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65.腿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映萱这会儿发微博的时间,正好是国内六七点钟。上了一天班回家吃饭,休息的时候刷刷微博再正常不过。


        

这个点在线人数很多,这条微博不一会儿就爆了,推送到了首页。


        

【???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啊。】


        

【男朋友?和姐姐有男朋友了?】


        

【不,我不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什么人也配不上我们和姐姐。】


        

【这话含量很大啊,修仙也有很多种意思,是说熬夜么?】


        

【同志们,你们都坐下,听我说!看定位,现在和姐姐在米国啊!米国那边现在都晚上了,晚上、修仙、牛逼,这几个词加在一起你们就没什么联想么?】


        

【惊!难道是那个意思!】


        

【不能吧不能吧!我不接受啊!】


        

【有本事把图片放出来啊,我到要看看,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拿下我和姐姐。】


        

【姐姐,性别不要卡的那么死,妹妹也可以的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得不说,当代网民实属没有下限。这里发表评论的,有一说一,每个都比和映萱大。但是就是能厚着脸皮“姐姐”“姐姐”的叫,还求包养,“我不想努力了”。


        

和映萱看了一会儿看乐了,想了一下,拍了一个商睢臣的肩膀发上去。


        

有钱的和映萱v:你们要的图来啦。【图片.jpg】


        

这一下评论区更是翻了天,不过多了一些不好听的评论。


        

【和映萱这才多大,就开始交男朋友了?】


        

【这是在酒店吧?啧啧啧,牛逼啊。】


        

【当代年轻人果然不一般,老了老了。】


        

【楼上你他妈别阴阳怪气的说话好吧?当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呢?羡慕嫉妒恨,抓住机会就想泼脏水了?】


        

【什么叫做泼脏水?这难道不是和映萱确实在做的事情?】


        

【都是活在二十世纪的老古董呢?在这儿放什么屁?你没交过男朋友女朋友的?年纪不比这早?人家成年了想干什么干什么,关你屁事儿?】


        

评论区顿时就吵起来了,不过和映萱没在意。


        

她不是会在意别人看法的人,要真是这样,以前用那些被抛弃之后被众人鄙视的女人的身体,就已经活不下去了。


        

你说任你说,应你一句算我输。


        

房间内的水杯突然开始颤动,窗帘无风吹动,桌上的手机摔在地上,看起来如同闹鬼一般。


        

和映萱很是诧异,但是手中动作飞快结印,布置了一个结界。


        

商睢臣的天赋明显很不错啊。


        

一般人的灵根激活,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商睢臣就不一样,她刚刚如果没有布置下结界,指不定旁边的房间都会受到影响。


        

品质肯定不用说,一等灵根,但是到底是什么属性呢?


        

单灵根还是双灵根?


        

不得不说,和映萱这会儿的心情,就像是那种常年买彩票的人,在等一个开奖号码。心中焦急又紧张期待。


        

慕然间,和映萱发现自己的影子变形了。为了营造气氛,她刚刚把房间里面所有大灯都关了,只留下了她沙发旁边的落地灯。


        

幽黄的灯光洒落在地上,她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影子突然就像是活过来一样,不停的扭动。


        

和映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影属性?”牛逼plus,这种属性之前见都没见过。


        

然而这还不止,因为以商睢臣为中心,房间突然弥漫起了淡淡的薄雾。


        

双重属性!


        

和映萱突然有点儿手痒了。


        

她是一等木灵根,秦棾是一等金灵根,都是普通的五行灵根。商睢臣双灵根,还都是一等的特殊属性。要是放在修仙界,肯定是连她都会心动的好苗子。


        

——倒不是为了好生教导,就是带出去,倍儿有面儿!


        

猖狂.jpg


        

房间里面的异样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没多久影子回归正常,雾气慢慢散去,商睢臣的气息也趋于平缓。


        

不一会儿,他睁开了眼睛。


        

然后看见了和映萱的脸。


        

“感觉怎么样?”


        

商睢臣犹豫了一下:“要说实话么?”


        

“当然,实话实说。很多人灵根激活之后,身体可能会有些不适应。头晕目眩都很正常。”


        

商睢臣迟疑了一下:“感觉……腿麻了。”


        

“有点难受。”


        

和映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