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224.金刚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知洲左等右等也都没等到人,都想着是不是也出去找找人的时候,和映萱回来了。


        

他一眼就看见了跟在和映萱身后的两个女鬼,顿时感觉心肝一疼。


        

白橦墨橦倒是很开心,看见何知洲均是眼睛一亮:“小主人!”


        

和映萱的声音幽幽响起:“我让你们说话了么?”


        

白橦和墨橦立马闭嘴了。


        

何知洲见势不妙,什么话也不说了。


        

和映萱将两姐妹带进去,看见客厅的金光之后,直接将两鬼丢了进去。


        

白橦和墨橦摔了一跤,也没脾气。


        

“主人,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嘛,我们不是故意捣乱的。”


        

“也不是故意看人洗澡的。”


        

“我们找了您好几天也没找到人,就想着找人吓一下他,让他帮我们找。”


        

“那个人看起来很帅,我们才找上去的,没想到会是您朋友嘛。”


        

“如果您朋友生气我们偷看他洗澡,我们可以道歉的。”


        

“您也看了,其实身材真的很好,您不用生气的。”


        

何知洲:“???”


        

这信息量有点大了吧?


        

“你们偷看男人洗澡,还带着妈一起看?!”何知洲几乎是咬牙切齿道。“看了谁!”


        

白橦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手:“叫商睢臣!”


        

何知洲顿时感觉晴天一道霹雳。


        

那可是商睢臣!本来就对妈图谋不轨的,如今妈看了他洗澡,心里面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呵呵,你们就该被收拾。”


        

和映萱让何知洲挪过来一张椅子,冷着脸坐在上面:“今天的事情错哪儿了,明白么。”


        

白橦和墨橦对视一眼,有些迟疑的说道:“不该偷看您朋友洗澡?”


        

“你别说得好像不是我朋友你们就能看了!”和映萱拔高了声音。“你们这段时间听能耐的啊,都给自己整上新闻了。”


        

“‘湘市频繁传来双胞胎女鬼的传闻,这到底是是真是假?’、‘半夜让我们找头的女鬼,是否是在诉说着自己的冤屈’……我当初是这么教育你们的?给你们成为契鬼的机会,就是让你们留在人间装神弄鬼吓人的?”


        

和映萱的目光从两鬼的身上扫过,语气意味不明:“是不是要解除契约,送你们去投胎你们才开心?”


        

原本还没什么反应的白橦和墨橦顿时就急了:“不投胎,我们不要投胎!”


        

“投胎还是要做人,那又要经历生老病死之苦,说不定还会遇见负心汉、狗男人,我们不想要这样!”


        

两姐妹花,是死了几百年的女鬼。


        

她们出生在一个小镇上,从小就貌美,家里面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却也能保证温饱。两人从小就待在家里,从没有出过门。


        

那一年她们两个人去寺庙上香,途中遇见了一个书生。就像是话本里面说的那样,她们对书生一见钟情了。


        

书生喜欢的是活泼可爱的妹妹,姐姐便隐藏了自己的心意。


        

很快妹妹嫁给了书生,在她们家族的帮助下,书生进京赶考,成功的考取功名。


        

本以为等来的会是迎接妹妹进京,然后请封。


        

可谁知道书生回来之后,想办法一杯毒酒毒死了妹妹。


        

姐姐不小心撞破,本想杀了书生,却得到了书生的表白。


        

说什么其实他喜欢的是姐姐,只是当时见妹妹在家里更加得宠,所以才选择了妹妹。


        

如今金榜题名了,不用再掩饰自己的心意了。


        

姐姐当时就觉得自己和妹妹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一个这样的男人。她想要给妹妹报仇,却不小心被书生推到,摔死在了井里。


        

书生见自己杀人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妹妹也推下去了。


        

两姐妹就这么死在了家中,连后面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她们怨气极深,之后变成了厉鬼,终日被困在了井里。


        

每到夜晚,一个就出去问别人“你要跟我换脸吗”、另一个就问“你找到了我的头吗”。


        

这样的日子浑浑噩噩的过了很久,直到遇见了和映萱。


        

两姐妹按照惯例问问题,然后就被和映萱摁着暴打了一顿。


        

两人虽吓唬人却没伤过人,和映萱本来打算送她们去投胎。可是两姐妹死活不愿意。


        

“投胎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再被人骗一次。”


        

“大人要是不嫌弃,我们姐妹两就跟您了。”


        

白橦和墨橦是和映萱给她们取的名字,原来的,她们早就忘记了。


        

既然已经做了契鬼,认了主子,那以前的事情,也就与她们无关了。只是对投胎这件事情的抵触,是无法更改的。


        

和映萱也不是真的要送两人去投胎:“行,不投胎也行。”


        

“听金刚经吧。”


        

和映萱一巴掌拍在地面,灵气涌动,地面散发出金光。


        

一个金色的光圈出现在两姐妹的周围,下一秒,她们听见了悲天悯人的《金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