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101.东西,我的,别随便乱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厂房里面还是相当热闹的。


        

成百上千块的石头,被划分成一片又一片的区域。有点儿类似于路边摊,每一个摊位面前都有人守着。


        

闻斯年充当起了导游:“这个玉石大会分为几个区域。这一片是毛料区,那边是拍卖区,那边是解石区。”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大家都会在毛料区这一片自由活动,挑选心怡的毛料。这些毛料来自各个矿口,有好有坏,能不能开除翡翠,全靠运气。”


        

“下午四点的时候会开始拍卖会,拍卖的都是已经完全掏出来的翡翠,体积有大有小,有新翡翠也有早就打磨好的老翡翠。”


        

“那边解石区的话,就是这边挑好了毛料,可以拿到那边去开。开出来的翡翠成色要是不错,又有意出售的话,可以直接送到一会儿的拍卖会上。”


        

和映萱挑了挑眉,眼中来了点兴趣:“嚯,这不就是一条龙服务么。”


        

她四处看了看,凭借着自己的直觉选中了一个摊位:“我们去那儿看看。”


        

和映萱带着闻斯年在一个摊位面前停下,摊主是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抖着腿,撵着嘴巴上面两瓣胡须转来转去,不亦乐乎呢。


        

“这石头都怎么卖的?”


        

“五千块一斤,不二价。”揪着胡子,摊主老神在在的伸出另一只手,比了个“五”。


        

和映萱对这个价格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蹲下,然后轻轻的用手从这些毛料上面一一扫过。


        

她这一出手,摊主眼中就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看这模样,就知道是外行了。


        

这外行人呐,就是喜欢做梦。看几本书,就觉得自己是那什么赌神了。能随随便便从毛料里面挑出有翡翠的,然后一朝飞天致富。


        

不过鄙夷归鄙夷,送上来耳朵钱,为什么不赚?


        

和映萱没有放出灵气去探索,而是单纯的凭手感和直觉。


        

灵气一旦放出,要察觉这里面有没有翡翠,那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赌,玩的就是未知。


        

一开始就知道了结果,那还有什么乐趣?


        

于是路过的人,就看见某一个摊子面前,蹲着一男一女、看起来还是高中生模样的两人。


        

男孩儿安静的蹲着,而女孩儿则是一块毛料一块毛料的摸过去,嘴里念念有词。


        

“这个太大了。”


        

“这个太小了。”


        

“这个都变形了。”


        

“这个太胖了。”


        

“这个营养不良啊。”


        

相较于旁边的那些拿着放大镜,一平方毫米一平方毫米在看的人,和映萱这完全就是“扫荡”。


        

手在每一块石头上面停留的时间甚至都不超过三秒钟,就直接下判定。


        

你听听,“胖”、“营养不良”,这是一般人会用来形容石头的词么?


        

摊主被和映萱闹得头疼,甚至因为无语凝噎而不小心扯掉了自己一根胡子:“你到底买不买啊,不买赶紧走,在这儿嘀嘀咕咕闹得我头疼。还有啊,别摸了,我石头都被你摸脱皮了。”


        

这简直就是在放屁。


        

你家石头能被摸脱皮的呢?


        

别是个石头怪吧。


        

不过和映萱手速快,石头已经摸了个遍。


        

她凭借着自己的直觉,乐颠颠儿的挑中了一个鸡蛋形状的。


        

“就这个,这个手感最光滑,还有弹性。”


        

有人路过听见这句话,顿时就笑喷了。


        

你当你是去青楼找姑娘呢?还手感光滑有弹性。


        

摊主见能成一单生意,脸色没之前那么难看了。


        

他将毛料抱起来,上称称了一下重量:“两斤多一点儿,就算你两斤吧,一万块。”


        

和映萱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摸出来两张卡,然后递过去。


        

“一张卡刷五千。”


        

盯着老板“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和映萱巍然不动。


        

这两张卡分别是何知洲和秦棾的。


        

要是让他们知道她用了其中一个人的卡,而不用另一个人的卡,肯定会争起来。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为什么你用他的卡不用我的卡?”


        

“是不是看不起我挣的钱?”


        

“爱会消失对么?我不是你最爱的孩子了对么?”


        

一想到那种场景,和映萱就头皮发麻。


        

演变成修罗场,还不如早一点将苗头掐死在摇篮里面。


        

还好老三现在还是小穷鬼一个,不用刷三张卡。


        

不然这一万怎么分呢。


        

和映萱带着些甜蜜的烦恼想:儿子太多太会挣钱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样每天都得为今天要花哪个儿子的钱而烦恼。


        

在老板准备刷卡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等一下。”


        

众人抬起头看过去,就看见娉婷立在身后的白裙少女。


        

说是少女应该不至于,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只是化妆刻意化嫩了一些。


        

她袅娜着身子往这边走,先是冲着闻斯年和和映萱点头问好,然后看向摊主:“这块毛料,可以让我看看么?”


        

和映萱目光瞬间变冷。


        

想抢东西?


        

“这毛料……”我们已经定了。


        

和映萱的话还没说完,原本老神在在的摊主却突然从座位上弹跳起来,精神无比,还满脸讨好。


        

他将毛料从称上面拿起来,放在了一块干净的布上面。


        

还找了块毛巾擦干净,又拿了个放大镜:“白小姐,您请看。”


        

这位白小姐温温柔柔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打算上前仔细看看。


        

只是还没来得及看,就突然眼前一黑。


        

“这毛料,我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卡都给出去了,那就是我的了。想看我的东西,是不是也得经过我同意?”


        

白姓女子隐约闻到了一些古怪的味道,赶紧将自己头上的什么东西取下来,发现是脏毛巾。


        

老板惊怒:“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知道白小姐是谁么!怎么能做这么失礼的事情!”


        

他生气,和映萱的表情却更可怕。


        

她轻轻的抬起脚,然后踩在了那块毛料上。


        

“人,是谁,我不管。”


        

“我只管这东西,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