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江俏战懿 > 第二百零四章 战懿做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百零四章 战懿做饭


        

江俏看了眼江燃,“他会在我们这儿住 ”


        

小主人


        

她竟然说战瑾安是小主人


        

江燃脸色微青,他才是江俏的弟弟,论起来,这屋子里的人,只有他和江俏有血缘关系。


        

而且江俏这口吻,是真把战瑾安当亲生孩子真想和战懿在一起


        

他不由得道:“江俏,你忘了我那晚和你说的话你真要执迷不悟”


        

战懿就是玩玩她而已,她怎么能这么走心


        

“不准你这么说我妈咪”


        

战瑾安连忙护在江俏跟前,气呼呼的说:


        

“你才执迷不悟,你全家都执迷不悟有眼无珠”


        

江燃:


        

他混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孩子骂。


        

偏偏对方是小小太子爷,无人敢惹,即便是他,也不敢想战懿有过多牵扯。


        

他只能对江俏道:“江俏,你最好是清醒清醒,理智一点宁雪姐都结婚了,你也该为你自己的未来好好打算打算”


        

说完话后,他转身就走出房间,下楼坐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一阵郁结。


        

想到江俏做小三、做地下情人,他就一肚子火。


        

五年前厚脸皮黏着楚寒,五年后有了更好的条件,也要自甘堕落吗


        

这时,房门被“咔”的一声推开。


        

战懿迈步走进来,果然见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因为方位不同,只能看到背影。


        

这身影,似乎有些稚嫩。


        

江俏竟然喜欢小鲜肉


        

他面覆霜寒,薄唇轻启:“丢出去”


        

三个字,言简意赅,冰冷异常。


        

不管是哪个男人,只要敢靠近江俏,还坐在江俏的赛摩身后,就该死


        

陈祁立即带着两个保镖走进来,伸手就去拽江燃。


        

江燃被扯起来,疑惑的拧眉看去。


        

那一瞬,空气忽然地安静。


        

战懿眼皮子微跳,江燃江俏带回来的男人,竟然是江俏的亲弟弟,江燃


        

陈祁也愣住了,所以和江俏一起回来的人,是江燃


        

总裁竟然险些把自己的小舅子给丢出去


        

战懿目光森寒的扫向他:“全数退下,自行领罚”


        

陈祁委屈极了,当时江燃把连帽罩住了头,什么都看不见,他哪儿知道是战懿的小舅子


        

这下好了,得罪了江燃,还险些陷自家总裁于不义。


        

“我这就去领罚”


        

他慌慌张张的连忙带着两名保镖离开。


        

江燃拧眉,战懿这是在玩哪出一来就想让人把他丢出去,现在又忽然让保镖们退下


        

不过对于这个江城的帝王,他多多少少有些畏惧,不敢搭话。


        

战懿宛若什么也没发生,脱了西装外套挂在落地架上,迈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你来这儿做什么”


        

询问的口吻,没有太多冰冷感。


        

江燃坐下,“和我姐住三天。”


        

三天


        

战懿拧眉,周身气息有些变了,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他深沉的心思。


        

江燃莫名感觉到威压,空气似乎都有些凝滞,让人呼吸格外困难。


        

本以为战懿会反对时,战懿忽然道:


        

“生活用品可有准备”


        

江燃:


        

他听错了么战懿问的是什么


        

战懿看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拨通陈祁的电话:


        

“给江少爷准备生活用品。”


        

正在去领罚路上的陈祁立即领命:“是”


        

江燃这才恍然回神,战懿竟然让人给他准备生活用品


        

高高在上的战爷,竟然关心这种小事


        

战懿起身,“不必讶异,我是你姐夫。”


        

声音低沉而稳重,透着他与生俱来的绅士。


        

话落,他迈步往楼上走。


        

江燃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姐夫


        

这两个字,真是从战懿口中吐出的


        

二楼,江俏还在安抚战瑾安。


        

“安安不必和江燃计较,他只是脑子直,转不过弯,你好好玩耍就行,要多多锻炼身体。”


        

只有提高了身体的免疫力,以后才不会轻易犯病吧。


        

安安“嗯嗯”直点着头,“好的大人不记小人过,安安是个五岁的大人啦”


        

这时,战懿走了进来,他第一眼就看到站在江俏身旁的蓝弑。


        

一头银发,黑色特工服饰。


        

这男人,有些眼熟,似乎在某个国际会议上见过,怎么会在江俏身边


        

蓝弑被他盯得头发发麻,即便久经各种场合,但战懿所散发的威压、尤其是卷杂着醋意的威压,不是任何人承受得起的。


        

他连忙说:“江爷,我今天的任务完成,先溜了”


        

话落,快速跑出了别墅。


        

江俏也没阻止,疑惑的看向战懿:


        

“不是参加寿宴,怎么这么早回来”


        

“宴会向来无趣。”战懿随口回答。


        

看着江俏也系上安全带,做好了防护,他道:


        

“你们玩,我去准备午饭。”


        

“好。”


        

这些天住在一起,大多数时候都是战懿做饭。


        

虽然他做的全都是让人买来的半熟食,只需要微波炉加热一下,但江俏向来不挑食。


        

而且那些食物,不管是什么菜,全都是顶级的名厨倒腾装盘好、连加热时间都有标注,出微波炉的味道,和现场炒制没有任何区别。


        

于是,她安心的陪着战瑾安玩攀岩、单杠等。


        

江燃还坐在沙发上,有些回不过神,就见战懿走进厨房,系上黑色的围裙。


        

他眉心瞬间一凝,战懿这是在做什么


        

战懿把一碟碟菜的外包装去掉,放进微波炉中,调控好时间。


        

随后,又从消毒柜里拿出碗。


        

原本只拿三个,可扫了眼客厅里的江燃,他又添了一个。


        

江燃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是他看错了吗这是见鬼了吗


        

外界传闻杀伐果断的战三爷,竟然在厨房里做菜


        

战懿和江俏住在一起,不是把江俏当情1妇、当小三,该做菜的人,不应该是江俏怎么会是战懿


        

战懿一如既往矜贵雅冷,把碗筷放在餐坐上,配好蘸碟。


        

一举一动,全都优沉雅致,宛若在拍养眼的韩剧大片。


        

半个小时后,桌上摆上了三菜一汤。


        

战懿取下围裙,看向江燃:


        

“去叫你姐和你外侄吃饭。”


        

江燃身体僵了僵,外侄


        

江城的小小太子爷,成了他的外侄。


        

接下来,他还要吃战爷亲手做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