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陆少的隐婚罪妻 > 第675章 妥协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思虑良久。


        

最后的最后,霍思燕在她额头轻落下一个吻。


        

“行吧,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全力支持。”


        

“既然你爱演戏,那就去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为你保驾护航。”


        

“念念,我希望你笑,希望你开心。”


        

做了决定,霍司宴才睡着。


        

早餐时,林念初的一碗粥吃的极慢。


        

她一直在犹豫如何开口。


        

本来昨晚就是鼓足了勇气才开的口,现在开口,她又要做一番思想建设。


        

但没想到,霍司宴竟然主动提了出来。


        

“昨天我看你在沙发上看剧本?”


        

“嗯,就是溪溪上次陪我去试镜的戏,导演说过几天就要进组拍摄了。”


        

她开口,故意说出进组去试探他。


        

“演的什么角色?女一号吗?”他问。


        

林念初细白的贝齿咬着嘴唇,捏了捏拳头,才勉强笑着挤出几个字:“不是的,女三号。”


        

当年那事对她影响那么大,几乎是毁灭性的,她又怎么能演女一号呢?


        

就是这个女三号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所以,她很珍惜。


        

“嗯,我知道了。”


        

他好像没说不准去,林念初就自动把这句话理解为他同意了。


        

很开心,所以她难得扬起笑脸说了句“谢谢!”


        

出了门,刚坐上车,霍司宴就打了几个电话。


        

林念初还沉浸在一片欢乐里,步调轻快的上楼,她迅速收拾好了行李。


        

然后给彤姐打了电话。


        

“彤姐,我告诉你,他同意了,我可以进组了。”


        

隔着电话,阮彤都能感受到她的开心与喜悦。


        

可是?


        

她要怎么告诉念念,女三号的戏被取消了,她已经演不了了。


        

阮彤捏着手机,左右为难。


        

她知道这个角色对念念太重要了,所以她才不知如何开口。


        

念念若是知道了,一定悲痛万分。


        

“彤姐,我刚刚算了下时间,我们过去在路上需要两天,熟悉周围的环境也需要一两天。”


        

“加上这么多年没演戏了,我怕自己不能进入状态,所以想先去适应一下,练着找找感觉。”


        

“我现在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你也快收拾,我们下午二点集合。”


        

林念初已经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了。


        

可见她对这次演戏的认真和重视。


        

然而,她说完,对面的阮彤却没有任何反应。


        

“彤姐……?”


        

“彤姐?”她又喊了一遍:“彤姐,你怎么了?”


        

知道瞒不住了,阮彤只能开口,残忍的说出了刚刚接到的通知。


        

“念念,有个不太好的消息,你要有心理准备,刚刚导演给我打电话说,女三号的人选已经定了。。”


        

砰的一声,这话就像深水炸弹一样,瞬间在林念初心里疯狂的炸开。


        

“彤姐,你骗我的对不对?”


        

她颤抖着声音,完全不敢相信。


        

“念念,是真的,他们已经连合同都签了。”


        

“我知道你很伤心,但复出的路一定不会一帆风顺,我们不能泄气,这个机会没有了一定还会有下一个机会的。”


        

挂完电话后,林念初放下手里的衣服。


        

有些呆呆的坐在沙发上。


        

她难受的不仅仅是失去这次机会。


        

更是霍司宴的插手。


        

刚刚静下来的几分钟,她已经把所有的事都想了一遍。


        

明明已经说好的女三号,这么久都没有变故。


        

为什么刚刚告诉他,她要进组拍戏,她的角色就不翼而飞了呢?


        

她不相信这些都一切都是巧合。


        

现在想来,他口中的那句“我知道了”,不是答应,而是反对。


        

霍司宴,你太狠了!


        

她没有胃口吃完饭,所以晚上,直到霍司宴回来了,桌上仍然是满满的一桌菜,动也没有动一下。


        

“是在等我吗?”霍司宴把外套递给佣人,走到餐桌旁坐下。


        

“对。”


        

话音刚落,陡然,林念初望向他:“霍司宴,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插手我演戏的事?”


        

“你知道我为了这个角色付出了多少,又盼了多久吗?我不求你帮我,我也不求你的任何资源,我求你不要搞破坏,让我能公平竞争那些角色。”


        

发泄完,心里是舒畅了一点。


        

可依然难受的厉害。


        

“所以,你已经认定了是我截胡了你的角色?”


        

“不然呢?你敢说不是吗?”


        

林念初红着眼看向他,说这句话时,她眼里还残存着一点微弱的希望。


        

可他点头的动作却直接宣判了一切。


        

“是的,就是我。”


        

霍司宴看着她,语气笃定,没有任何犹疑。


        

林念初终于绝望的闭上眼。


        

她已经不想看他一眼。


        

转过身,她迅速的往外跑。


        

可门口的人将她拦得死死的,根本不允许她出去。


        

最后,她只能回了卧室,将自己一个人闷在里面。


        

楼下,霍司宴脸色铁青的打了个电话,出口的声音更是冷入骨髓:“怎么回事?那部戏谁插的手?”


        

“霍总,是卢导打的招呼,我们也没有料到,知道消息的时候,导演已经和新的演员签好合同了!”


        

“卢横?”


        

“是的,霍总。您看,我要不要现在去打声招呼,合同签了也无所谓,赔点违约金,找个由头拒绝了就是,这角色还是林小姐的。或者我直接把女一号安排给林小姐。”


        

霍司宴冷声拒绝了:“不用,那部戏也配不上她,没了就没了。”


        

“我安排你的其他事都办好了?”


        

那人连忙应道:“都办好了,明天就会通知林小姐的经纪人。”


        

“嗯。”


        

挂断电话,霍司宴揉了揉眉心。


        

英卓在一旁看着有些于心不忍:“霍总,那件事不是您做的,为什么不向林小姐解释一下,就任由她误会下去?”


        

“罢了,你误会了也好。这样后续的资源,她就不会以为是我在插手,会心安理得的接受。”


        

“若知道是我的功劳,可能全都会拒绝。”


        

英卓听着,狠叹一口气。


        

哎,霍总为了林小姐也是大费苦心。


        

爱情可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


        

让人伤,让人愁。


        

“至于卢横,我不想再看见他在娱乐圈混下去。”霍司宴冷厉的声音,逼仄的开口。


        

吃了熊心豹子胆,连他的人也敢算计。


        

英卓立马心领神会:“是,霍总,我马上去办。”


        

霍司宴示意:“把人招呼好了,我要亲自去会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