一直自责无比,你要打我或者骂我都行”


        

她的话音刚落,忽然


        

江俏真的抬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向她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