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风琉璃谭冰儿 > 第7章 露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师妹!”


        

“琉璃!”


        

“小师叔!”


        

万宗门众人齐声高喊,却再也留不住那个曾经孤高独立却心怀天下苍生的琉璃仙尊。


        

水镜后,楚风脸上血色全无,他瞳仁猩红,向水镜中冲去。


        

脑海中那扇封印的大门,露出了裂缝。


        

剧烈的钝痛袭来,楚风灵力不稳,水镜破灭,他没能穿过去。


        

他捂住头,衣袍烈烈作响。


        

他好像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一旁的谭冰儿见状,立即变了脸色,伸手想去扶他,楚风避开她的手,阻止她的靠近。


        

这是她在他身上下了情蛊之后,他第一次对她露出不耐烦的态度。


        

谭冰儿开始有些担心,但是想想情蛊可没那么容易解,随即冷静下来。


        

谭冰儿借由身体不适,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慢的走回了房。


        

楚风独自一人站在荷花池边,一动不动。


        

一只呆萌的小鸟悄悄的落在他的肩头,盯着他额间的印记看了许久,叽叽喳喳的竟开口唱起了歌谣。


        

熟悉的江南民间小调,熟悉的吴侬软语,被它学得活灵活现,仿佛把他带回了十几年前。


        

那个人,也是这般温柔的唱着歌儿哄他。


        

有什么东西好像裂开了,那些不一样的记忆,如潮水一般不断的涌来,楚风抱着头痛苦的后退了好几步,撞上了荷花池边的柳树才稳住了身形。


        

“那是什么?”


        

楚风瞳孔骤缩,他看到了琉璃,那个他最厌恶的女人,斩万魔,破迷阵,历尽千辛来到他面前。


        

“不可能,救我的明明是冰儿,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有东西在楚风心中不停的拉扯,脑海里有个声音不断的重复着,不要相信那个恶毒的女人,那些记忆都是假的。


        

救他的是谭冰儿,是她舍弃了修为,从此病魔缠身,可是,为什么强大如琉璃,会需要混元珠来修复灵核?


        

冰儿说,琉璃是走火入魔才造成的经脉逆流,真的是这样吗?


        

楚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头痛欲裂。


        

那个女人死了,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然而,他的心却仿佛失了一块,空落落的。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最喜欢跟在那人身边,看着她,陪着她,就会很幸福。


        

好像,他为讨她欢心,送了她一只鹩哥,她嘴上说着不喜欢,但是舒展的眉眼,每时每刻都出卖了她。


        

好像,每一年山下的庆典,只要他想去,不喜热闹的她,还是会硬着头皮被他拉着一起下山游玩。


        

好像……


        

好像……


        

他们之间还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承诺过她,将来会娶她,他怎么能忘记,转眼就爱上了别的女人?


        

静坐调息片刻,楚风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意,屏退了所有人,一步一步朝谭冰儿休息的院落走去。


        

这个院子每一处都尽显奢华风格,亭台水榭,雕龙画凤,就连花园里种的都是象征着富贵的牡丹,一株株争先斗艳,刚开始楚风觉得没什么问题,看多了,他心里会觉得烦躁难耐,很想要远离。


        

明明他不喜这样的风格,为什么他会去容忍?


        

谭冰儿到底是怎么入他眼的?


        

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楚风眼神越来越冷。


        

另一边,谭冰儿来来回回的在房间里踱着步,咬着指甲皱眉思索。


        

她知道情蛊没那么容易解除,可是只要想起楚风通红的双眼死死的凝视着她的表情,谭冰儿便心下难安。


        

“琉璃已除,干脆回魔境向魔君禀报。”


        

为自己寻了一个借口,谭冰儿转身去收拾细软,她没想到楚风会来得如此的快,大门被无情踹开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都跟着一起颤了。


        

她咬了咬牙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挤出一抹笑颜回头看向气势凌厉的人,藏在衣袍下的手紧了紧。


        

“夫君?”


        

谭冰儿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果然看到楚风脸上的表情僵住,望向她的眼神有些危险,她连忙改口,道:“楚公子,你没事吧?”


        

她走上前想要拉住楚风的手,被他不着痕迹的躲开。


        

他冷冷的盯着她,似是漫不经心的问着,“冰儿,本座心情烦躁,想听你当初为我唱的那首歌谣。”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他们之间的事情谭冰儿探听得差不多,但是具体琉璃给楚风唱了什么歌谣,她是不知道的。


        

“我嗓子不是很舒服。”她强装镇定的说道。


        

楚风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谭冰儿,她并不敢抬头与他对视,眼神闪烁,这是在心虚,她的模样没逃过他的眼,楚风勾了勾唇角,神情变得阴鸷可怖。


        

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紧紧的握住,疼得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