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29.大儿子出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爸!妈!我回来了,你们快出来啊!”人都还没进门,老远在走廊上,黄婷婷就扯着嗓子喊道。


        

黄妈妈听见女儿的声音,赶紧开门:“你这妮子到底上哪儿野去了,怎么现在才……婷婷?!”话都没说话,看见黄婷婷之后,黄妈妈的声音直接变调。


        

“我的天呐,婷婷你咋变成这样了?!”


        

黄爸爸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怎么了?婷婷怎么……卧槽?!”


        

他是东北人,情绪激动的时候,总会忍不住爆粗口。


        

两个人将黄婷婷包围了起来,这里捏捏那里捏捏:“这、是我记忆出问题了,还是婷婷真的一天暴瘦?”


        

“婷婷之前看起来只有这么胖吗?”


        

“我觉得应该是我现在出现幻觉了,婷婷怎么会一下子瘦这么多呢?”


        

黄爸爸黄妈妈有点精神恍惚,摇摇晃晃的,竟然打算将黄婷婷就丢在这里,回家重新再开一次门。


        

当我发现世界不对劲的时候,那肯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黄婷婷哭笑不得,赶紧跟这两人进去。废了好一番功夫,才跟两人解释清楚。


        

黄江觉得这事儿跟听天书似的:“你上学的时候遇见了高人,她用珍贵药材调配药浴,你一泡就瘦了近二十斤?”


        

黄婷婷点头。


        

黄江沉默了一下,小声凑到媳妇吴云的身边:“媳妇儿,这事儿你怎么看?”


        

吴云同样小声:“这事儿听着玄乎,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传说中那种的高人……不就可以么?”


        

“你是说……?”


        

吴云点点头:“你稳着婷婷,我去给爸打个电话。”


        

黄婷婷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还在疯狂鼓吹和映萱:“爸,你相信我,这是真的!明天我们带着爷爷一起,去泡一个药浴好不好?爷爷的肥胖症能得到缓解的话,以后身体就会变好了!”


        

黄江一脸沉思:“这个得好好想想啊……”


        

黄婷婷撒娇:“去嘛去嘛,这是好事儿啊!”


        

黄江被摇的身体左摇右摆,就是没个准话。直到吴云过来:“好了,别折腾你爸了,明天我们跟你去看看。”


        

黄婷婷兴奋的大叫:“好诶!我去给映萱发个消息!”


        

黄江看向吴云,吴云点了点头:“爸同意了。”


        

——————


        

跟着何知洲忙活建厂选址的,还有编写药方的事情到很晚,以至于和映萱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有点灵魂出窍的感觉。


        

闻斯年有些心疼的看着和映萱:“你昨天没有休息好么?”


        

和映萱摆摆手:“因为一些事情,睡得晚了点。”


        

她之前让何知洲收集的药材,都是比较昂贵,药效很猛的,专为黄婷婷设计。如果要给其他不这么明显的人用的话,药量是必要的调整。


        

昨天晚上,为了给不同的人群调出最合适的剂量,凌晨三点才睡呢。


        

闻斯年有些失落。


        

如果萱萱刚刚说,她是为了建厂的事情而烦恼的话,他就可以顺势提出融资或者帮忙的事情了。那样两个人的关系就能更加紧密,只可惜萱萱没说呀。


        

没关系,总能找到机会。


        

闻斯年很快打起精神。


        

和映萱手中转着笔,想起来一件事情:“刚刚班主任是不是宣布了什么?”那会儿太困,班主任说什么她完全没听。


        

闻斯年的面色有一瞬间的古怪,偏过头,给和映萱解释:“班主任宣布,学校的一位优秀毕业生返校,一会儿在大会堂那边有一个讲座。”


        

和映萱立马就皱起了眉头:“能不能不去的?”


        

闻斯年脸上的表情更加古怪了:“你……还是去吧,我想,你去了不会后悔的。”


        

和映萱满脸茫然,闻斯年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将和映萱刻在了心里,闻斯年自然也对她如何跟那几个“对外称弟弟,对内叫儿子”的几个人的相遇,也了如指掌。


        

差不多,就是今天了。


        

可恶,这个重生的时间一点也不好。那几个人先后出现,分走了萱萱全部的注意力啊!他如果是重生的时间更早,能跟萱萱做青梅竹马就好了。


        

冲着闻斯年的话,和映萱下午还是跟着他一起去了大会堂。两人走在路上,给人一种黑白配的感觉。


        

看着路上兴奋不已的女学生,和映萱有些疑惑:“我看很多女生很兴奋,难不成对方很帅?”


        

闻斯年中肯的给出评价:“尚可。”


        

在他看来,也就一般般吧。


        

和映萱捏了捏下巴:“应该是很帅,不然这些女生哪会这么兴奋。”


        

“对了,这人叫什么名字?”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连人都不知道叫什么。


        

闻斯年缓缓吐出一个名字。


        

“秦棾。”


        

和映萱的表情僵住:“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