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66.温情生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商睢臣的话虽然让和映萱有一些无语,不过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天赋。灵根激活就相当于是脱离普通人的身份,成为一个真正的修士了。这中间,五感变得更加的灵敏,身体素质变得更加优秀。


        

一切一切的变化,都不是一下子能消化的。而商睢臣,除了盘腿太久腿麻了的感觉之外,居然毫无不舒服的地方。


        

和映萱给自己点了个赞:“我的眼光,果然是极好的。找到了你这么优秀的苗子。”


        

很难形容被女朋友称之为“苗子”的感觉,不过,“不应该是夸我天赋好么?为什么是夸你眼光好?”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我要是眼光不好的话,你都没有激活天赋的可能性呢。”和映萱一昂头,整个人看起来骄傲极了。


        

商睢臣笑了笑,没说话。


        

好像有了和映萱之后,他越来越爱笑了。


        

这个晚上,商睢臣留在了和映萱的房间里面,听和映萱给他上课。和映萱没有系统的教过人,都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好在,商睢臣也跟得上。


        

第二天天都还没亮的时候,和映萱被电话轰炸醒来了。商睢臣还盘腿打座吐纳,和映萱后半段撑不住睡着了,这会儿就被闹醒了。


        

满脸都写着不高兴的接通电话,和映萱毫不掩饰声音中的怒气:“现在米国时间六点钟,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在这个时候闹醒我的理由,就不要怪我拉黑你的电话。”


        

原本来势汹汹的何知洲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了:“咳咳,失误失误,是我没有注意时间。那要不然……我过几个小时再打过来?”


        

和映萱:“赶紧说!”


        

何知洲干咳了两声,原本准备的话只能再重新准备一下措辞:“那个,微博上的图……你和商睢臣…”


        

犹犹豫豫纠纠结结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何知洲刚刷到这条微博,就立马打电话过来了。


        

他们现在还在努力的说服自己,让自己习惯商睢臣的存在,哪能一下子直面和映萱和商睢臣上过床的可能性?


        

太刺激了好么!


        

虽然何知洲说的支支吾吾的,不过和映萱大概也知道他是想问什么:“放心吧,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将商睢臣激活灵根的事情说了一遍,明显的听到何知洲松了口气。


        

“其实我们也不是不让,哎呀也不对,这都是妈你自己的事情,我们……”何知洲头一次恨自己只有一张嘴,话都说不清。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什么意思。挂断电话之后你们就给秦棾打个电话,还有阿尔法,这事儿都说一遍,别一会儿又打电话打到我这里来。”


        

那就真不用睡觉了。


        

和映萱挂断电话之后本来想睡个回笼觉,然而翻来覆去都没办法再进入深度睡眠,只能烦躁的坐起来。


        

先发了会儿呆,然后看向旁边的商睢臣。


        

商睢臣还在打座,刚刚的电话声音也没有吵到他。


        

灵根刚激活的人,还不能很好的操控体内的灵气,出现这种情况倒也挺正常。和映萱穿上外套就下了床,洗漱了之后,离开了酒店房间。


        

商睢臣的打座,终止于一股香气之中。


        

这一被打断,就有点接不上了。商睢臣只能睁开眼睛,然后看见满满一桌的食物。


        

和映萱看见商睢臣睁开了眼睛,眉眼弯弯:“醒了?赶紧洗漱过来吃早饭。”


        

这一瞬间,商睢臣有些希望这一幕不是在酒店,而是在家里。他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和映萱。


        

那样的生活绝对不错。


        

“我打座了很久么?”商睢臣快速的洗漱完,然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我居然这么打座了六个小时。”


        

和映萱眨眨眼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修真无岁月,以后说不定随随便便就几年十几年过去了。”


        

商睢臣慢慢的坐下,陷入了沉思:“如果这样的话……上厕所怎么办?”


        

和映萱沉默了:“……为什么每一次你问问题的角度都这么清奇?”这种事情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啊!


        

看出来和映萱好像有点要抓狂了,商睢臣绝口不再提问,而是安静的吃东西:“酒店还提供中餐?”


        

放在面前的是明显的中式早点。


        

油条、豆浆、小笼包……


        

和映萱冷哼一声:“怎么可能,这是我去隔壁的中华街买回来的。你这几天吃饭都挺少,跟在国内完全不一样,明显就是‘吃一点确保不饿’的状态。”


        

“吃不惯就直接说,我们去中华街吃嘛。”


        

商睢臣没想到这被和映萱看出来了:“这也没什么,很久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


        

“以前是以前,以后是以后。以后就得给我吃饱,吃喜欢的。”


        

商睢臣喜欢这样被“约束”,应了一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