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和映萱何知洲 > 正文卷 384.三高小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目睽睽之下,商睢臣缓步走到了和映萱的身边,然后轻轻的抱了她一下。


        

“有点想你了。”


        

“……”


        

???


        

众人先是懵逼,然后是大惊失色。


        

沃日???这是商睢臣???不是被人穿越了吧?


        

平时不是冷傲的不行?不是女人脱光了他都不屑一顾?现在这个抱着老婆委屈巴巴的说“我想你”的人是谁?


        

是谁?


        

是这个世界梦幻了还是他们的眼睛瞎了?


        

原本一直低着头的云澜,在听见商睢臣声音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头。和映萱被商睢臣抱住的一幕,在她眼中异常的刺眼。


        

她死死地捏住拳头,指甲深深的扎进肉里面了也毫无所觉。


        

和映萱没想到商睢臣这么快就到了,她回抱了商睢臣:“你公司的事情就处理完了?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商睢臣又重复了一遍:“想你了。”


        

想你了,所以我就来了。


        

和映萱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旁边的众人只觉得牙齿酸的不行。


        

把狗骗进来杀了。


        

商老爷子很是不满:“你爷爷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没看见?招呼不打一声就先去抱媳妇,谁教你的?”


        

商睢臣:“自学成才。”


        

“还成才,就是不要脸厚脸皮。”商老爷子啐了一口,“不嫌害臊。”


        

“不过来的正好,我也不用叫小张过来了。你开车,送我们去御膳坊,去那儿吃个饭。”


        

有的人开车来的,有的没开车,不过相互挤一挤蹭一蹭就好了。


        

商睢臣的是商务车,能装不少人,所以……


        

胡老和胡一兵挤上了这辆车。


        

两位老爷子坐在后面,中间夹着胡一兵。


        

商睢臣开车,和映萱坐副驾驶。


        

这个座位分布,让胡一兵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本来就紧张的很了,结果胡老还没忘记之前胡一兵的不对劲,又提起了这事儿:“刚刚看你们乌泱泱一大群人去了赛马场那边,都干什么了?”


        

胡一兵不敢吱声儿,他悄咪咪的看了和映萱一眼又一眼,看的胡老直抽他:“你那眼睛抽什么筋呢一下一下的,问你话你就说啊。”


        

和映萱看过胡一兵的面相,这人从小顺风顺水长大,性格爱凑热闹,不过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跟云澜比起来……倒还算个不错的人了。


        

知道胡一兵是怕了所以半天不敢开口,和映萱接了这个话:“我们刚刚在赛马场那边比了几场。”


        

胡老听了这话来了兴趣:“怎么比的?谁跟谁比的?谁赢谁输?”


        

和映萱笑了笑:“我和云澜比了两场,就看谁先跑完三圈。”


        

商老爷子:“赢了吧。”


        

“当然得赢啊,要是不赢,男人都没了。”和映萱小小的开了个玩笑。


        

胡老捏了捏下巴,突然照着胡一兵的头又是一巴掌。


        

胡一兵真的都要崩溃了:“我的好爷爷亲爷爷啊!!!我又怎么了啊!您再动手我真的要从这车上跳下去了啊!”


        

“你是不是比输了,所以不敢吭声?”


        

胡一兵:“我就没上场!就云澜跟和映萱比了,我凑热闹!”


        

胡老将信将疑:“我告诉你,你爷爷我虽然高尔夫没赢过,骑马可没输过。你要是随随便便在外头输了,你奶奶拦都不好使。”


        

和映萱从后视镜看见胡一兵崩溃默默流泪的样子,忍俊不禁。


        

御膳坊很快就到了,商睢臣一行人有不少是上过报纸甚至经常出现在财经新闻上的,店长走出来,立马腾出来了一个最大的包间。


        

一人一份菜单,谁都能点。


        

“爷爷想吃点什么?”


        

商老爷子语气无奈:“还能吃什么,三高,除了喝汤还是喝汤。天天吃点白菜梗子,都觉得自己属兔了。”


        

和映萱想了想:“其实三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爷爷您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给您开点药,调养调养身体,保准有效。”


        

商老爷子愣了一下:“能有用?”


        

“能。”


        

“那就整——这顿能先吃么?”


        

商老爷子充满期盼的眼神看着和映萱。


        

早些年,商老爷子吃什么不是大鱼大肉的?重油重盐肉要大!现在呢?没油没盐还没肉。


        

这是过日子么?


        

和映萱想了想:“能。”