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楚风琉璃谭冰儿 > 第11章 握着厉渊的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琉璃看的却不是他,而是紧紧的握住厉渊的手,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厉渊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楚风只不过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


        

如果外面的人都像那个男人这般不讲道理,强取豪夺,琉璃可以理解厉渊为什么不肯让她出谷了。


        

外界真的很危险。


        

“楚风,你这样有意思吗?”厉渊的眼底涌出一股恨意。


        

他已经害了她一次,还要再来害她第二次?


        

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楚风不作回答,高高的扬起了手,围着山谷的几千名黑衣修者收到指示,一起运转灵力凝结了一个威力无比的阵法,只需上位者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发动攻势,届时,整个山谷将会夷为平地,里面的人,哪怕厉渊修为达到了元婴后期,也会受伤。


        

楚风目光锁定在琉璃身上,如果万宗门的人负隅顽抗,就别怪他心狠手辣,当然,发动攻击之时,他会好好护住琉璃。


        

僵持片刻,看在往日同门一场的份上,楚风不客气的下最后通牒,“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师尊肯跟我走,这里的人我不伤他们分毫。”


        

“楚风,你如今是要以势压人么!”万宗门里有人高声喊道。


        

开了头,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着,“别以为你势力强大了,所有人都得臣服你之下,我们万宗门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养不熟的白眼狼,欺师灭祖的狗东西,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们哪怕拼死至最后一人,也不会让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得逞。”


        

“万宗门誓死不屈!”


        

“万宗门誓死不屈!”


        

“……”


        

一个个骂的起劲,而被骂的人眼神淡淡的看着他们,情绪没有一点波动。


        

厉渊将琉璃护在身后,目光森冷的看向楚风,狠狠的揭开他极力想要掩藏的伤疤。


        

“楚风,你的师尊,十年前因为你的背叛,耗尽了所有灵力,魂魄早已消散。”


        

“当年,你丧心病狂的命人生生从她体内剖出混元珠,刀子一刀一刀刺入心脏,你知道那有多痛吗?”


        

“你宁肯相信一个惺惺作态,诡计多端的女人,都不相信细心养育教导你的师尊,是你,是你亲手断送了多年的师徒情谊。现在,你后悔了?想要赎罪,你问过别人答不答应?”


        

一字一句诛心的言语,仿佛一把利刃,再一次将他凌迟,楚风黑色的瞳孔流出一行血泪,他用只有他一个人听到的音量喃喃的说出三个字,“我知道。”


        

剜心之痛,他早就尝试过了,所以他才无比痛恨自己。


        

虽然他是因被情蛊控制,丧失了心智,做出了很多错事,但是错了就是错了,大错已经铸成,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所幸苍天怜悯,把师尊重新还给了他。


        

说什么,他都不会再放手。


        

在楚风心中,他对师尊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他偏执的想要留住她。


        

“我数三下,劝各位同门珍惜自己的性命。”


        

男人的模样不像是在开完笑,琉璃看着誓死护卫她的诸位同伴,最终于心不忍,松开了紧紧攥住厉渊的手,一步步走到楚风面前。


        

“小鱼儿!”厉渊伸手去拦,楚风一个响指弹向他,形成了一道屏障,以厉渊如今的能力,根本无法突破。


        

此时此刻,厉渊再一次痛恨自己的无能,他的师尊曾经说过,他天分不足,只能靠后期努力,正所谓勤能补拙,他苦苦修炼几百年,好不容易才达到元婴后期。


        

跟楚风这个才入门不到百余年就突破元婴到达化神的修界奇才完全没法比较,整个万宗门,也就琉璃能撑得起门面,保住了万宗门修界第一门派的称号。


        

可惜,因为楚风,一切都毁于一旦。


        

这个人,厉渊真的是恨之入骨。


        

琉璃决绝的道:“我跟你走,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我会回来的,好好保重,不要为我担心。”这句话是对身后万宗门的同伴说的。


        

楚风才不管这些,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舒心的笑容,大掌一捞,将人揽到身侧,带着琉璃御剑飞离山谷。


        

众黑衣修者见状,收了结印,转瞬间消失无踪,好像他们从没有来过一样,山谷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祥和。


        

然而,万宗门的人无不自责、痛苦。


        

堂堂修真界第一大宗门,虽说是曾经的,但他们合力都护不住一个琉璃,这么多年的苦修,都变得可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