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115.春带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了和映萱的话,简湛才冷静下来。


        

他仔细的将切下来偏小一点的那块毛料抱起来,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了里面的特别之处。


        

“这里有一道缝隙?还有粘合过的痕迹……这是一块假毛料?”


        

若说刚刚只是失望,这会儿简湛的脸上简直就是绝望了。


        

赌石行业里面,有几种特殊的造假手段。


        

其中一种,就是将已经明明白白赌垮的毛料,重新粘合在一起。然后用特殊的技术,在粘合的毛料外面,再包裹一些表现比较好的碎石。


        

只要手段技术到位,能骗过很大一部分外行人。如果看的不仔细,就连内行人也会被骗过。


        

以前就发生过一件事情。


        

一个外行人想要靠赌石致富,买了很大批毛料,结果就是用了特殊手段造假的假毛料。因为这件事情,那人直接破产,之后被追债的人逼得受不了,跳楼自杀了。


        

想到这件事情,简湛整个人的身体都摇晃了一下。


        

怎么会呢?爷爷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保下来的毛料,开出来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啪!”


        

简湛迷迷糊糊的,猝不及防后脑勺一痛,整个人趔趄的往前倒了两步。


        

“我真是纳了闷了,你脖子上那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个摆设。别人造假,那是把毛料往好了造,这样才能卖出去。”


        

“你见过谁家造假,是往必定会赌垮的外表造的?”


        

诶?


        

简湛一愣。


        

好像是这样喔。


        

大脑终于能正常思考,简湛才弄清楚其中的关系。


        

一般造假,为了能够卖出毛料,获得高昂的利润,都是把所有能出绿的特征粘合在一起。


        

简湛这块毛料,也有不少人看过。甚至他自己也专门找了人看,给出的结果都是——没有可赌性。


        

没看出来哪里有出绿的可能。


        

那这样的话,造假的意义何在?


        

脑中电花闪过,简湛的脑海中划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传说在早期的时候,有一个人获得了一副唐伯虎真迹。他每天随身携带,一个人的时候要拿出来反复欣赏。不过很不幸的是,他有一天出了些意外,马上就要魂归西天。”


        

“他不怕死,最怕的是这副唐伯虎真迹要如何处理。他没有其他亲人,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嗜赌成性,一个嗜酒成性,都不是能交托的人。”


        

“为此,他精心钻研,找到了一种保护画的好办法。”


        

“先找来跟画纸差不多的宣纸造旧,然后贴在唐伯虎真迹上。紧接着,再自己临摹了一副。”


        

“他死后,两个儿子只当是他临摹的唐伯虎画卷,随手就卖了几十个铜板换酒喝。没人知道,那里面藏着真迹。”


        

“上个世纪一位大商人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这幅画,送给儿子当礼物。商人的儿子在收拾画卷的时候不慎刮花,想要找人修复的时候,才发现这里面还藏着一幅画。”


        

“因此,唐伯虎的真迹,终于现世。”


        

商睢臣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只是这明明是一个离奇又剧情跌宕起伏的故事,从他嘴里念出来,就跟和尚念经似的无趣。


        

和映萱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你知道的还真多啊。”


        

她清了清嗓子:“你这块毛料外面也被人造假过,里面的表现其实还是很好的。刚刚那一刀,是将假外壳切掉。而现在这一刀,才是动真格的。”


        

看见和映萱的手放在了解石机器上,简湛瞬间紧张。


        

“等会儿你给我点时间缓一下,我……”


        

“咔嚓!”


        

说时迟那时快,简湛话还没说完,和映萱就“咔嚓”一刀下去了。


        

对上简湛呆滞的双眼,和映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手快了。”


        

简湛咽了口口水,也顾不上跟和映萱计较。


        

老规矩将石头擦干净,这一次,切开的那一个创面,露出了不一样的颜色。


        

简湛看了一眼,又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


        

“这、这……”


        

“这是春带彩?!”


        

这话一出,全场肃静。


        

然后掀起了轰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