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72.有关挑食和过去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有那么一瞬间安静到尴尬,不过商老爷子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见过无数的狗血电视剧,轻飘飘的就转移了话题:“你觉得他会说你什么?”


        

看,多么完美的一个问题,稍有不慎就可以离间两人,只要她们之间缺乏那么一点点的信任,这女娃子肯定会多想。从侧面也能看出,两人感情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


        

和映萱还当真想了一下这个问题:“他应该会夸我能干吧,毕竟我白手起家创下这么大一份家业;应该也会夸我漂亮,还会……”


        

变相的说了自己一堆的优点,末了和映萱还反问了一句:“他是这样说的么?”


        

商老爷子:“……”


        

呵呵。


        

现在的孩子真是变化很大啊,这话说起来面不改色的,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这话商老爷子接不下去,只胡乱点了点头就当是回应了。他赶紧转移话题:“你不介意我现在就拆开看看吧?”


        

一份礼物能看出一个人很多东西,他就要当众拆开,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当面问。


        

和映萱当然不介意,她伸了伸手:“当然可以,这本来就是送给您的礼物。”


        

商老爷子开始拆起了面前的礼物,他表情严肃,就仿佛警察在拆炸弹一般的感觉。


        

当发现里面是小盒子的时候,商老爷子就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东西。打开之后,果然是玉坠。


        

不过这玉坠的品质……


        

“这是千玉坊的那块镇店之宝吧?”


        

和映萱眼神流露出惊讶之色:“您一眼就能看出这玉坠的出处?”


        

这种略微带着好奇和钦佩的眼神,可是老人家最喜欢的。一下子也忘记了什么要帮孙子检验真心的事情,商老爷子饶有兴趣的谈起了过去的事情。


        

“我年轻的时候好赌石,也不打赌,每逢周末去买一块原料,不拘价格多少体型大小,只挑最有眼缘的一块。这一块,是我入赌石第三年买的第24块石头。”


        

“开出来了玻璃种的苹果绿,绿意通透,仅次于顶尖的帝王绿了。”


        

和映萱听的很认真:“就是这一块么?”


        

商老爷子冷哼一声,仿佛想到了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就是这一块。”


        

“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同人打赌,赌的就是这块玉——那时候还未雕琢。我赌输了,这玉就归了那老头。”


        

“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想要讨好我,去帮我弄回来这块玉,但是都没弄到。那老头说这是镇店之宝,死活不对外卖。我都放弃了,没想到还是回到我手里了。”


        

商老爷子提起了点兴趣:“你怎么做到的?”


        

他看着和映萱,和映萱如是说道:“花了不少钱。”


        

商老爷子一懵:“花钱就给你了?”


        

“是啊。”


        

其实不是。


        

和映萱只是跟那人打赌,赌她手里有更好的玉。那人不信,自然就输了。


        

要知道,和映萱之前赌石,可是开出过帝王绿的。


        

真是成也赌博,败也赌博。不过这没必要跟商老爷子说,和映萱也就瞒下了。


        

商老爷子明显不信,但是到底也没说什么。


        

这玉,算是商老爷子这一生中开出来最好的玉。以商家的财力,要买这种品质的东西,倒也不是难事。只是不是拼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东西,到底没那么让人惦记。


        

本以为不会再从那老家伙手里弄回来了,不成想还有这天。


        

不管和映萱是特意送的这份礼物,还是不经意间挑到的,他都承这个情——惦记孙子的事情另算。


        

商睢臣全程什么话也没说,他知道,和映萱肯定有办法拿下爷爷的。


        

管家走过来,微微弯了弯腰:“老爷,小少爷,是不是现在可以让厨房那边准备起来了。”


        

“让他们准备吧。”商老爷子发话了,“你有什么忌口的么?”


        

“除了苦瓜,我什么都吃。”


        

商老爷子是老一辈的人,听见这话有些不虞:“你们这些小年轻,一个一个的都不爱吃苦瓜,这东西吃了对身体好知不知道?”


        

“就知道吃那甜的腻人的东西,长胖了还哭,真是搞不懂你们。”


        

和映萱眨巴眨巴眼睛,这话她好像都对上号了?


        

也不觉得这话听着烦,和映萱已经很久没有听过来自“长辈”的话了。她神情自然,仿佛本就是商老爷子的孩子:“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这明明很好懂。个人口味不一样,我就是喜欢吃甜不喜欢吃苦啊。”


        

商老爷子:“明明就是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