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17.合作,老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句话就像是扔进湖里的石头,打破了湖面的平静。


        

【开赌盘吧,我押一根黄瓜,这绝对就是一个人。】


        

【那我两根黄瓜,一个人。】


        

【三根!】


        

【一斤奥利给!】


        

【楼上的未免赌注太大了哦?】


        

【话说回来,这两个人长得真的太像了,我还特意多搜索了一下,愣是没有找到这两个演员的名字。是导演故意的吧?】


        

【刚刚我用我做的软件测试分析了一下面部,还是存在细微差别的,可以确定不是一个人。】


        

【前面压黄瓜的、吃奥利给的,别躲着不说话啊,赶紧出来了,到你们了。】


        

这会儿,之前押赌注的都不说话了。


        

【都是新人么?】


        

【算是新人了,我查遍了全网,只拍摄过一个卫生巾宣传短片。enmm,颜值是真的没话说,就是我一个大男人看这东西,怪让人难为情的。】


        

【那部短片我也看过,题材有点搞笑,不过挺好看,我还买了不少。】


        

【同志们别歪楼啊,我们要讨论的不是卫生巾啊。名字呢?名字挖出来了么?】


        

【挖出来了,一个墨橦,一个白橦,全都是和姐公司旗下的。】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哪个是墨橦,哪个是白橦?】


        

【这还用猜?那肯定是……好像是要猜。】


        

和映萱看着手机上不停翻滚的评论,止不住笑:“文导可真坏啊,憋着不告诉。电视剧播出之后都不一定分得出来,光凭这么一张照片怎么看的出?”


        

不过这样的举动,反而是把热度炒到了最高,该说不愧是成名已久的导演么?


        

和映萱这会儿正躺在床上,丢开手机去浴室洗了个澡,换身衣服准备出门。


        

她今天,要赴一个老朋友的约。


        

和映萱抽空去考了个驾照,当然没这么快能拿到,是走了一点关系到手的。今天是自己开车出门的,最后停在了一家火锅店。


        

迎面有人服务员走来,看见和映萱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惊讶:“和姐!”


        

和映萱满脸的谦虚:“来,低调,低调,别声张。”


        

服务员立马鬼鬼祟祟的放低声音:“没想到真的是你,商先生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同名的人呢。来,跟小的往这边走。”


        

和映萱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还是跟在服务员的身后上了二楼。她们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包厢才停下,服务员离开了,她一个人推门进去。


        

出人意料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一间小茶室。


        

你能想象么?


        

一个火锅店,热气缭绕的地方,出现了一间清香茶室。


        

这跟可乐泡枸杞有什么区别?


        

和映萱关好门,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在软垫上面坐下:“我现在摸不准你是约我来吃火锅的还是来喝茶的了。”她脑洞大开,“还是说我们喝茶,看着别人吃火锅?”


        

商睢臣不至于这样吧?


        

太没人性了。


        

商睢臣有些哭笑不得:“当然不会。只是我觉得在谈公事的时候,喝点茶比较有意境。”


        

和映萱有些疑惑:“公事?你不是跟我说你很久没来京市,对这里不太熟悉,想让我带你转转?”


        

商睢臣难得的笑了一下:“这不是假话,只是中间再加一个流程而已。”


        

知道和映萱是个急性子的人,商睢臣很是干脆的拿出旁边一份合同出来:“近来听说有钱的和姐姐手笔大的不行,在娱乐圈里面疯狂砸钱输出,名气大得很。我这边眼红,想来掺一股,不知道和姐姐意下如何。”


        

讲道理,商睢臣也只是顺着网上的话,调侃一下和映萱。但是商睢臣的性格就不是说这话的人啊,和映萱不止没有想要接梗的意思,还突兀的打了个哆嗦。


        

商睢臣的笑容渐渐凝固:“……”


        

和映萱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沉默了一下,还是选择实话实说:“不怪我,实在是这个样子的你让我觉得有点……害怕。”


        

商睢臣在心中叹了口气,打定主意,回去之后一定要杀了那个乱出主意的家伙。


        

说什么适当的微笑和适当的玩笑可以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全都是放屁!


        

商睢臣可以确定和映萱是让他心动的,哪方面还不好说,但是面对她的时候,他总是有点不太像平常的自己。


        

这一段时间在处理公司的事情,得了空马上就追过来了。


        

来之前还请教了一些手段,现在看来全都是垃圾。


        

“看来这个玩笑失败了,那我就直接说事儿了。”


        

和映萱这才松了口气。


        

“我想投资你的公司,占股一部分,可以提供各种资源,你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