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69.商睢臣的爷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微博是很不容易瘫痪的,但那是在没遇见和映萱之前。自从和映萱用上了微博之后,发的消息隔三差五的就能让微博瘫一瘫,卡一卡。


        

现在几个技术人员全部都关注了和映萱的微博,只要发微博,就要赶紧拉起一级戒备。


        

微博瘫痪了一下,修复好之后,评论开始以每秒千条的速度增长。


        

【20xx年xx月xx日,我失恋了。失恋的原因是因为,我爱的男人和我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不是吧,这算什么?强强联合么?商睢臣的公司有多少钱就不用说了,和映萱的公司是新开的,市价也每天在翻番的涨。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是要打算统治世界么?】


        

【有钱算什么?问题是男的帅女的美啊。今天我算是干到了一碗毒鸡汤:优秀的人只跟优秀的人在一起,而我就是个屁。】


        

【和映萱什么背景我不清楚,但是商睢臣家里好像也是豪门吧?豪门接受和姐姐么?】


        

【楼上,豪门不喜欢钱么?和姐姐白手起家能做到这个地步,换哪家豪门都是想要娶进门的好吧?又不是娱乐圈里面那些明星。】


        

评论区又双吵起来了。这一次围绕的是和映萱虽然跟商睢臣在一起了,但是能不能走到结婚那一步。


        

说实话,这种事情和映萱自己都没考虑过呢。


        

真要让她说的话……商睢臣的家人在不在意都没关系。如今商睢臣也正式成为了一名修者,虽然还只是练气期,但是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寿命比之寻常人,要长很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商睢臣没有兄弟姐妹,长辈们也都上了年纪。


        

说句不好听点的,长辈都活不到那个时候吧?能阻拦多久?十年?


        

那大不了十年之后再在一起咯。闭关一下子就过去了,这问题很好解决啊。


        

说到底,和映萱不是一个会为了别人委屈自己的人。她现在答应和商睢臣交往的原因,是觉得自己跟商睢臣在一起相处的很舒服,他也能给她别人带不来的特殊感觉。


        

这并不说明她有多么的喜欢商睢臣。


        

介不介入商睢臣的家庭都无所谓,真要是不开心了,分手就好了。


        

和映萱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没有跟商睢臣说过这样的想法。


        

两人这会儿坐在车上准备去附近找个地方吃饭,商睢臣也看到了和映萱的手机屏幕,冷不丁的开口:“我可以带你去见见爷爷么?”


        

和映萱没想到商睢臣会突然提这么件事情:“怎么说的这么突然?”


        

“也不算是突然,这几天网上不是一直在讨论我们的事情么?爷爷看到了,他想见见你。”商睢臣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心里有点紧张。


        

他很确定和映萱现在对他也只是稍微有一些好感的地步,要说到了跟别的情侣一样,深爱不已谈婚论嫁的程度,是绝对不可能的。


        

贸贸然提出这种事情,他还真没有把握和映萱会答应。


        

她会愿意介入到他的生活么?


        

和映萱犹豫了一下:“什么时候去?”


        

她不介意?


        

商睢臣:“今天怎么样?”


        

和映萱挠了挠脸:“我都可以的,不过如果要过去的话,先去买点东西吧。我怎么说也是第一次上门拜访,空手而去也太失礼了。”


        

商睢臣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嘴角微微上扬:“其实带不带东西都无所谓的,爷爷不在乎这个。”


        

“这可不是在不在乎的问题,这是人情来往的问题。”


        

这点常识和映萱还是有的。


        

“你爷爷好相处么?是个什么样的人?”和映萱突然好奇起来。什么样的爷爷,会带出商睢臣这样的孩子呢?


        

这个问题,商睢臣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等两人到了餐厅之后才开口。


        

“怎么说呢,我个人的看法,爷爷是一个相当别扭古怪的人。他要是说话,你一定得反着来听。”


        

这话说的,那不就是傲娇么?


        

和映萱来了兴趣:“你举个例子。”


        

商睢臣回忆了一下:“当初我爸爸和我妈妈在一起,我爷爷其实是非常赞同的。听我奶奶说,他高兴的不得了,晚上还喝高了。但是对着我爸爸和我妈妈的时候,就总是冷着一张脸、”


        

“当然,这些都是之后奶奶告诉我的。”


        

“那你呢?爷爷有没有在你面前傲娇过?”


        

商睢臣:“有一次我考了第二名,爷爷说我没有用功才会被别人比下去。罚了我一个晚上没吃饭,但是后来我发现奖状不见了。”


        

“去爷爷的书房才看见,奖状被爷爷裱起来了。”


        

这一顿饭,久违的吃的很温馨。


        

两个人一问一答,让和映萱对商睢臣成长的家庭多了更多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