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40.兄弟见面,分外眼红(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巧不巧,秦凡才刚刚将秦棾和和映萱送到订好的私家饭馆门口,何知洲的车随后也就到了。


        

三人同一时间从车上下来了。


        

几乎是对视的第一眼,秦棾和何知洲的眼睛里面,就迸发出了强烈的杀气。


        

绝对不会错!


        

就是他!


        

跟我抢妈!


        

看见何知洲,和映萱还觉得挺巧的。正要给两人介绍一下,何知洲却直接从她面前走过。


        

“面部和善”的何知洲伸出手用力的握住了秦棾,眼神化为小何飞刀,一刀一刀的刮着秦棾的肉:“之前就听妈说了,这位想必就是大哥了吧?”


        

秦棾之前并没有防备,加之何知洲的行为太突兀,吃痛之下差点当场炸毛。勉强稳住,秦棾开始回击,他将灵力附着在手上,然后用力的回握。


        

“啊呀,没错,我就是你的大哥啊,想必你就是二弟了吧?”


        

何知洲暗骂卧槽!


        

这人吃什么长大的,怎么这么大力气!


        

他将另一只手也用上,干脆就没脸没皮了。


        

“好哥哥,能再见面真是太好了,我太高兴了啊!”最后一句话因为身体的用力,都带上了颤音。


        

秦棾倒吸一口凉气。


        

你他妈还用两只手的?!你作弊那我也不管了!


        

秦棾也用上了另外一只手。


        

两个人你用力来我用力去,额头的青筋都暴起了,就是不肯认输。


        

站在这门口“哥哥”来,“弟弟”去的,路过的人都以为这是失散十几年的兄弟终于相见了,所以才这么激动呢。


        

和映萱自带儿子滤镜,完全没觉得这场景有些许的狰狞。她欣慰的问旁边的秦凡:“这可真是兄友弟恭的美好场景啊。”


        

秦凡忍不住嘴角抽搐。


        

可别了,他都要不认识兄友弟恭什么样子了!


        

“好了好了,也别站在门口了。进去吃饭吧,我肚子已经饿扁了。”和映萱心满意足的带头往里面走,何知洲和秦棾对视一眼,同时追着和映萱走去。


        

“妈,你等等我!”何知洲。


        

“走慢点!”秦棾。


        

对视一眼,又是拳打脚踢。


        

那是我妈,你叫的那么起劲干什么!


        

三人落座的时候,和映萱奇怪的发现,何知洲两人比起进来的时候,气息都有点乱了。“就这么几步路你们就大喘气了?什么身体?”


        

何知洲跟秦棾有苦说不出,不能说是两人在后面打的太用力了所以喘不过气,只能默认了这种说法。


        

和映萱眉头紧皱:“之前你们怎么样我不管,今天起,锻炼身体给我提上日程。”


        

一个天元宗圣子,一个百年不出的玄学天才,怎么能这么废物?


        

感觉到和映萱是真的生气了,何知洲跟秦棾老老实实的点头答应了,和映萱这才满意。


        

“先点菜,吃点什么。”


        

和映萱叫来了服务员,让两个儿子点菜。


        

两个人心里都不服气,为了争当谁才是和映萱最贴心的的儿子,不约而同在点菜这件事情上面较起了劲儿。


        

何知洲:“妈妈最喜欢吃肉,先来一个辣椒炒肉、香干回锅肉吧。”


        

秦棾随后跟上:“母亲最喜欢吃有口味的东西,你们这里的糖醋里脊、蒜香扇贝、红烧排骨都来一份。”


        

和映萱欣慰点头,不错,两个儿子都很孝顺,还记得她喜欢吃什么。


        

她正准备说这些就够了,何知洲跟秦棾又继续开口了。


        

何知洲:“妈妈喜欢吃鱼,你们这里的酸菜鱼来一份。”


        

秦棾:“虽然喜欢吃鱼,但是不喜欢吃刺多的,这时候应该要点清蒸鳜鱼,这个没什么刺。”


        

何知洲恨恨的看了一眼秦棾,这是他想的不周到,略输一筹!


        

秦棾得意洋洋,整个人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何知洲翻过菜单,在上面看见了饮料:“饮料要选果汁,妈妈不喝气泡饮料,上一扎橙汁。”


        

气泡饮料什么的,秦棾的仙界没有这玩意儿。来到21世纪自己也没尝过,只能让出饮料的发言权。


        

他迅速翻页:“甜点上一笼奶油馒头,奶油多放一点,她喜欢吃甜。”


        

“再加一点……”


        

“还有这个……”


        

两个人这个说和映萱喜欢吃甜,那个说和映萱喜欢吃辣;你一言我一语,服务生的菜单页上面越记越多。


        

和映萱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欣慰,到僵硬,到面无表情。


        

最后,她做了决定。


        

今天,就把这两个儿子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