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223.浴室尴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彼时,商睢臣正在淋浴。


        

过高的热水让整个浴室都水雾缭绕的,他微微仰着头,水珠顺着下巴,划过喉结,流过胸膛,经过几块腹肌,最后消失在神秘区域。


        

当听见窗户传来声响的时候,他眼神一凛,迅速抽出浴巾围在自己的腰部,让转过头出拳准备攻击的时候,就看见了和映萱。


        

他急忙停手,和映萱却还是感觉到了一阵拳风顺着自己的脸擦过。


        

怎么说呢,场面就很尴尬。


        

一个衣衫不整、就围着一条浴巾。


        

另一个还只进来半边身体,另外一条腿还在窗户外面。


        

思来想去,面对这种尴尬的场景,她最好的应对方法是……


        

微笑,然后微笑加大。


        

“好巧啊,我出来散步,没想到散到你浴室来了。”


        

商睢臣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是他听过的最有意思的借口了。


        

“那、是挺巧的。”


        

“啊啊啊!主人主人是主人啊~”白橦扑了过去,因为激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因为契鬼贴近了主人,契约力量加大,她的力量也加大。


        

于是商睢臣就看见浴室里面凭空又冒出来一个女人,情绪激动的抱住了和映萱。


        

商睢臣:“???”


        

墨橦本来还控制好自己了的,结果看见妹妹抢先一步,也失去了理智。


        

“我也很想主人,白橦你给我撒开你的手!”


        

看着浴室又多出来一个女人的商睢臣:“???”


        

面对商睢臣茫然的眼神,和映萱无比沉痛的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可能带着些许的恐怖和搞笑和灵异。”


        

“你能接受么?”


        

商睢臣沉默了一下,默默的走出了浴室:“我先穿衣服吧。”


        

——————————————


        

收拾了一下,和映萱等两人两鬼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商睢臣的房间过于私密,和映萱总觉得呆在里面会有一些不太自在的感觉。


        

商睢臣的头发还有一些湿漉漉的,水顺着发根流入脖子带来冰凉的感觉,他却没怎么在意。


        

“……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和映萱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她并没有说白橦墨橦是从其他世界来的,只说这两只是从小就养大的契鬼。之前跟人斗法的时候契约变弱,两只契鬼被人打飞出去。


        

因为迷路久久没能找回来,她只能主动出马。结果也没来得及先看看情况,就闯进了商睢臣的浴室。


        

“所以这其实是个误会。”和映萱想为自己的名声再澄清一下。“我没有闯进别人浴室偷看别人洗澡的习惯。”


        

白橦&墨橦:我们有啊。


        

和映萱看了一眼两鬼姐妹,又补充了一句:“契鬼的举动也不能代表是主人的举动。”


        

只是商睢臣好像没有捕捉到重点:“你之前跟人斗法?对方是谁?你有没有受伤?”


        

和映萱愣了一下,目光柔和了几分:“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我没受伤。”、


        

“你看我前一段时间爬山的时候,可是动作最快的一个。”


        

商睢臣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又皱了皱眉:“你、你下次课不要这么莽撞了。这一次是我的浴室,下一次可能就是别人的浴室了。”


        

一想到和映萱可能会看见其他男人光裸的模样,商睢臣心里就像是赌了一口气一样的不舒服。


        

和映萱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也不是,只是我当时看着是你的屋子,担心你就没想那么多。”


        

“而且我其实也没看见什么的,浴巾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商睢臣沉声问道:“那你想看见什么?”


        

和映萱:“……”这个问题好像有点越描越黑,掰扯不清了。


        

气氛已经变得很尴尬了,然而墨橦和白橦两鬼还有点没眼色。


        

“没事的,主人,我们都看见了,看的清清楚楚呢。”


        

“我们这就把影像传给你!”


        

和映萱什么都还没来的及说,脑海里猛地就多了“美男出浴图”。


        

这一次,商睢臣可真就是全裸了。


        

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大概猜到了的商睢臣:“……”


        

白橦还很是兴奋的问:“主人,怎么样?是不是很棒?你看得清么?”


        

呵呵,不能再清楚了。


        

和映萱深深的吸了口气,蹭的站起来。


        

坐不下去了。


        

心里边儿那团火蹭蹭蹭的上来了。


        

和映萱几乎是笑的扭曲的,连商睢臣的心里面都有一些发憷:“今天不是合适的时候,改明我来给你道歉。”


        

“今天要回去收拾一下不太听话的‘小孩’,就先回去了,你早点睡。”


        

和映萱带着杀气的离开了,商睢臣有些犹豫,却没敢开口。


        

总觉得……会发生什么比较血腥的事情。


        

不过她真的看到了啊……


        

商睢臣低头,也不知道看见的什么样。


        

发挥的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