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来得不是时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来得不是时候


        

山中明月,江俏这段时间都在陪战瑾安过暑假,同时看看棋谱、研究研究高楼设计图找灵感。


        

本以为秦琳琅和楚寒肯定会来找麻烦,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么长的时间一直相安无事。


        

转眼就到了战老先生寿辰当天。


        

一大早,江俏起床就见房间里没人,她疑惑的拧眉,下楼。


        

客厅门口,战懿和小安安正站在门口,在对陈祁吩咐什么。


        

陈祁手里抱着一大束紫色的风信子离开。


        

她疑惑拧眉:“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有没有”


        

战瑾安回过头来,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未免怀疑,他快速跑到江俏跟前,拉着她的手转移话题道:


        

“妈咪,今天我要陪爸比回去参加爷爷的寿辰,你要照顾好自己喔。”


        

战懿也走了进来,对她叮嘱:“微波炉里有早餐,记得按时吃。”


        

“你要带安安一起回去么”江俏看向他问。


        

战懿“嗯”了一声。


        

战瑾安好歹是战家的人,他从不惧任何流言,走到哪儿都把战瑾安带着。


        

江俏却道:“可你父母不喜欢小安安,战家的所有人也不喜欢,他现在回去,只会承受流言蜚语。”


        

战懿目光落在战瑾安身上,“他是一个男人。”


        

六个字,言简意赅,沉敛有力。


        

作为他的儿子,作为一个男子汉,要提前习惯这些。


        

战瑾安也看向江俏安慰:“妈咪,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然后和爸比一起保护你”


        

他软乎乎的声音里满是坚定,江俏心都软了。


        

这么单纯的孩子,要回去承受所有人的指指点点、承受战家所有人的冷脸吗


        

她心疼的将战瑾安抱了起来,严肃道:


        

“安安才五岁,他还是个小孩子,没必要去面对这些。


        

而且有我在,有你在,他永远无需长大。”


        

战懿拧了拧眉,有她在安安永远无需长大


        

这话的意思


        

他深谙的眸子里,有一束微弱的光扫过,看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


        

“江俏,你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个宠子狂魔。”


        

他加重了最后五个字。


        

江俏微微一顿,对喔,什么时候起她这么在意战瑾安了


        

而且她向来是个有原则的人,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哪儿,看到熊孩子,她都想替对方暴揍一顿。


        

可现在、抱着怀里的战瑾安,她只有一个想法:


        

即便安安把天捅破了,她也要护着他、帮他补起来


        

于是,江俏紧紧抱着战瑾安道:


        

“我乐意,就要把他宠上天。况且他才五岁,有些大人的事不该让小孩子承受。


        

你自己回去参加寿宴就行,今天由我照顾他。”


        

说完,也不给战懿反对的机会,她抱着战瑾安去了厨房。


        

战瑾安趴在江俏身上,朝着战懿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肉呼呼的小手还缠着江俏的脖颈,开心的喊道:


        

“耶还是妈咪爱我安安也爱妈咪”


        

战懿听到“爱”字时,矜贵的面容间掠过一抹冷意。


        

这小包子,似乎有点碍眼


        

另一边,海悦公寓。


        

楚寒站在落地镜前,优雅的扣着白衬衫扣子。


        

夏枭进来禀告:“总裁,战懿已经出发回战氏庄园,秦小姐提醒你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好。”


        

楚寒拿过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理了理领带,竟显得无比认真。


        

确定没有问题后,这才迈步往外走。


        

江宁雪忽然走了进来,急切的说:


        

“楚哥哥,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听话,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楚寒并未停步。


        

今天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


        

江宁雪却拽住他的手臂道:“楚哥哥,我怀孕了。”


        

怀孕


        

楚寒的脚步倏地顿住,身体也僵了僵。


        

他和江宁雪在一起这么多年,每一次都有做防护,只有大约一个月前那次


        

旁边的夏枭眸色深了深。


        

江宁雪眸底升腾起一抹骐骥,正面凝视着楚寒。


        

“楚哥哥,他已经35天了,我们结婚好不好然后把宝宝生下来,过简简单单的生活。


        

我能帮着你一起操持楚家,我们能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把楚家壮大的”


        

楚寒看着眼前的她,结婚生宝宝


        

心里有些柔1软,可他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浮现起江俏的面容。


        

今天,是唯一的机会。


        

那颗药,世界只此一粒。


        

只有睡了江俏,才能让战懿厌恶江俏,让江俏回到他身边。


        

得到了江俏,公司的一切问题都能解决,楚氏集团也将注入强大的资金。


        

他不信战懿会为了一个一而再再而三失身的人动怒。


        

而且、秦琳琅说了,这药使用后,会让女人自己变得主动,会让女人自己产生幻觉。


        

江俏即便想告也没有证据。


        

这颗药,全世界都查不出来。


        

楚寒收回思绪,拍了拍江宁雪的肩膀道:


        

“宁雪,我也很想和你有个孩子,但、他来得不是时候。”


        

来得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


        

“所以呢”江宁雪的声音都在发颤。


        

楚寒道:“打掉,好好养身体,以后还会有的。”


        

说完,他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边走边对夏枭吩咐:


        

“送宁雪去医院,好好照顾。”


        

“是。”夏枭的声音里,有着一抹听不出来的痛楚。


        

打掉楚总竟然是这么的无情


        

江宁雪看着楚寒的背影,悲痛交加:


        

“楚哥哥、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这个孩子、他真的没有机会吗”


        

问话间,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滚落、流淌。


        

声音里满是痛楚、难过。


        

楚寒脚步顿了顿,片刻后,他道:


        

“宁雪,等我忙完今天的事,我会好好弥补你。”


        

话落,他终究是走了,背影格外的无情。


        

江宁雪身体狼狈踉跄的滑坐在地上,她输了,她终究是输了。


        

她以为有了孩子,一定能让楚寒回心转意,可他还是要去睡江俏,还是一心一意只有江俏。


        

凭什么到底凭什么


        

江俏比她美比她有钱还是比她会勾引人


        

她愤怒的秀手一挥,“哐当”一声,旁边的落地花瓶应声而碎。


        

“宁雪小姐”


        

夏枭连忙蹲到她身边,想将她扶起来。


        

江宁雪却一把将他推开,自己站了起来。


        

她眸底升腾着浓浓的恨意,和势在必得。


        

楚寒,你想得到江俏吗想甩掉我吗


        

休想


        

他是她的,只能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