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187.秦棾出事,受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所有人都忙了起来。


        

吴勇和陈敏负责跟村长对接,去商量签订合同的事情。也不知道商睢臣的能量有多大,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也能找到律师,还是中午就到了。


        

村民们没有读过什么书,这位律师将合同上的东西掰开了揉碎了告诉所有的村民。是的,所有的村民。


        

这是事关整个村子的大事,每一个人都应该知道,也都应该参与——这是商睢臣的原话。


        

这边给村民们上着普法课,另一边汪鸢所在的勘测小队正拿出自己带来的工具,在对地形进行勘测。


        

山中的地形一向是很复杂的,地质层有坚固的也有比较脆弱的。


        

他们要找的是最容易突破的点,这样能够加快开采的进度。


        

原本最忙的是和映萱和商睢臣,现在最闲的反而也是他们两个。


        

商睢臣比和映萱多一点事,一直在打电话联系公司那边的人,和映萱反倒是无所事事了。


        

她这里转一下,那里看一下,整个一无业游民的模样。


        

手机是在这时候响起来的,和映萱看了一眼,发现是何知洲的电话。


        

老二怎么会在这时候打电话?


        

和映萱看了一眼勘测队伍,走到一旁去接电话:“洲洲?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何知洲声音有些不对,有一些强自镇定,还有一些不知所措。


        

“我、妈,这边出事了。我……”


        

和映萱心中一紧:“出什么事了?”


        

“大哥受伤了,现在一直醒不过来。”


        

这怎么可能?


        

“老大他是个修真者,怎么可能会受伤?!”和映萱难以置信的说出这句话。


        

秦棾是修真者,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也一直在抓紧时间修炼。因为穿越过来的时间更早,他的修为比和映萱更高,是金丹期。


        

怎么可能会被人伤到?


        

何知洲说话的时候有一些艰难:“今天他去公司,中间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手中拿着匕首,直直的对着大哥。大哥本来轻易就能躲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力,就那么被刺中了。”


        

“那人已经被我抓到了,大哥现在在医院抢救。”


        

和映萱手中的力气猛然变大,手机甚至都出现了裂痕。要不是理智还在,手机直接就要碎了。


        

但是即便如此,手机也用不了了。


        

商睢臣在这时候走来:“出什么事了么?”


        

和映萱微微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伸出手:“借我用一下你的手机。”


        

商睢臣愣了一下,还是将手机递给了和映萱。


        

和映萱走,拨通了何知洲的电话。


        

“妈?”


        

“让阿尔法联系守在他身边的那些人,跟你们一起去医院。问一问源源那边情况怎么样,让他不要离开体育馆。”


        

“我现在就回来。”


        

“那个人,留着给我。”


        

和映萱说完之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也不需要何知洲的回答。


        

她转过身,将手机放在商睢臣的怀中,大阔步就要下山。


        

商睢臣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赶紧追上去。他也不问出了什么事,只是说:“我现在能帮你点什么?”


        

和映萱看着他的眼睛:“我现在要回湘市,最快的速度。”


        

商睢臣点头,沉声道:“我来安排。”


        

————————————


        

湘市的医院内


        

阿尔法有些紧张的看着何知洲:“二、二哥,妈咪怎么说?”


        

他在科研一方面成就卓越,但是也不过就是个孩子。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出现这种事情。


        

无论是在之前的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年龄都算不得大,慌乱也是正常。


        

何知洲安慰的揉了揉这个最小的弟弟的头:“妈很快就会回来,他让你联系守在你身边的人,进医院保护你。”


        

“我给老三打个电话。”


        

萧源正好训练休息,接电话的时候还大喘着气:“真是稀奇了,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何知洲听他那边的声音就知道没出什么事,这边够乱了,就不用多一个人添乱了:“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呕——何老二你疯了吧?!说这么肉麻的话?你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你这样我慌得很啊!”


        

萧源震惊,大喊大叫了一通,转而又觉得不对。


        

“何老二,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要是被绑架了,就咳嗽两声,我马上来救你。”


        

何知洲:“……跑你的步去吧。”


        

他挂断了电话。


        

和映萱交代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除了等待,也没什么事好做的了。


        

何知洲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心中不断的浮现出秦棾晕倒之前说的话。


        

“那一瞬间,有什么操控了我的身体,剥夺了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