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225.和扒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厅内,和映萱rua着兔子,何知洲坐在旁边玩电脑。


        

一旁,墨橦和白橦双目无神的坐在地上,两个人神情呆滞。


        

在普通人听不见的世界里,大厅内回响着《金刚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


        

“主人主人,你别放了,我们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白橦实在是受不了了,几乎是哀求着对和映萱开口。


        

和映萱轻轻的抚摸着进宝的毛,过了很久才开口:“错哪儿了?”


        

“我们不该不顾我们身上的阴气,就靠近人类。我们离主人太远,又久久没有主人的鲜血供养,身上的阴气会对普通人造成很大的威胁。”


        

墨橦也过来,她也有些扛不住了:“我们也不该在人类中造成巨大的恐慌,应该小心翼翼的行事。”


        

和映萱听到这里才转过头。


        

她看着两姐妹,因为忍受不了《金刚经》的折磨,眼眶都泛起了红色。


        

两鬼一个是活泼可爱的模样、一个是明媚大气。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会儿都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是个人看了都有些心软。


        

——然而和映萱从不做人的。


        

借着这个机会,她好好的给两人立规矩。


        

“你们不是傻子,自然也应该知道,这不是原来的世界了。你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在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情况?”


        

“也许我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你们。”


        

“又或者我能看见你们,可是力量非常的微弱。在你们暴露自己的存在,找来了术士的时候,我无法保住你们。”


        

“这些你们想过么?”


        

和映萱的声音无比的冰冷。


        

墨橦和白橦都低下了头:“……没有想过。”


        

“带你们两个回去的第一天我就说过:永远不要再去吓人。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们对付不了的存在,也有那么极少一部分是我对付不了的存在。”


        

“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惹事,总有一天我护不住你们。”


        

“我会愿意让你们做我的契鬼,别人可未必愿意。送你们去投胎那是人家心善,脾气大的直接把你们打的魂飞魄散都不是没可能的。”


        

墨橦和白橦脸上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两个人又缩回了原地:“我们还是继续听《金刚经》吧。”


        

这次确实是她们有错在先,还是老老实实听教训吧。


        

和映萱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又收回去了:“本来想说既然你们都知错了,那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不过既然你们有这个觉悟的话,那就继续吧。”


        

墨橦&白橦:“……”


        

这就很扎心了。


        

“行了,再听三小时,阵法会自动解开,你们就自己找地方休息吧。只能找花瓶,不准去别的地方,今天也不准混进我房间。”和映萱抱着进宝起身,说话的时候进宝很是配合的露出了自己的爪子。


        

谁都不准抢主人!


        

要是敢趁黑摸进来,就不要怪我的爪子无情了!


        

“洲洲,你来一下我房间。”


        

何知洲愣了一下,赶紧放下电脑跟上去。


        

两姐妹颓废的坐在原地,自暴自弃干脆跟着金刚经的声音一起念经。


        

只要我主动伤害我自己,你就伤害不到我。


        

“洲洲,这几天,你想办法帮我申请成立注册一个公司。注册的地点,定在京市吧。”


        

何知洲愣了一下:“为什么突然要成立公司了?和何集团不够么?”


        

和映萱按压了一下太阳穴,才感觉要爆炸的大脑得到了缓解:“不够。这公司成立出来,不是用来售卖药品或者其他的,专门用来收容像墨橦她们一样穿越过来的人。”


        

“现在已经有了进宝,墨橦和白橦,接下来的日子,要出现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全都养着那是不存在的,直接成立公司,把她们全部丢进去。”


        

何知洲觉得这也是个办法:“只是成立什么公司比较好?”


        

和映萱冷漠道:“什么都可以有。直接成立集团吧,先申请娱乐集团的资质。墨橦和白橦外形不错,有鲜血供养之后,跟普通人无异。”


        

“送她们进去娱乐圈,挣钱养家。”


        

和映萱说话的时候,口气活脱脱一个“周扒皮”。


        

可、可以的啊,妈妈。


        

很有想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