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83.没有人,能动我儿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源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一脸郁闷:“你谁啊?”


        

电话那头的人,全部的怒气瞬间凝固。紧接着,萧源听见的吼声更大,让他不得不将手机拿开一点:“萧源!你是不是又皮痒痒了!老子是王天海!你的教练!等你回来要不要老子给你加重训练,让你好好记住我啊!”


        

萧源掏了掏耳朵,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没那么大了,才重新凑进去:“想起来了,老王头。你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


        

“什么事儿?你还有脸问我!”王天海的声音怒气冲冲的,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粗气,听起来就如同在喘着粗气的愤怒的野牛,带着“哼哧哼哧”的声音。


        

“我让刘辉带你出去是为了什么?是让你挑学校!你倒好,在外面给我打架斗殴?!”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们体育中心最重要最看好的苗子,你走出去代表的是我们的脸面!遇见什么事儿不能跟我们说,非要动手解决?”


        

萧源听见这事儿,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王天海平静了一下:“网上爆出来一段你打人的视频,一起曝光的还有你运动员的身份。现在有很多记者来体育中心,要采访你。”


        

“你先别回来了,赶紧的去找刘辉,别再到处乱跑了。这事儿我们会解决,你要是再给我闹事情,我非抽死你!”


        

萧源听见这话很是不要脸的笑了:“抽死我?老王头你舍得?我可是你最好的苗子啊。”


        

“还是最能气我的苗子!带你这几年,你没哪天不气我的!时间再长点,我迟早秃头!”


        

“你秃头那是你熬夜不知道干什么坏事儿的原因,可别想让我被这个黑锅。”萧源想都没想开口道。


        

“行了行了,不管你在哪儿,去找刘辉,先别回来了。”


        

王天海说到这里就挂断了电话,萧源看了一会儿,无所谓的将手机收到口袋里面去。


        

转过头立马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妈!你怎么走路都没个声儿的?!”


        

萧源心惊肉跳的,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映萱走到了萧源的身后。


        

应该每一个孩子童年的时候,都有过那种感觉。


        

你在偷偷做坏事,以为没被发现。可是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妈妈早就站在那里,暗中观察。


        

和映萱挑了挑眉,颇有些嫌弃:“真是越长大胆子越小……刚刚电话是怎么回事?罗明找你麻烦了?”


        

萧源觉得这就是小事情:“没事儿,会有人去解决的。”


        

他说着就往前面走,推着和映萱的肩膀:“事情都整完了我们就赶紧回去吧,走了走了,我想吃东西了。”


        

和映萱跟着跳了两步,就不再动了:“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她的声音中已然带了些冷意。


        

萧源知道和映萱是真的生气了,不由有些讪讪的站在了原地:“其实真的是小事嘛,妈你不用费心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就是那垃圾把我揍他的监控视频上传到网上了,现在有人闹事儿。”


        

“我现在不是在体育中心嘛,有急着去体育中心闹事,想找到我。”


        

这种事情,萧源其实完全没放在心上。


        

他不是完全没有参加过比赛的人,不是完全没有曝光度的人,只是对体育运动不感兴趣的人不认识他罢了。


        

他在体育中心出名之后,多的是人打听。也有那些喜欢挖人黑料的记者死追着他不放,但是都被体育中心给解决了。


        

这次,也不会是什么问题。


        

“视频的话,应该是这个吧。”何知洲拿着手机突然走过来。


        

和映萱单脚站立着,接过手机,看见了一条报道。


        

【某新星运动员在某高中公然殴打学生,这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标准的为了吸睛而打造的标题,底下是罗明被萧源痛揍的视频。


        

——只是前面,罗明抓着和映萱的手不放的那一段被减掉了。


        

和映萱目光微敛,收起了手机。


        

“走吧,去找罗明。”


        

萧源挠了挠头:“不用了吧?妈你都这样了,好好回家休息吧。体育中心那边会处理的。”


        

和映萱瞥了他一眼。


        

“他们处理归他们的。”


        

“我的归我的。”


        

“我也得让人知道,没人,能动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