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必须睡在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必须睡在一起


        

眼看着江俏进了别墅,蓝弑立即拿出手机拨通周教授的电话道:


        

“这可咋整江爷说一个小时找不到人,就要把我送回非城”


        

“那就回去啊,为了她的幸福,牺牲牺牲你没关系的,蓝弑啊,就委屈委屈你了。 ”周爷爷安慰。


        

蓝弑嘴皮子一抽,“可江爷还说,如果找不到,就没心情做任何研究,啥都不管了。”


        

周爷爷:


        

这怎么行


        

他立即吩咐:“找继续找动用所有关系去查”


        

就不信他们这么多人,还找不到一个战懿。


        

别墅里,江俏回了家后,也第一时间往楼上电脑室走。


        

她太担心战瑾安,如果战瑾安真以为她不要他、又生病发作了怎么办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才那么小,不该承受任何悲伤的事。


        

不过以战懿的能力,如果真厌恶她、觉得她水性杨花,还会让她找到


        

战家名下的房产不是手指头加脚趾头能数清的,只能试试。


        

却没想到


        

刚上二楼,就见大厅里,战懿和战瑾安竟然坐在沙发上


        

战懿依旧穿着纯手工定制的西装,儒雅、矜贵、高冷。


        

而战瑾安躺在他大腿上睡着了,小脸萌乎乎的,满是安宁。


        

在他们跟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堆的美食,烧烤、披萨、抹茶蛋糕、鲜牛奶等。


        

那场面,恍若是特地给谁准备的。


        

江俏眼皮子眨了又眨,“你们你们怎么会在在这儿”


        

“怎么不想见我们”战懿清清冷冷的扬出话。


        

江俏连忙解释,“当然不是,我就是很好奇,你不是应该应该离开了,不想再见到我么”


        

“我喜欢的人,就算真给我戴了绿帽子,我也只会捏碎绿帽子,而不是转身走人。


        

所以,江小姐,恐怕要让你上头那些人失望了。”


        

战懿声音清沉,嘴角勾起深邃从容的浅笑。


        

江俏微微一怔,他知道是她上头的人在捣乱他竟然有这么聪明


        

而且,就算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也不是转身走人,而是直接捏碎绿帽子


        

这话霸气


        

江俏不由得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够爷们不过你一直在这儿等,确定能等到我”


        

“相处这么久,倘若连你的喜好都不清楚,战某未免会太失败。”


        

战懿说着,轻轻将战瑾安放在旁边的沙发上,又把一袋恒温的烤串递给她。


        

他的举止从容优雅,始终有种成熟稳重感。


        

江俏接过,忍不住笑道:“看来你很确定我不会喜欢威廉珀和楚寒。”


        

“这是自然。”


        

江俏连他都不喜欢,又怎么会喜欢威廉珀那种书呆子


        

而楚寒,呵,他相信江俏没瞎。


        

虽然一早上带着战瑾安和战九到达山中明月时,得知江俏和出楚寒离开,他的确有短暂的愤怒。


        

但找了半天后,发现一切痕迹被清除得干干净净,这世上能做到的,只有江俏自己的人。


        

再联想到相亲一事,他自然能揣测道。


        

他叮嘱道:“吃些东西,别饿着自己。”


        

江俏心里又暖又异样,她消失一整天,他没有生气就算了,还知道她一天没吃饭,特地买了一堆的东西等着她


        

心里的某个决定更加坚定,她边吃边随口说:


        

“特战919的事情查得怎样了我想尽快回去,挨着安安一起睡觉。”


        

战懿眸色瞬间深邃,想尽快回去江俏竟然主动说这话


        

这一天的时间,她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江俏见他没说话,困惑问:“怎么很棘手”


        

“不棘手,不过无需处理,让她们一直盯着。寿宴之前,我和安安就住这儿。”战懿薄唇轻启。


        

江俏惊愕的看向他:“就住这儿”


        

战懿轻“嗯”一声,“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点道理,江小姐应该懂。”


        

江俏瞬间恍然,也对喔,战懿今天满江城的找她,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又回到山中明月。


        

而且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法子,竟然没有让任何人发现,连她的人也没有查出来。


        

以秦琳琅的能力,肯定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想到战懿在她这儿。


        

她赞成道:“这法子不错,就这么办”


        

接下来这半个月,秦琳琅肯定会找翻了天想要找到他们,她再安排下,以秦琳琅的能力,绝对无法找到。


        

到时候过了寿宴,战老先生也不会再那么急着逼他们订婚。


        

只是这么一来,这段时间,怕是没法轻易出门。


        

战懿似乎看出她的心思,扬出话道:


        

“所有事情已经交接安排好,一切所需用品也已带来,住一个月,不成问题。”


        

江俏扫了眼屋子,这才发现家里的确多了许多男士和儿童的用品。


        

战懿竟然老早就决定好要在她这儿赖上一段时间了


        

不过么,看在这么多好吃的份上,收留


        

她拿起烤串一串接着一串的吃,时而端起鲜牛奶喝一口,动作干净利落又不矫情。


        

战懿坐在一旁,目光始终落在她身上,带着浅浅温柔。


        

江俏吃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想起正事。


        

四位爷爷说暗中有人针对战懿,战懿在五年前,还被一个女人睡过。


        

这五年来,战懿什么线索都没找到。


        

不知道要不要开口问问他详细的细节,然后再帮他一把。


        

可是这种事,恐怕会伤到他自尊,而且战懿一直都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就如她之前也不想他知道她一般。


        

这种心情,她懂。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男人被强


        

江俏想了想,最终什么也没问出口。


        

吃过饭后,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


        

她对战懿道:“有很多房间,全都没有住过人,你随便选。”


        

随便选


        

“好。”


        

战懿抱着战瑾安,迈步进了江俏的主卧。


        

江俏眉心瞬间拧起,大步走上前提醒:


        

“这是我睡的房间,你可以睡隔壁那间。”


        

虽然心里已经接受他,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好,总不能这么草率总是睡在一起。


        

而且之前完全是因为安安的病情才同床,现在安安已经恢复了许多。


        

战懿却道:“今天安安哭了许久,晚上很有可能发作。”


        

也就是说,必须睡在一起


        

话落,他抱着战瑾安径直上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