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39.恶趣味的举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商睢臣的话杀伤力是很大的,周围的人全部都战术性后仰,眼神惊恐。


        

云澜更加是用一种非常陌生的眼神看着商睢臣。


        

这真的是商睢臣?只是一个同名同姓长得一样的人吧?


        

和映萱被这一波整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坚持把戏唱完:“云小姐,你也听见了,臣臣就是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跟我再般配不过了。你档次低了点,以后就不要这样贴上来了。”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云澜冷笑:“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道你们是?”


        

和映萱自然的点头,说话自信:“我们一样都是白手起家的人,一样都长得好看,确实是一个世界的人。”


        

云澜差一点就被这句话给气死了。


        

她深呼吸半天,最后也只能吐出一句话:“那我就看商爷爷会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把高跟鞋踩的很用力。好像这样,她就能够挽回一点气势。


        

商睢臣的视线在旁边扫过,所有看戏的人都做鸟兽四散,一下就只留下了他和和映萱。


        

“你的烂桃花可算是走了啊,来,坐下,跟我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你怎么被缠上的。”和映萱一直穿着高跟鞋也站累了,在沙发上坐下,招呼商睢臣。


        

商睢臣重新给她拿了一叠蛋糕递过去,他注意到和映萱原来的还没怎么动。


        

“不知道,两家从小一起长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我周围靠近的女人都处理了。”


        

“刚刚我也反思了一下,是我不对。虽然用她去解决其他的女人很方便,不过也让她误会了,以为自己很特别。以后这种事情我都自己来做,你不要生气。”


        

和映萱满嘴的话全部都散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商睢臣深深的看了一眼和映萱:“你不需要生气,但是我希望你生气。”


        

生气就意味着吃醋,吃醋就意味着我希望又大了一步。


        

和映萱都被整懵了。


        

她觉得这话里面的意思很多,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透。


        

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她选择吃蛋糕。


        

话说,她今天会不会太莽了?本来这种事情交给商睢臣解决也挺好的,她假装商睢臣的女朋友,应该是下下策啊。


        

“我今天这种举动会给你带来麻烦么?你有心仪的人么?到时候会不会误会?”


        

商睢臣心里有一种“她果然没想明白”的无奈之感:“你看我红鸾星动了么?”


        

和映萱当真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下:“你的红鸾星……有点奇怪啊,怎么感觉好像动了,我却又看不清?”


        

她往前凑,一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商睢臣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切身的感觉到了心脏要跳出去的感觉。


        

“慈善晚会即将开始,慈善晚会即将开始,请各位移步旁边的会议大厅,请各位来宾移步旁边的会议大厅。”


        

和映萱想说的话被打断了,她立马就给忘了:“慈善晚会开始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商睢臣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不过还是很快的调整好情绪,跟着和映萱往旁边的会议大厅过去。


        

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跟云澜又撞上了。


        

和映萱这一次倒是没有故意挑衅:“云小姐,又碰面了。”


        

云澜冷着一张脸:“这还真是大大的不幸。”


        

她说完就直接往里面走,连和映萱身边的商睢臣都没有多看一眼。


        

云澜是一个骄傲的人,这种骄傲到了什么地步呢?


        

那就是她容不得这世界上有任何人、对她的任何一丁点的羞辱。


        

商睢臣刚刚的所作所为相当于是将云澜的面子里子都踩在了脚底下,这是云澜最无法接受的事情。这会儿的她,已经不考虑什么跟商睢臣强强联手,两个家族共同进步的事情了。


        

她只想要让和映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商睢臣也跟着一起!


        

白手起家?是不是还不一定呢!说不定就是商睢臣为了外面能说的不那么难听,故意给了这个女人启动资金,还派了人帮忙一起建立公司。


        

等着吧,我会查清楚你的身份,然后抓到你的痛脚的。


        

敢这样对我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和映萱没有把云澜放在心上,这不过就是一个插曲,对生活造不成什么影响。所有人陆陆续续入座之后,慈善晚会开始了。


        

“今天,感谢各位来宾的到来。大家都知道,今天这是一场慈善拍卖会,参与拍卖的东西,有我们协会收集到的,也有在座的各位贡献出来的。东西价值有高有低,大家拍买全凭喜好。”


        

“拍卖结束之后所获得的所有的资金,会用于建立希望小学,并给前不久遭遇地震的c市购买物资送过去。”


        

主持人言简意赅的说完之后,慈善拍卖会就开始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送上来的拍卖品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翡翠玉镯,明星的签名照,球星穿过的球衣,一些珍稀的古玩画……


        

这些东西并不是重点,能够做到慈善才是重点。没有一件拍卖品流拍,一件又一件的东西过得很快。


        

“接下来拍卖的东西比较特别,是一个和云澜小姐共进晚餐的机会。起拍价,一万。”


        

虽然云澜被贬低的一文不值,不过其实在富二代里面还是相当有人气的。


        

冲着她本人也好,冲着身后的云家也好,举牌的人都不在少数。价格很快被推高。


        

“三万。”


        

“五万。”


        

“八万。”


        

“十万!”


        

陆陆续续的叫价,让云澜很是满意。


        

这才是应该有的景象。


        

她本就应该受人追捧。


        

和映萱在这时候突然举牌了。


        

“十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