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九十章 忽略了什么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章 忽略了什么事


        

噙着地面的许雄,江俏眸底满是霜冷。


        

五年前,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整个人生


        

虽然是收了江宁雪的钱,但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因为钱就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出手,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


        

这种人,该死


        

她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朝着许雄的脸重重击去。


        

“啊”


        

许雄又被打得倒在地上,牙齿都打掉了一颗。


        

他想要爬起来,江俏已经走过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那拳头又猛又狠、目光犀利,宛若是在打没有生命的沙袋。


        

“啊啊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许雄惨叫连连,抱着头缩在墙角,扯着嗓子大喊:


        

“楚楚总,救我救我啊”


        

一声比一声凄厉,哀嚎阵阵。


        

楚寒想要出手阻止,可江俏周身腾着的寒气太过冰鸷。


        

而且


        

既然她想打,就让她打个够。


        

只有出了这口气,她才有可能接受他。


        

于是,他对许雄冷声道:“这是你应该受的,忍着”


        

许雄呜咽着,只能抱着头缩得更惨。


        

江俏看到他这副窝囊模样,肚子里更是腾起一抹莫名的怒火。


        

“该死的,老娘竟然被你这种窝囊废毁了窝火”


        

她倏地将许雄举起来,朝着窗户外就要狠狠甩去。


        

许雄吓得胆子都破了,这要是扔出去,他不死都得残废


        

江俏竟然想直接把他扔出去,她这是疯了吗


        

他扯着嗓子大喊:“等等等放过我啊不是我当年睡你的人不是我”


        

“呵。”


        

江俏冷哼,这种鬼话,她会信


        

她双手举着他,朝着窗户狠狠一甩。


        

“咚”


        

许雄撞破了窗户,直接滚落出去,碎木横飞。


        

场面暴力的宛若在拍动作片。


        

楚寒惊愕,江俏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大的力气


        

以前她不是唯唯诺诺的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


        

而许雄落在地上,“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无比虚弱的呢喃:


        

“不是我真不是我为什么不信”


        

江俏眸子眯了眯,怎么可能不是他,她都查得清清楚楚,江宁雪买通的人,就是他


        

她从窗户跃出去,拎着他的手臂拖着往路上走,边走边说:


        

“别再狡辩,跟我去警局录个口供”


        

即便暂时不起诉江宁雪,她也要把这份唯一的罪证拿到手。


        

五年前所受的苦,总有一天会结算清楚


        

暗中的江宁雪看着,焦急的直跺脚,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行


        

要是江俏真带许雄去警局,那她就完了


        

今天让江俏来,只是想让江俏喜欢上楚寒的,计划被破坏了,可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她正要冲出去,可被拖行在地的许雄背部和大腿都被磨破,实在疼得受不得了。


        

他扯着嗓子哀嚎着求饶:“江爷,你就饶了我吧,求求你了,当年睡你的人真的不是我。


        

我按照江宁雪的话进盛宴人间包间时,包间里压根没人,但当时门被江宁雪从外面锁上了,她不想我们任何人中途反悔。


        

我以为计划失败了,肯定得不到这次佣金时,可帮主竟然把你扶回来了。


        

睡你的人,是许家帮的帮主啊”


        

声音格外的认真而痛苦,是发自肺腑的坦白,丝毫不像是假的。


        

江俏眉心拧了拧,停下脚步看向他:“许家帮的帮主许酒”


        

“对对对”


        

许雄见她总算肯听听话了,立即解释道:


        

“当时帮主把你扶回来后丢给我,说装作一切成功就行。


        

当时天都快亮了,你全身都是狼藉的,又是帮主送回来的人,显然是和帮主睡过的,我哪儿还敢碰帮主碰过的女人啊


        

而且不到几分钟,江宁雪和楚寒就来领人了,他们一起把你扶走了。我都没碰过你一根手指头,我可以对天发誓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楚寒楚总,还有江宁雪,当时我衣服都是好好的,袜子都没脱”


        

边说他边快速看向楚寒求救。


        

江俏没问楚寒,可眸色已经变得十分深沉。


        

也就是说,她不是在樽凰酒店出事的,而是在盛宴人间的包间里。


        

事后,才被楚寒和江宁雪一起扶去樽凰酒店,制造出她和楚寒睡的假象。


        

怪不得樽凰酒店的那阿姨说,亲眼所见是两个人把她扶到酒店的。


        

原来是这样


        

所以是她在许雄到包间前,自己迷迷糊糊出了包间,又遇到了许酒,所以被许酒给那啥了


        

一旁的楚寒走上前道:“江俏,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事,你也把他打成了这个样子,没必要再去警局。


        

你若还觉得不解气,我和你一起找出许家帮的帮主,一定让他向你赔礼道歉。”


        

江俏一个冷眼扫向他,“你觉得我要的只是赔礼道歉我要的,是江宁雪锒铛入狱,付出代价”


        

扬出冰冷的话,她转身就往山路外走。


        

楚寒怔了怔,暗中的江宁雪也怔了怔。


        

江俏竟然这么恶毒,竟然非得搞死她才甘心么


        

他们都已经退步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她还要得理不饶人


        

楚寒噙着她的背影,嘴角却是勾起深邃的弧度。


        

从一开始带江俏来,他就没想过要让她轻轻松松的离开。


        

今晚,他一定要得到她


        

他朝着许雄和暗中的江宁雪使了个眼色,这才快步去追江俏。


        

江宁雪微微松了口气,对了,他们还有第二个计划。


        

无论如何,第二计划必须成功


        

她走到许雄跟前道:“你编故事推脱的本领还挺不错的,连她都骗了过去。


        

快些起来回房,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


        

“是是”许雄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快速回了自己的屋子。


        

他其实想说,那压根不是他找的借口,他的确没有睡江俏。


        

可想了想,又觉得没有必要。


        

只要能从江爷那恶魔变态的女人手中活下来就行了


        

另一边,江俏循着记忆往外走,耳边不断回荡许雄的话。


        

她在许雄来之前就出了房间,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那个男人,是许酒。


        

可许酒她是见过的,那天晚上在许家帮的基地里,许酒美得跟个妖孽似的。


        

而五年前的她,是个奇丑无比的土粗俗,堂堂的许家帮帮主,为什么要睡她


        

总觉得一切不是那么简单。


        

这其中,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