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155.吃醋的孩子们,商睢臣登堂入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受到旁边两个儿子投来的异样的目光,和映萱也意识到,自己有点急切了。


        

她干咳两声:“咳咳,都看着我干什么。”


        

何知洲无比的委屈:“不就是利润分红么?那我大哥之前提出要给你钱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这么开心?”


        

和映萱一把勾住何知洲的脖子,小声的说:“这两个情况不一样啊。你给我,那也还是我们家的钱,只是换了一个人的口袋,总资产没变;别人给我,那是别人家的钱来了我们家,总资产会增加的。”


        

“是不是笨?”


        

何知洲迟疑了一下。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这样想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面无表情装作没听见其实全部听见了的商睢臣:……


        

好像没有之前那么高兴了。


        

和映萱安抚好了儿子之后,转过头看着商睢臣。脸上是得体不失礼的笑容,丝毫不显得尴尬。


        

“虽然我很高兴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不过我还是想要问一句。”


        

“商先生对我这么信任?无论是否有翡翠矿都不需要我负担损失……如果失败了,那可是很大一笔财产。”


        

商睢臣不无自信道:“不缺钱。”


        

嘶——


        

听听。


        

多么壕无人性的发言啊。


        

和映萱感慨了一声。


        

虽说无论什么合作,做甲方爸爸指点江山都是最快乐的。但是如果是碰见一个不差钱甲方爸爸,偶尔当一当乙方也不错。


        

虽说一开始贸然答应是有点冲动,不过仔细想一下,也没什么坏处。


        

赌石确实赚钱,但是她不能总是上学的事情请假去赌石吧。而且成功率太高了,肯定也会被一些有心人盯上。


        

想要弄一份高额、而且十分稳定的收入,跟商睢臣合作开矿倒是挺好。


        

虽说也没那个必要,不过和映萱还真挺想弄点钱,给四个儿子一人准备一套婚房。


        

儿子们都有钱买房没关系啊,这也是做母亲的一点心意嘛。


        

——以上是来自最近带入“慈母”身份过度的和映萱发言。


        

在场的三个男人可不知道和映萱心中在想些什么,商睢臣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切入口找的不错。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约一下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吧,我好把已经挑中的几个地方资料给你看一看。”商睢臣一脸的正经,却很是心机的提出了下一次见面。


        

这些天他想了一下,对和映萱的感觉虽然还没上升到一见钟情,但是确实对她的感觉跟对别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既然是这样,那就多接触几次,确定一下到底是什么感觉。


        

人还太小没关系,没多久也要成年了,是一个具有承担责任和能力的成年人了。


        

合适的话,也许可以进一步发展。


        

和映萱不知道商睢臣脑子里面已经想到了那么远的事情,只是随意的点头:“回湘市之后再联系吧。”


        

商睢臣感受周围的目光越来越刺眼,很识相的提出离开。


        

和映萱看着他走了,挠了挠头发,转过头问两个儿子:“他刚刚不是说要一起吃饭?”


        

何知洲一口气差点儿没喘上来。


        

娘诶!


        

你就没看出来这人是找的借口,为的就是用别的事情跟你约见面吗!


        

你真当人家是要吃饭呢?你也不看咱这空盘子还剩了什么。


        

和映萱打包了点儿吃的:“你们带上去,一会儿阿尔法醒来了,就让他吃了。”


        

何知洲点点头。


        

“妈,你这边什么时候回去?”秦棾突然开口问。


        

“明天吧,跟学校的车一起。”


        

“我联系一下老师,你明天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和映萱想了一下:“也行,我自己来说吧。”


        

何知洲眼睛一亮:“那回去之后去公司看看,妈你还没看过公司呢!”


        

拍了拍何知洲的头,和映萱笑眯眯道:“行,回去看看我们家小二这些天工作做的怎么样,要是做的好,妈有奖励。”


        

这话让秦棾也来了兴趣。


        

他抿了抿唇:“就他有奖励?”


        

和映萱当没察觉秦棾的渴望,坏心的点头:“是啊,就我们家小二有。毕竟这些天累着了嘛。”


        

“哼。”


        

秦棾冷哼一声。


        

他也在公司做了很多事情呢,也累了,怎么都没奖励!


        

果然,孩子争风吃醋抢妈这事儿,不分年龄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