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267.和·驯兽师·映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洪天启的想象中:和映萱靠近了老虎的笼子之后,老虎必定会发怒,不停的冲着咆哮。


        

在那样的近距离下,和映萱的耳朵出现短暂性的失明都有可能。她可能会被吓到腿软,摔在地上。如果贸然的伸手想去安抚老虎,甚至还有可能会被抓伤。


        

然而事实上:和映萱越是靠近那头老虎,那头老虎越是安静。在和映萱将手伸进笼子里面之后,那老虎甚至低下头,去蹭和映萱的手。


        

洪天启:“???”


        

围观教官:“???”


        

王顺甚至还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


        

那真是老虎?不是大猫?


        

数不清多久没有被主人这样摸头,福源闭上眼睛,趴在了笼子里面。因为过于舒服,还发出了“呼噜噜”的声音。


        

和映萱满意的勾起了嘴角,带着些许炫耀般的看着洪天启:“教官,怎么样?”


        

“没骗你吧?”


        

洪天启沉默的走近了几步,感受到那个讨人厌的人类男人靠近,福源睁开眼睛,又开始吼叫了起来,洪天启不得不停下脚步。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只要洪天启和其他人靠近,老虎就会发怒,但是在和映萱的手底下,就很乖巧,如同一只体型庞大一些的猫。


        

王顺年纪比较小,性格也有点跳脱,还没脱离中二期。


        

“这老虎这么听你的话,难道你是妖怪变得?你是只母老虎?”


        

和映萱面无表情:“我放虎咬你你信不信?”


        

王顺瞬间退开。


        

洪天启深深的看了一眼和映萱:“你跟我来。”


        

让其他的人回去继续带队,洪天启带着和映萱到了没有人的地方。


        

“你是用什么方法,让那只老虎安静的?特殊的气味?还是说别的东西?”洪天启是很信奉科学的人,他并不会往王顺那种妖魔鬼怪的地方上想。


        

而是……


        

“其实你从小就跟着一名老人学医吧,懂得利用各种药材。刚刚那只老虎听话,肯定是因为你用了什么药材调配出了特殊的气味。”


        

“你是早有预谋?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么多野兽暴动也是你弄出来的?”


        

人类的本质是联想和发散性思维,眼看着洪天启的思绪越跑越偏,和映萱不得不站出来打断他:“教官,你是编剧行业出身的么?”


        

洪天启还没反应过来:“我不是。”


        

“你不是编剧行业的你这么能编?还什么久在山林跟老者学医,再让你多说两句,我都要变成华佗后人了。”


        

和映萱控制不住的吐槽。


        

洪天启狠狠地瞪了一眼和映萱,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离谱了。


        

“我就是天生的比较有动物缘而已,看着所有教官都往这边来,就好奇的看一看。见你们那么困扰,拿福源没办法,就帮帮你们。”


        

“福源?”


        

和映萱镇定自若:“我给老虎取的名字,好听吗?”


        

刚刚被嘲讽的洪天启抓住机会反讽:“不好听,俗。”


        

和映萱:呵,小气的男人。


        

洪天启沉吟了一下:“既然你有这份本事,等会儿给那头老虎喂点吃的。动物保护区协会的专家明天就会到,你就喂了今天就可以了。”他手一挥,“给你批假。”


        

这可不是和映萱想要的。


        

“教官,眼下这老虎明显只有我才能安抚住,不如福源交给我照顾。”


        

洪天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没你什么事儿,回去军训去。”


        

如果可以的话,洪天启是不希望和映萱跟那头老虎接触的。不管怎么说老虎都是凶猛的,更何况从小在野外生长,更加是野性难驯。


        

如果出了点什么事,他可没办法跟商睢臣那家伙交代。要不是逼不得已,他都不会让和映萱去给老虎喂食。


        

和映萱还想开口争取一下,洪天启却直接离开了。


        

“啧,真是难办。”


        

想要一口气将福源争取过来,很明显是不可能了。


        

那就等那群所谓的专家过来吧。


        

等到那群专家也束手无策之后,她机会就来了。


        

想通了之后,和映萱安心的去给福源喂吃的。那些普通的肉类作用不大,灵宠更需要的还是主人的灵气。


        

洪天启看了一会儿,确定没事之后,回去继续带四营训练。


        

文雀早就发现和映萱不见了,一看见洪天启就迫不及待的告状:“报告教官,和映萱不见了!她虽然可以免训,但是也不能到处乱跑吧。我们是一个集体,即便她特殊一点,也还是应该待在一起啊。”


        

洪天启听着这话就难受。


        

总问见了普洱茶的味道。


        

“和映萱有其他任务。”


        

“她驯兽去了。”


        

四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