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160.黄婷婷的家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映萱等人回到湘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反正第二天就是周末,带队老师做主,所有前来参赛的选手,都可以直接回家。


        

和映萱给黄婷婷发了一条消息,通知了一下,然后就决定在校门口等一下她。


        

“这里就是妈妈上学的学校么?”阿尔法揉了揉眼睛。


        

本来只是一座普通的学校,如今戴上滤镜去看之后,瞬间觉得不一样了。


        

“妈妈的学校好大,是全世界最大的;还有这里的草真绿,墙漆真白。”


        

阿尔法努力的用自己贫瘠的词汇来夸赞云盛。


        

没办法,本来他的技术点就都点在了科技树上面,想要找出什么显得非常优雅高智商的形容词,那是有点为难了。


        

“我也要来读!”


        

和映萱哭笑不得:“这是高中,你的年龄只能上初中,怎么读云盛?”


        

阿尔法相当的理直气壮:“年龄不够这不是问题,我的智商够就可以了。”


        

和映萱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


        

阿尔法说这话,也就是一时兴起。


        

母子两个人这么久没见面了,孩子黏妈妈是正常的。


        

等这一阵激动的心情过去了之后,阿尔法自己就不会再提这件事情了。虽然人还很小,但是阿尔法的思想很是很成熟的。


        

比老三萧源更像是一个哥哥,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阿尔法的理念,是不断的研究科技、推动科技,发明出各种各样新奇的玩意。


        

云盛虽然师资力量强大,但是也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为阿尔法量身打造一个合适的实验室的地步。


        

秦棾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提出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回去。


        

“晚上我过来何知洲这边。”


        

和映萱点了点头,看着秦棾眉头紧皱,不免也有一点点的担心:“公司的事情很难处理么?”


        

秦棾轻蔑的笑了一下:“有的人不自量力想要夺权而已,也好解决。”


        

“能解决就行。”


        

“要是解决不了,就来找妈。妈什么时候都能是你们的后盾。”


        

“咱们家的传统一贯是打了小的就来大的,知道么?”


        

和映萱眼中笑意盈盈,就那么看着秦棾。


        

秦棾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黄婷婷并没有让和映萱等人等太久,或者说她收到消息之后,直接就迫不及待的跟老师请假,然后奔了出来。


        

“映萱!我好想你啊!”


        

黄婷婷冲过来之后,就直接一把抱住了和映萱。还想再多说几句的时候,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推着自己的腿,将她们两个人分开。


        

她一脸懵逼的低头,然后看见了脸色不虞的阿尔法。


        

“这、这是谁啊?”


        

阿尔法骄傲的挺起胸脯,正要说“我是妈妈最爱的孩子”,就被和映萱一把捂住了嘴。


        

“()……*&()&()???”


        

“这是我弟弟,他家里没人了,就来投奔我。”


        

黄婷婷结巴的应道:“是、是么?”


        

和映萱非常肯定的回应:“是。”


        

“不说这个了,你家里人已经过来了么?”


        

黄婷婷摇头:“还没呢,我是收到了你的消息之后,直接就跟老师请假出来了。爸爸妈妈他们带着爷爷过来,还需要时间呢。”


        

和映萱:“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


        

黄婷婷看着和映萱淡然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要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倾诉出来的感觉。


        

“映萱,其实我们家本来应该在前几天就过来的,可是中间出了点意外。”


        

和映萱早猜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没想到黄婷婷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她轻轻的问:“出什么事了?”


        

“我爷爷除了我爸爸,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大伯。”


        

“我大伯特别喜欢赌博,年轻的时候就经常跟一切狐朋狗友的去赌钱。我爷爷一气之下,就将我大伯赶出了家门。”


        

黄婷婷坐在树荫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将过去发生的事情说出来。


        

“听我爸说,我大伯离开家已经有将近十年了。可是前一段时间,他们回来了。”


        

“你应该也知道,爷爷辈这样上了年纪的人,对于曾经犯过错的儿子总是会宽容一些。所以大伯回来,跪在爷爷面前认错之后,爷爷就心软,让大伯住在了老宅里面。”


        

“如果我大伯是真心悔改,那倒也是没什么;可是事实上,大伯回来,只是为了爷爷的遗嘱。”


        

“他认定爷爷这么大年纪,又有这样价值不菲的公司,肯定是立了遗嘱的。”


        

“大伯回来只为了两件事情:一是找到遗嘱,然后毁掉;二是将爷爷这些年所有值钱的古玩字画,全部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